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過半百,迎來春天

引言:曾經的我自命不凡,認為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一直夢想能在世上成名成家,做個有錢有勢的人上人。但一場突如其來的病痛,擊碎了我夢想的泡沫;多年在世艱辛的打拼生活,也使我看到了人間的險惡,嘗盡了這個黑暗社會所釀造的苦澀滋味,成了一個悲觀厭世、自怨自艾的人。直到有一天……

年少時,意氣風發

小的時候,我對繪畫有著一種莫名的喜愛,看見的東西總想畫下來,而且畫得栩栩如生。之後,我曾去縣劇院裡幫忙,負責舞台佈局,在那裡還自學了演奏大提琴、二胡,因著這些特長,我經常得到別人的讚賞、高看。於是,從那時開始,我就立志要考上藝術院校,將來成為一名藝術家。後來,通過不懈的努力,在1985年,我考上了某省著名藝術學院,學習舞台美術專業。
畫家,人過半百

在藝術學院四年的學習過程中,我的專業成績一直都很優異,名列全省第一,並且還曾在全國青年書畫比賽上取得過第三名的成績。因此,老師都很器重我,還帶我結識了省裡知名的藝術家,這些知名的老藝術家都比較賞識我,願意與我交朋友,與我一起談論書畫,還寫了十幾副書畫送給我。當時省裡很多當官的、有權有勢的人也主動與我結交,讓我給他們畫油畫、題匾。就這樣,成績的優異、老師的器重、名人的賞識、顯貴的結交,使我得到了眾人的高看,同時也更堅定了我想要成名成家的夢想。並且,我從此還變得越來越恃才傲物,認為畢業以後,像我這樣的才子,肯定會有所作為,成就一番事業。

初涉世,即遭挫折

四年的求學生涯很快就結束了,意氣風發的我正準備大幹一場時,卻趕上了1989年的「六四」學生運動,國家當時出台了一個政策,規定那一年的大學畢業生不包分配,而且還不許留在省級直屬單位,全部下放回原地。當得知這一消息之後,我的心從雲端一下跌落下來,多年的追求、努力和付出,竟然得到了這樣的「回報」,那時,我絕望的心情真是無法用語言表達。想想上一屆畢業的學生,有些人還不如我,卻被分配到了省電視台、省文化廳、省勞動廳、省畫報社、省日報社等很好的工作單位。而我這樣的人才卻要被埋沒了,難道我再也沒有出頭之日了嗎?我不甘心!後來,家人幫我托關係、找熟人,我才勉強留在了省公安廳下屬的一個服務公司,做了一個裝修部門的小經理,負責裝修設計。在當時的背景下,這個工作雖然沒有達到我的理想標準,但起碼是公安廳下屬的公司,也能讓人高看;即使進不到廳裡,但是能跟公安廳這樣的省直屬單位掛邊,以後也有機會接觸到那些上層人士。我只要好好努力,一定還有希望發展我的書畫,將來成名成家。

再努力,風生水起

因著我所在的服務公司直接受廳領導轄管,廳領導為了讓我給他在經濟上創收,專門為我配了一輛車給他拉客戶。後來效益不錯,廳領導非常器重我,經常讓我去廳裡參加活動。因著我工作上的風生水起,以前的同學、朋友也都來公司找我,與我套近乎,我心裡自然也享受這些高捧,幫了他們很多忙。

後來,我向廳領導申請在服務公司成立了一個書畫社。有了書畫社,我又能經常接觸之前在學校結交的知名藝術家了。我們在一起談論書法、繪畫,我的書畫水平因此又得到了一些提高。而且通過這些藝術家,我又認識了很多的知名書法家、畫家和一些省級幹部。那時,天真的我經常想像,我只要憑著自己的實力努力創作,早晚也能夠成為知名的藝術家。可後來發生的事情卻打破了我的想像。

有一段時間,廳領導想提拔我到廳裡工作,我很激動,因為如果能到正式的機關單位工作,我就會結識更多的人脈,那就離成名不遠了。但是領導雖然放出提拔我的話來,卻一直不予兌現,而是多次暗示我他家住在哪個地方。在我感到著急和不解的時候,一個朋友告訴我領導的意思是想讓我給他送禮。但因我當時沒有會意,平時也不懂怎麼溜鬚拍馬,我就沒有像別人那樣到他家送禮,所以提升的事後來就不了了之了。

遇病魔,萬念俱灰

有一次,一個同學告訴我通過考試,可以獲得去中央美術學院深造的機會,聽到這一消息,我有些消沉的心又開始蠢蠢欲動,中央美院是中國最好的美術學院,如果能去那裡進修,出來後還愁不成名成家嗎?我似乎看到了自己將成為社會中頂尖人士的前景。於是,我抓緊時間準備考試,立志一定不能錯過這個機會。

誰知,在1994年,年僅31歲的我卻突然被檢查出得了腦瘤,需要立刻做手術切除腫瘤。就這樣,去中央美院深造的夢破滅了!我心如死灰,只能向公司告假,住到醫院裡等待手術。那時,我看到很多和我得一樣病的人,都在做完開顱手術後去世了,我的心時常揪到一塊,感到十分恐懼,總覺得死亡好像隨時都會臨到我。病情嚴重的時候,我奄奄一息地躺在病床上,只能看到家人為我忙忙碌碌的身影,而那些曾與我私交甚密的各界人士在此時都消失了,沒有人再像以前一樣幫助我、安慰我。淒涼、孤獨的感覺一下子湧上我的心頭。當我偶然中得知醫生對我妻子交代我的後事,我不禁在心中哭喊:為什麼我會有這樣的命運?為什麼我的人生正是大有作為時,卻得了這樣的病呢?難道我的生命就此結束了嗎?那我這一生活得有啥價值、有啥意義啊?我不願、我不甘啊!就在我萬念俱灰的時候,還是迎來了那場成功率很低的開顱手術。但令很多人都沒想到的是,手術進展得特別順利!手術後,我在醫院住了一星期後就出院了。

起死回生的我,心中再次燃起了希望之火。人生苦短,我一定要繼續努力,把自己的一身才華發揮出來,在有生之年實現自己的成名夢想。但當我回到家仔細對著鏡子看自己時,我的心又一次受到了打擊。開顱手術後,我的整個臉都浮腫了,眼睛也腫了,面目也有些發呆。我是學藝術的,外表原來還有些氣質,但現在卻變得這麼平庸,如果再見到以往的朋友,他們還能認識我嗎?他們還會像以前那樣高看我嗎?

再回頭,世態炎涼

身體恢復一些後,我鼓起很大的勇氣回到了公司。果不其然,單位的同事見到我,眼神裡都流露出了吃驚,有人還輕飄飄地說:「你怎麼變成這樣了?我們都不認識你了……」聽到他們的話,我的自尊心很受挫,原本很健談的我從此變得沉默寡言了。公司裡的人對我再也不像以前那樣熱情了;之前我所交往的藝術家、官員都不再與我來往了;我的同學也不再來找我辦事了。緊接著政府又規定省直屬單位不讓搞企業,因此,我所在的服務公司沒過多久就解散了,很多員工都自找門路,到社會上打拼維持生計,當然,我也沒逃過這場失業浪潮的襲擊,我下崗了。

身體虛弱、自尊受挫、世態炎涼使我變得終日憤懣、愁苦,我感覺自己的人生進入了低谷。但是我卻不願意消沉下去,自己年齡已經大了,如果再不能成才,那就再也沒有機會了。我籌劃著先去掙點錢,掙到錢後就可以去進修了,自己還會有機會出人頭地,下半生過上幸福的生活。可是幾經打拼,換了幾份工作,除了看到社會的黑暗邪惡、飽嘗世人的冷眼和欺詐之外,我什麼也沒有得到。出眾的才華始終都找不到得以施展的地方。我那顆原本憤懣的心變得更加絕望和悲涼,我活在了痛苦之中,感覺生活中看不到一絲希望和光明。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延伸閱讀

人生原來可以如此美麗 人生航向在何方 我們每個人的人生都在沿著固定好的軌跡不停地向前行進。沒有人能回到過去,也沒有人能預知未來。即便如此,還是有很多人樂此不疲地不斷探索、規劃著自己的人生。 我有一個朋友,她在青年時代就...
告別致命的誘惑 出生的那一刻,我就被我的家庭遺棄了。因為我是家裡的第二個女孩,全家人都不歡迎我的到來,爺爺奶奶因著重男輕女決定把我扔掉。姥姥看著母親不捨的淚水,便把我帶回了家。 但姥姥的年紀越來越大,不能一直照顧我...
冥冥之中的守護 「再這樣下去,我不就完了嗎?不行,我不能再呆在這裡了,我得離開這個家,逃出去!對,逃出去是我唯一的出路!」深夜裡,輾轉反側無法入睡的鍾雲自言自語道。於是,她起身觀察一下周圍的情況,發現大姨家的人都已經...
漂泊的心不再流浪 我叫諾博,是菲律賓人。從小我就跟著媽媽信神,和我的兄弟姐妹一起去教堂聽道。雖然信主多年,但我感到自己就像一個外邦人,心裡整天想的都是怎樣能賺到更多的錢,能過上好日子。此外,我經常跟朋友去喝酒,一旦有餘...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