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下假面具,我真輕鬆(上)

我是廠裡的化驗員,參加工作後不久,我就發現那些說老實話、辦老實事的人在單位都吃不開,真正得名得利的人都是那些當面一套背後一套,善於說謊、搞欺騙的人,這些人保護自己的祕訣都是「逢人只說三分話,不可全拋一片心」「看透不說透,還是好朋友」。我覺得這話實用,很快將這話作為我為人處事的原則……在社會上摸爬滾打多年後,我變得越來越詭詐,多虧全能神的拯救才使我活出人模樣。

撒但將我敗壞深 神施憐憫來拯救

我們單位的業務廠長負責採購原材料,他常常以次充好從中獲利,每批貨中都有不合格的產品,後來在化驗時被我發現了,他就用錢來封我的口。我把這事告訴了我的對象,他大哥在政府機關上班,大哥對他說:「不要收業務廠長的錢,也不要揭發他,但私下要留一份原材料檢測不合格的化驗報告,這樣既不得罪業務廠長,也防止以後出事時把自己牽涉進去。」聽到這話,我覺得大哥真是太聰明了,就按他說的去做了。從那以後,業務廠長對我很信任,不僅在廠長面前為我說好話,還傳授我一些報假賬的訣竅,因此同事們都很羨慕我。不久,調來一新廠長,因新來的廠長與業務廠長鬧不合,單位就讓我負責採購化驗室的藥品、儀器,漸漸地我也如那些業務員一樣報假賬,從中獲利。剛開始,我也怕被人發現後要判刑,心裡有些忐忑不安,但看到別人都這樣,況且這錢來得容易,慢慢地我也就心安理得了。就這樣,我靠著撒但的生存法則,贏得了廠長的青睞,也獲了利。可好景不長,工廠倒閉了,接著丈夫又不幸早亡,我只得帶著六個月大的女兒寄居在娘家,父母的抱怨,弟妹的嫌棄,使我陷入了極度的絕望中……

就在我對人生失去希望時,1996年主耶穌的救恩臨到了我,主的大愛溫暖著我的心,使我有了生活的勇氣。雖然信主了,但我與人交往的方式並沒有多大變化,在我辦學前班期間,我常以給學生買好資料為由從中取利,當看到主的教導時,心裡也感到有些不安,但只是向主認認罪也就完事了。1998年底,有人將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傳給我,看了全能神發表的《話在肉身顯現》,我越看心裡越亮堂,全能神發表的話語征服了我的心,我完全定真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於是,我信心十足地投入到了盡本分的行列中……假面具,輕鬆,詭詐,悔改

對付管教得反省,認識詭詐悔神前

2003年,我做了教會帶領,我把與世人相處的那套生存法則帶到了神家,然而,神聖潔、公義的性情是不允許這些污穢存留的。當時我負責範圍內的文字工作果效不好,我心想,再過幾天上級負責人給我們聚會時,肯定會問起文字組的情況,到那時我要說不知道,帶領會對我的印象不好的。當給同工聚會後,我心裡盤算著:得先去文字組兩個弟兄那了解一下情況,然後再到另一個接待家好好睡一覺,這幾天的聚會可把我累壞了。當我提著兩包東西走到弟兄住的接待家時,我看到接待的姊妹對我不像以往那樣熱情了。吃飯時,一個弟兄告訴我:「接待的姊妹這幾天情形不好,我與配搭的弟兄之間也有些矛盾,不能同心合意盡本分,你若有空今晚就跟我們交通一下吧。」我笑了笑沒有回答,吃完飯我感覺渾身無力,只想休息,又看著接待的姊妹滿臉不高興,就想:我先去另一個接待家把東西放好,休息一下再來交通吧。打定主意後,我與兩個弟兄隨便談了幾句,就說:「我今晚有事,等我有空了再來,你們倆也得學會自己解決問題,不能總依靠人哪!」說完這話,我心裡就受責備,明明沒事欺騙弟兄姊妹說有事。我帶著不安的心理,在兩個弟兄失望的目光中拎著兩個包離開了。

因著我的悖逆,神的公義性情臨到了我。在去另一個接待家的路上,我想找個出租車都沒有,我穿一雙高跟鞋拎著兩個包,艱難地走了六里多路,好不容易來到接待家,卻看到大門緊鎖。我呆站在門口,心裡雖然清楚這是神的管教臨到了我,但心裡不免還抱怨接待的姊妹:這麼晚了不在家,去哪兒啦?連本分也守不住……等了一會兒,我無奈地拖著疲憊的身子離開了。半路上,我坐在一個遊玩場開始反省自己,想到神的話說:「在神的家中白吃飯,總貪享肉體安逸,不考慮神的利益,總為自己謀福利,對神的心意不理睬,所作所為不能接受神靈的鑒察,總搞彎曲詭詐欺騙弟兄姊妹,人前一套,人後一套,像狐狸進葡萄園一樣,總偷吃葡萄,踐踏葡萄園,這樣的人能是神的知己嗎?你配承受神的祝福嗎?對個人生命、對教會沒有一點負擔,你配接受神的託付嗎?這樣的人,誰還敢信任你!像你這種事奉法,神能敢把更大的任務交給你嗎?這不是耽誤事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如何事奉才能合神心意》)神的話句句紮在我的心上,使我抱愧蒙羞,無地自容,神對我一心一意,給我機會讓我做教會帶領操練事奉神,盼望我能做誠實人體貼神的負擔,能解決弟兄姊妹生命進入與教會工作中的切實問題,把這一片的教會生活帶動起來,可我的所作所為太讓神失望了。我去文字組不是為了找出工作果效不好的原因,依靠神把工作搞上去,而是為了完成任務好向上層帶領交差,維護自己在人心目中的地位,我這不是在應付糊弄欺騙神嗎?當我看到接待的姊妹情形不好,兩個弟兄不能和諧配搭時,我只顧體貼自己的肉體軟弱,不及時解決問題,還騙弟兄姊妹說自己有事,讓他們誤以為自己很忙。回想自己離開接待家時,從兩個弟兄失望的眼神中,看到他們是多麼渴望得到安慰與幫助,而我不體諒他們的難處、不顧及他們的感受,竟然硬著頸項離他們而去,使他們感受不到弟兄姊妹之間的溫暖與幫助,更體嘗不到神對人的體諒與關懷,我這不是在高舉神、見證神,而是在破壞人與神的關係,我的確是那進入葡萄園的狐狸,是在踐踏葡萄園。我越想越覺得自己對不起神,也對不起人,我真是一個自私卑鄙、圓滑詭詐的人。自責中,我不由得在心中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我在你的審判刑罰中看見了你的公義性情,從今以後我要老老實實盡自己的本分,不再耍滑頭、搞欺騙為肉體而活。」禱告後,我的心才踏實一些。我返回到弟兄們住的家,和弟兄姊妹一起禱告,讀神的話,通過交通,弟兄姊妹的情形都得到了扭轉,大家的臉上都露出了笑容。我在心裡默默地感謝神,將榮耀歸給神!(未完待續)

下一篇:撕下假面具,我真輕鬆(下)

延伸閱讀

風雪夜的等待 記得那天下午是學年期末考試公布成績的日子,這次考試的成績不僅決定來年的班級分配,同時還要計入畢業成績。所以,同學們都很重視,經歷了一個月緊張的複習、備考,終於要看成績了。 下午的最後一節課後,班長去...
網上聚會,別有一番滋味 最近,因本分的調動,我需要跟一些弟兄姊妹在網上聚會。習慣了與弟兄姊妹面對面的聚會,突然轉為通話的方式,我感到很不習慣。回想之前面對面的聚會時,我可以清楚的看到每個弟兄姊妹的表情與動作,自己在交通對神話...
謠言不攻自破,事實勝於雄辯 1994年,妻子跟著我奶奶一起信了主耶穌。1997年妻子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一天,奶奶嚴肅地對我說:「我們講道的都說了,你媳婦信的是『東方閃電』,她們男女界線不清……你可得看住你妻子,別讓她被別人...
進天國的條件(二) 在經歷中我體會到,人的確被撒但敗壞太深,不是經歷一兩次刑罰審判就能完全達到性情變化的。一段時間後,我到教會的福音小組去盡傳福音的本分,這下我們傳福音的範圍更廣了,面對的人也更多一些了。我在傳福音的過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