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帶我衝破法利賽人的重重攔阻

我是在家庭教會信主耶穌的。2003年春,韓姊妹曾兩次領我去全能神教會聽道,期間我聽了許多全能神的話,感到全能神說的句句是真理,是神的聲音,正是啟示錄上所預言的:「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啟示錄2:7)我高興地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幾天後,我們原宗派的一個講道的弟兄得知我聽了「東方閃電」的道,急匆匆地來我家對我說:「『東方閃電』不可能是主的作工,我們都信主幾十年了,要是信錯了就可惜了,我勸你千萬不要信……」他還說他講了這麼多年的道,看聖經多比我有分辨。他的話讓我一驚:我想:是啊,我看聖經是不多,那我是不是信錯了?若信錯了,那我信主就白搭了,到時靈魂不但不能得救,還要下地獄受永遠的懲罰。但又一想,全能神教會的人講的道那麼好,把神是怎樣作拯救人的工作交通得那麼透亮,不能錯啊?我左右為難不知該怎麼辦?熬得我幹什麼也無心思,走著坐著尋思這事,全能神的話也看不下去了,無奈之下,我只好來到主面前禱告:「主啊,我愚昧不會分辨,求你加給我分辨的能力,東方閃電如果真是你的作工,我願意接受跟隨……」禱告後想起主耶穌說:「父阿,天地的主,我感謝你!因為你將這些事向聰明通達人就藏起來,向嬰孩就顯出來。」(馬太福音11:25)接著我又想起全能神教會的弟兄講的:「神不按著人的觀念作工,處處反擊人的觀念。在人的觀念中認為聖經知識多、上過神學的就有分辨,神來應該先讓他們知道,這是完全錯誤的。猶太教的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都特別熟悉聖經,他們有分辨嗎?他們若有分辨的話為什麼不認識主耶穌,為什麼還褻瀆定罪主耶穌,把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呢?其實,聖經知識越多的人越狂妄,神向這樣的人隱藏,而是向謙卑的像小孩子一樣的人顯現,主耶穌的門徒大部分都是農民或打漁的,沒有那麼多聖經知識,也不像祭司長、法利賽人那樣在聖殿裡講道,但他們能聽懂神的聲音,認出了主耶穌就是他們盼望等候的彌賽亞……」想到這裡,我明白了,今天的牧師、講道人與法利賽人一樣,因為他們感到自己明白的聖經知識多、會講道,就覺得自己比誰都高,而定規神的作工,否認神新的作工,神就不向這些聰明通達的人顯現,可見他們會講道熟讀聖經不等於有分辨,這時我心裡亮堂了,願意繼續看全能神的話。

我每天都如飢似渴地讀神的話,感到自己有幸聽到神的聲音,真是太有福了。我應該把神的名見證出去,讓更多的人知道主已經來了,都跟上神的末世作工,得著神的拯救。想到我弟弟在宗派裡是二十多年的傳道人,在當地宗教界很有威望,他的人性挺好,如果他接受了,那該多好呀!於是,我滿懷信心去給弟弟傳國度福音。我很高興地對他說:「末世神來作了一步審判潔淨人的工作,我們只有跟上神的腳蹤才能蒙神拯救……」他沒等我把話說完,就橫眉怒目地衝我吼道:「你信的是『東方閃電』,我不用聽就知道你信的不對。經上說:『你若口裡認耶穌為主,心裡信神叫他從死裡復活,就必得救。因為人心裡相信,就可以稱義;口裡承認,就可以得救。』(羅馬書10:9-10)我們信主耶穌已經因信得救了,不需要再接受其他的道,主來我們就能進天國!我講道都講了20多年了,難道你不知道嗎?你趕緊向主認罪悔改,求主赦免……」面對弟弟的一番指責,我不知該說什麼,只能默不作聲。在回家的路上,弟弟的一番話在我腦海裡翻騰開來,他說的都是聖經上的話,我們信主的確已經得救了,不需要再接受其他的道了。可全能神教會的弟兄講因人還有罪性,還沒有除去,所以人還能白天犯罪晚上認罪,活在罪的捆綁中不得釋放,只有接受神末世的審判潔淨脫去罪,才能徹底蒙神拯救,這話也對呀,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我心裡感覺很不安。回到家後,我頭昏沉沉的,心情很沉重,思前想後,覺得主再來是大事,我得慎重對待,信主一旦走錯了路這可了不得啊。那幾天,熬得我吃不下飯,睡不著覺,心裡很矛盾痛苦。我只能一次次痛哭流淚地在主面前禱告,求主引導我當行的路。

過了兩天,韓姊妹來看望我,我把這幾天發生的事跟她說了,韓姊妹跟我交通說:「因信得救這並沒有錯,問題的關鍵得看看這個『得救』是指什麼說的,在主耶穌沒有來作工之前,人都犯罪違背律法,受著律法的定罪與咒詛,主耶穌來了作了人類的贖罪祭,完成了救贖工作。此後,人再犯罪只要來到主耶穌面前認罪,神就赦免人的罪,不被律法定罪、處死了,可見,得救的真意是:罪得赦免不被律法定罪說的。得救並不代表人能遵行神的道脫離罪惡達到聖潔了,更不代表人能夠進天國。全能神說:『……耶穌把你拯救回來了這並不假,你不屬罪這是因著神的拯救,但並不能證明你沒罪、沒污穢,你沒經變化如何能聖潔呢?你裡面還盡是污穢,又自私又卑鄙,你還想跟耶穌一同降臨,有那麼美的事嗎?你信神少一步過程,只是被救贖,沒經變化。要合神心意非得神親自作工來變化潔淨你,否則你只被救贖不可能達到聖潔,這樣你就沒資格與神同享美福,因你在神經營人的工作中落下了一步,就是變化、成全的關鍵一步,所以,你一個剛被救贖的罪人不能直接承受神的產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稱呼與身分的說法》)『……人雖然都經過了救贖,人的罪都得著了赦免,這只能說神不記念人的過犯,不按著人的過犯來對待人,但人活在肉體之中沒有脫離罪,只能是繼續犯罪,不斷地顯露撒但的敗壞性情,這就是人所過的不斷地犯罪,也不斷地得著赦免的生活。多數人都是白天犯罪,晚上認罪,這樣,即使贖罪祭對人來說永遠有效,也不能將人從罪惡中拯救出來,這只是完成了拯救工作的一半……』藉著這一步審判刑罰的工作,使人對自己裡面污穢敗壞的實質完全認識到,而且能夠完全變化,成為被潔淨的人,這樣,人才有資格歸到神的寶座前。今天所作的這一切的工作都是為了讓人能夠得潔淨,讓人能夠有變化,藉著話語的審判刑罰,藉著熬煉,脫去敗壞得著潔淨。』(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四)》)在彼得前書1章5節說:『你們這因信蒙神能力保守的人,必能得著所預備、到末世要顯現的救恩。』這節聖經就是預言神的末世審判工作的,可見主耶穌的救贖工作是為他末世再來時作的審判工作鋪路的。人信主耶穌雖然罪得赦免了,但人的罪性仍在裡面,所以人至今也擺脫不了罪的捆綁與轄制,總是活在犯罪、認罪的光景中,如我們還有狂妄、自私、詭詐、邪惡等等撒但性情,這些撒但性情若不解決,我們就能論斷神、悖逆神、抵擋神,我們還是屬撒但的,沒有完全被神得著。全能神來了發表了數百萬字的話語,神用話語來審判人潔淨人,讓人徹底脫去撒但的敗壞性情,達到生命性情變化,從此不再犯罪,能夠真實地順服神,這樣人就蒙拯救了,也就成了真正屬神的人了,只有這樣的人才能承受神的應許。」

通過聽神的話和韓姊妹的交通,我明白了主耶穌的救贖工作能赦免人的罪,但沒有赦免人的犯罪本性,所以人的犯罪本性沒有脫去,人的撒但性情依然存在,人就能繼續犯罪抵擋神,而主是聖潔的,帶著犯罪本性和撒但性情的人怎麼能有資格見聖潔的主呢?正如經上說:「非聖潔沒有人能見主。」(希伯來書12:14)怪不得,主耶穌應許人末世他還要再來,原來他來就是作潔淨人的工作。弟弟謬解聖經,我就聽信了,以為因信得救就不用神來作潔淨的工作了,我把人的觀念當成了真理,不敢接受神的末世作工了,看來人憑觀念想信神,容易偏行己路,實在太可憐了。我跪在地上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我太愚昧、太麻木,信神卻聽從人的,憑觀念看待你的作工,對你的作工產生疑惑,是你的話語把我從危險的邊緣拉了回來……」

後來,我就在全能神教會聚會,弟弟見我還繼續信全能神,就強制我看宗教界與中共政府製作的抵擋神作工的材料。我知道這裡面寫的全是造謠誣陷、毀謗褻瀆全能神的話,就一口拒絕了。他見我不聽他的,便挑唆十幾個信主的親戚與他一起來勸我,我弟弟說了很多褻瀆神的話,我聽了很氣憤,就默禱神,求神加給我智慧,加給我力量。禱告後,我想起了在全能神教會聚會時弟兄姊妹與我交通的真理,我就拿出聖經來理直氣壯地給弟弟念:「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正當人前,把天國的門關了,自己不進去,正要進去的人,你們也不容他們進去。」(馬太福音23:13)「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好像粉飾的墳墓,外面好看,裡面卻裝滿了死人的骨頭,和一切的污穢。」(馬太福音23:27)我說:「主耶穌斥責法利賽人的七禍你應該比我清楚吧,主耶穌的話不是讓我們當故事看的,而是提醒警戒我們在面對神作新工作時不要走法利賽人的道路。你身為一個講道人,面對真道不但不帶頭尋求考察、還肆意造謠,褻瀆神,你這不是與法利賽人一樣嗎?打著事奉神的旗號,卻不認識神,還定罪神的作工,這不是把神重釘十字架嗎!」弟弟啞口無言。但親戚們還在七嘴八舌地勸我,並說了許多謠言與假見證來恐嚇我,我對他們說:「你們說的這些你們見沒見過?你們有事實根據嗎?當初猶太教的領袖給主耶穌造了多少謠言,難道你們忘了嗎?他們說主耶穌是木匠的兒子,是靠著鬼王趕鬼,是貪食好酒的人,他們還買通兵丁作假見證說主耶穌沒有復活,他的肉身被門徒偷去了,這些事實難道你們不知道嗎?你們信神不尋求真理,卻聽信謠言,你們到底還是不是信神的人?」他們沒法回答這些話,只好悻悻地走了。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延伸閱讀

聖經以外還有神的作工丶說話嗎? 1982年,我接受了主耶穌的福音,通過讀聖經我知道了主耶穌是獨一真神,是創造天地萬物的主。後來,講道人經常給我們講提摩太后書3章16節:「『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或作:凡神作默示的聖經),於教訓丶督責丶...
我們的主真的回来了! 一天,妹妹打電話說她從北方回來了,有很重要的事情要給我說,讓我馬上過去。我預感到可能發生什麼事了,接完電話就去了妹妹家。一進門看到妹妹正在看書,我心裡才有點踏實了。妹妹看我來了,「忽」一下站起來,高興...
走上真正的信神路(下) 我對趙弟兄說:「根據全能神的話和主耶穌的話來看,神是公義的,神不以人外表作工多少、貢獻多少,受苦的程度來定規人的結局,這是我看聖經多年認識不到的。保羅蒙召以前確實瘋狂抓捕迫害主的門徒,但他蒙召後,為傳...
幡然醒悟 我因病在華雪和派信了主耶穌,蒙主的恩典,不久我的病就好了,我對主的信心也增加了,常常施捨奉獻,幫助弟兄姊妹,帶領看我比較追求,就把我調到外地培訓。回來後我開始講道,很快我就成了一名中層帶領。 200...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