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難忘的日子

從小我就從媽媽那裡得知,爺爺奶奶在他們那個艱難的年代就接受了主耶穌的福音,到了媽媽這一代更是堅決跟隨主耶穌。父母持守主耶穌的話「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馬太福音24:13)「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馬太福音5:39)所以,我從來沒有見過父母與人爭吵過。因著受他們的影響,我也信了主耶穌,像父母一樣謹守主的教導。

1958年,中國政府搞合作社、大食堂,同時也開始整治「四類分子」。鄉鎮政府派工作組來鎮壓「四類分子」,堅決抵制信「洋教」,因而村裡人也特別反對我們信主耶穌。他們闖進我家,在家裡亂翻,搜查《聖經》等相關信神書籍。我媽當時是教會帶領,劉股長對我媽吼道:「你們信的是外國的洋教,不是中國的,不允許你們信!」媽媽沒有說話。接下來村裡的階級鬥爭,打倒反革命運動開始了,我媽整天接受村上的批鬥。他們給我媽戴上了「四類分子」紙糊的白帽子,對她譏笑、辱罵,根本不把人當人待。我看了,心裡很氣憤,但敢怒不敢言。生命,難忘的日子,主耶穌,聖經,神的奇妙作為

(圖片來源於網絡)

領導幹部對信主耶穌的人恨之入骨,趁機打壓、逼迫、整治。當時因著吃大鍋飯,糧食要歸公,但對幹部和有些地位權勢的人都能網開一面,允許他們私自留下些糧食,而因我們家是信主耶穌的,所以我們家的糧食全數歸公。那天晚上他們一群人踢開我家的門闖進來,氣勢洶洶像土匪一樣,蠻橫地說:「糧食在哪兒藏著呢?把你們家的甕都打開。」我們一家人老老實實地站在一邊,當時我只有六七歲,從來沒有見過那種場面,嚇得靠在一邊動也不敢動(時至今日我看見那些穿警服的心裡都害怕)。媽媽把甕蓋子打開,其中的兩人把糧食用簸箕、笤帚掃得一粒不剩地裝走。然後,他們又把炕上的被子翻開,把炕上的通道挖開檢查還有沒有藏糧食。我擔心他們把媽媽最寶貝的《聖經》搜出來,那可是媽媽的命根子啊!過後聽媽媽說當時她默默地禱告:「主啊!你看這些人像土匪一樣,我們一家能不能活命全在你的手中,聖經能不能被他們發現也在你的手中,願你憐憫我們,榮耀歸於神!以上禱告奉主耶穌基督的聖名求,阿們。」他們亂翻了一陣,也沒有找到聖經,就氣呼呼地走了。過了幾天,支書、隊長、保管幾個人又來搜查,進門就說:「我們來你家看看有沒有偷糧食的。」邊說邊環顧四周,左看看,右瞅瞅,這邊摸摸,那邊掀掀,不時地用手敲幾下櫃子,生怕裡面藏了吃的東西。他們這樣橫行霸道地欺負人,真跟舊社會的土匪、惡霸沒有什麼兩樣!但我媽沒有跟他們生氣,仍持守著主的話:「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馬太福音24:13)

村裡人也不把我們當人看,我們常常遭到他們的白眼、歧視。像挑大糞、擔土、犁地,大冷天在村上掃地等,這些活都是我們這些「四類分子」干的。記得那時大隊裡的騾子老愛踢人沒人敢接近、沒人敢喂,隊長就把這難活派給我們家,出乎人的意料,這牲口到了我們家變得特別溫順,看到了神的作為,我們一家人都讚美神。雖然有些磨難,但有主與我們同在,這是讓我們的心最得安慰的地方!

那時候,每天晚上八點左右鑼鼓一敲,全村的人就要去開批鬥會,台子上這些被定為「四類分子」的人(包括我的父母)就得帶上紙糊的帽子,雙手後綁再插上牌子,跪在台子上。全村人在台下看熱鬧,台子上的幹部就會厲聲喝道:「低下你們的狗頭」、「抬起你們的狗頭」,還有人奚落道:「你信主了,你的主怎麼不來救你呀?」「你怎麼還得跪在地上,你的主怎麼還不來呀?」不時有人過去按他們的頭、揪他們的頭髮、打他們的臉;有時用槍托在人身上戳;有時用腳踢,倒在地上拉起來又踢;有的人被折磨得昏過去,但醒過來時還要接著挨批鬥。站在台上被批鬥的人不許動,誰若動一下就會遭到拳打腳踢;他們有被打傷的、打跛的、打死的,悲慘的場面真是不忍目睹。每次父母都要被折磨到夜裡十二點,我們再打著紙糊的燈籠趕五里路回家,回到家已是精疲力竭。第二天早上五點多,天還沒亮,父母就得到隊裡幹活,遲到還要扣工分。在這經受中共政府欺壓的日子裡,我們兄妹幾個看著父母那痛苦憂傷的樣子,不知如何去安慰他們,但父母都會老老實實、無怨無悔地忍耐,因為主教導他們要忍耐。他們還是持守著主的道:「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馬太福音24:13)

在吃大鍋飯的日子裡,我們更是受欺、受辱、忍飢挨餓。隊裡規定誰家生了小孩的可以領三五斤白面,媽媽給我們生下弟弟後,我們去領面,隊長卻說:「你們家要領,那要用你們的米面票來換,你們信耶穌的,喊哈利路亞就能吃了,跟你的主去要吧……」我們無奈地含著淚,忍著飢餓回家了。我哥餓得揪頭髮吃,我餓得趴在床上直叫肚子疼,因不幹活就不給飯吃,媽媽看著我們好難受,生了弟弟剛過三天她就下地幹活了。但到中午吃飯時,打飯的人給其他人都舀的稠稠的,而給我媽舀的飯卻是稀稀的,我媽說:「給我多舀一勺湯吧!」做飯的人惡狠狠地說:「跟耶穌要去吧!讓豬喝都不讓你們這信耶穌的喝!」我媽忍著羞辱含著淚回到了家,開始給我們幾兄妹分飯吃,可分到最後就沒有她的了,媽媽為了我們常常挨餓。那時,我只知道媽媽每天要三次禱告讚美神。我媽吩咐我:「你看見我禱告時,就在外面看著,不要讓人知道、看見,知道了又要挨批鬥還要坐牢,我要是死了你們怎麼活呀……」從此以後,我就牢牢記住了我媽的話,心裡害怕失去媽媽。我聽到我媽禱告:「主啊!你看我這一家子餓得活不下去了,求主救我一家脫離苦海,求主憐憫我們……」

之後我們真的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體會到了神對我們的愛與憐憫。

因我們家住的窯洞與大隊部的糧倉是同一排,糧倉與我家中間住的是大隊部的人。不久,神奇妙地調動老鼠每天晚上往我們家的裡屋門口拉玉米,每天晚上拉的糧食足足有三斤多,媽媽早上起來把玉米泡好、搗碎熬一鍋稠稠的玉米糊糊。在那個年代對於沒有吃過飽飯的人來說,這已是山珍海味和玉液瓊漿了。我們一家人偷偷地喝下這玉米糊糊,不僅使我們吃飽肚子,更重要的是我們心中那份溫暖是無法訴說的,我們一家感受到主真實的愛。老鼠幫我們拉玉米一直持續到災年過完,我們從來沒有告訴別人,在我幼小的心靈裡第一次稍微體會到了神調動萬事萬物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還有媽媽常說的主的話:「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在那一刻,我心中才感到以前所受的委屈、歧視、虐待都微不足道了。我們一家人都感到主就是我們的依靠,有主就擁有一切!我們發自內心地感謝主!從此,我們兄弟姐妹九個都踏踏實實地跟著父母走上了信主的路。

慢慢地我們都長大了,因著我們全家人信主,我們兄妹幾個又被定為異類,政府不讓我們上學。我從心底裡也恨這些人,什麼社會主義國家,哪裡有「公平」,哪裡有「人權」,為什麼我們信主的人就要受到這樣不公平的待遇?這讓我想到主耶穌的話說:「世人若恨你們,你們知道(或作:該知道),恨你們以先已經恨我了。」(約翰福音15:18)看到中國政府是仇恨神的,因著我們信神,所以才恨我們,迫害我們。中國政府持守「無神論」的思想觀點,所以我們信神就把我們當作仇敵,在它的管轄、控制下,不知有多少無辜的基督徒受到它殘酷的逼迫,都活在了恐懼、壓抑的氣氛中,有的甚至活活地被它折磨死,這不禁使我從心裡痛恨中共政府,另一方面,也讓我認識到只有跟隨主才能走上人生正道,走向光明,這更堅定了我一生跟隨神的信心。

時光雖然過去了幾十年,但現在我仍是記憶猶新,感謝神帶領我們一家度過那段苦難的日子。

筆者:王小葉

推薦文章:
風雨洗禮後的新生
慘遭迫害的三代
誰動了農民工的血汗錢

延伸閱讀

堅決跟隨主走十字架之路(二) 逼迫雖大愛主心堅 當時,就連我這個小孩子,也沒有逃脫中共的魔爪。我上學的那年剛好是文化大革命,學校經常開會批鬥洋教、地主、富農、反革命分子等。因著我父親信主我也經常被老師叫到辦公室進行「思想教育」。...
寧死不屈(二) 半個月後,他們又把我送到看守所,警察只讓我穿一條秋褲,把我與殺人犯關在一起,獄警把我交給號長後,首先讓號長給我這個新員工洗洗澡!號長就讓我先登記。把我住址姓名跟他說了,關於信神的事,我只承認信神,其他...
逃亡之路 神愛相隨! 陳旭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基督徒,當她得到全能神話語的澆灌、牧養後,她知道全能神才是人類唯一的拯救,她深感若不是神的拯救,自己仍活在被撒但敗壞的性情中,沒有一點兒人的模樣,是全能神的話語給了她正確的人生觀...
因中共逼迫使我十三年不敢與家人聯繫(一)... 我叫馬正義,1992年,我信了主耶穌,當我了解到跟隨主耶穌的門徒都遭到了羅馬政府的逼迫甚至殺害後,心想:中國是法制國家,憲法明文規定宗教信仰自由,所以這樣的迫害在中國是不會發生的。直到1998年我信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