走上真正的信神路(上)

從小因為家裡弟兄姐妹多,家境貧寒、生活艱難,我們常被村里人看不起。1983年的一天,一個老阿姨給我傳主耶穌的福音,她說:「耶穌愛你,你信主耶穌吧。」這句話雖然唐突,但我覺得很親切,於是我就跟著老阿姨去教堂聚會。聽著講道人栩栩如生地講主耶穌十字架的大愛,我被主的愛深深打動了。從那以後,我開始信主。我被聖經中神的其妙作為吸引著,每天如飢似渴地研讀聖經,特別是保羅為傳揚主的福音竭力受苦付代價,為看望、扶持眾教會嘔心瀝血的事蹟給了我很大的鼓舞。尤其看到保羅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摩太后書4:7-8)我更受激勵,立志以保羅為標杆,一生為主的福音受苦付代價,最終就能像保羅那樣得著公義的冠冕與屬天的福氣。聚會

因著聖靈的作工、神的祝福,我講道有亮光,傳福音也得了很多人,我獲得了大家的認可與誇讚,我越發重視傳福音,我到全國各地,與不同的教會探討交流。隨著福音工作的果效越來越好,我在本地的威望也越來越高,我成了各地教會的名人,被弟兄姊妹稱為專職傳福音人員。後來眾教會舉辦同工培靈會,教會安排我負責向各地同工講福音科目,為教會培養傳福音人才。此後,這項工作連續幾年都由我主持,全國各地的同工都來聽我講道,各種仰望的眼神和讚譽,使我覺得自己比誰都強,是主最忠心的僕人。

1993年以後,教會相繼出現混亂,同工之間搞分裂,弟兄姊妹失去往日的信心愛心,聚會的人越來越少,我講道也總覺得乾巴。為了福音工作不至徒勞,我仍然堅持到各處扶持弟兄姊妹,但杯水車薪毫無果效。為此,我去各地考察尋求,後來趙弟兄給我傳了全能神末世作工。通過讀全能神的話語和趙弟兄的交通,我明白了恩典時代主耶穌作的只是救贖的工作,但人根深蒂固的罪性還沒有得著潔淨,因此,神末世還要進一步作除罪潔淨變化人罪性的工作。如果人不經歷神末世審判刑罰的作工,敗壞性情就不能得潔淨,就沒有人能進神的國。因為神的公義性情不容人觸犯,神的聖潔實質不容玷污,神不會把一個滿身污穢的罪人帶進神的國。這樣,如果人根深蒂固的罪性沒有潔淨變化,最終信神就是一場空。因此,神在末世作的審判刑罰的工作對人是極大的拯救。明白了神末世作審判工作的意義後,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

一天,我在家看神的話,看到一段神的話說:「保羅,一提起這個人你們便會想到他的歷史,想到有關他的一部分不準確、不切合實際的事蹟。他這個人從小受父母之教,接受我的生命,因著我的預定,他具備了我所要求具備的素質。……但美中不足的是,他因著自己的天資而常常誇誇其談。所以因著他的悖逆,有一部分直接代表天使長,所以當我第一次道成肉身之時,他竭力抵擋。他屬於對我話不認識,我在他心中的地位已經消失,這一類人因而直接抵擋我的神性,被我擊殺,最後才俯伏認罪。所以我利用他的特長之後,即他為我作一段工之後,又老病重犯,雖然不是直接悖逆我話,但是他已悖逆我的內在的引導、開啟,因而他以往所作歸於徒勞,即他所說的榮耀的冠冕已是空談,是他自己的想像,因他現在仍在我的捆綁之中接受我的審判。」(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四篇說話》)

神的話語大大回擊我的觀念,在我心裡一直認為神必會賜給保羅公義的冠冕,但神話卻說榮耀冠冕是保羅自己的想像,並且保羅現在仍在神的捆綁中受審判,我對這事實在想不通。保羅一生為傳揚主的福音跑了很多路、作了很多工、受了很多苦,足跡遍及大半個歐洲,是無數信主之人效法的楷模,跟隨主的門徒哪一個人能及保羅呢?為什麼保羅的勞苦作工仍不蒙神稱許,反而到現在仍被神捆綁,這是什麼原因呢?那我效法保羅的結局又是什麼呢?連續幾天,我為此事困惑苦惱得吃不下飯、睡不著覺。

就在我倍受煎熬時,趙弟兄來看我,一見面我就翻開神的話,竹筒倒豆子般地把自己的想法倒出來,並且說:「我實在想不通!保羅一生為主跑路花費,受了那麼大苦,作了那麼多工,就是臨到翻船、石頭砸、鞭打、坐監這些危險患難,他都沒有停止作工,為什麼神的話反而說保羅是失敗的,所作一切都歸於徒勞,並且到現在仍在神的捆綁中受審判呢?」

趙弟兄說:「我們對神的話說保羅到現在仍在神的捆綁中受審判有想法,主要是因為我們在聖經中看到保羅的十三封書信,保羅在這些書信中詳細記載了他自己為傳揚主的福音所受的苦與所付的代價,還說必有公義的冠冕為他存留。我們因著聽信保羅的話,就認為保羅的勞苦作工、付出花費是神稱許的,開始竭力效法保羅。那麼,當我們這樣認為的時候,我們想沒想過,這樣的觀點有沒有神的話作為根據呢?我們都知道只有神的話才是真理、道路、生命,神話語的權柄才是獨一無二的。我們信神就應該尊神為大,根據神話看事,尤其在進天國這樣的大事上更得從神的話中找依據,如果沒有神的話作為依據,那就是我們的觀念想像,我們憑著觀念想像跟隨主,能不能蒙主的稱許呢?如果勞苦作工合乎主的心意,為什麼主耶穌還說:『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我就明明地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馬太福音7:21-23)從主耶穌的話中我們看到,主耶穌只說惟獨遵行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天國,並沒有說勞苦作工的人就能蒙主稱許,進入天國。如果按人的觀念,凡為主勞苦作工的人就能進天國,那為什麼有些奉主耶穌的名傳道、趕鬼的人被主定為作惡的人呢?這就說明為主勞苦作工不一定就是遵行神的旨意。有許多勞苦作工的人都是為了得福,並不是真實順服神,他的撒但性情還依然存在,還能對神產生觀念,悖逆、抵擋、定罪神,有些人甚至仇恨真理,如同法利賽人一樣,這樣的人無論怎樣勞苦作工,都不會成為遵行神旨意的人。神的國度不容許本性抵擋神的人進去,如果因著勞苦作工就能進天國,這是天理難容的事!那麼,什麼是遵行天父的旨意呢?遵行天父的旨意是遵行神的話、遵行神的誡命、遵行神的吩咐,如果人不按照主的話實行,人再跑路受苦都跟『遵行天父旨意』沒有關係。我們信神應該根據神的話而不能根據人的話。從全能神的話語中我們知道,保羅從小天資聰穎,熟讀律法和舊約聖經,他又受教於迦瑪列門下,是個有頭腦、有恩賜的人。但主耶穌的作工,卻顯明了保羅並不是個遵行天父旨意的人,而是個仇恨真理、抵擋神的人。在主耶穌道成肉身作工期間,主耶穌的作工轟動了整個猶太教,許多猶太百姓紛紛跟隨主,但保羅絲毫不尋求考察主耶穌的作工,甚至當主耶穌釘十字架從死裡復活後,又向門徒顯現四十天,這麼大的神蹟擺在眾人面前,但保羅仍然不尋求、不考察。當主耶穌離地後,他反而開始殘酷抓捕迫害主耶穌的門徒,完全暴露出保羅仇恨真理、與神為敵的惡魔本性。因此,他的所做所行嚴重觸犯了神的性情,成了傳揚天國福音的攔路虎、絆腳石。在他瘋狂抓捕門徒的路上,神將他擊倒在光中,才攔阻了他作惡的腳步。」

趙弟兄所講的都是事實,我無法反駁,但想到保羅蒙召後為主忠心花費,這應該蒙主紀念吧,於是我打斷了趙弟兄的話。(未完待續)

下一篇:走上真正的信神路(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