掙脫「臉面」的枷鎖好輕鬆

我叫Meivi,來自印尼。2018年6月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之後我常常讀神的話,跟弟兄姊妹一起聚會交通。同年10月份,教會成立了一個英語學習班,想讓弟兄姊妹以讀英文神話語和交通領受認識的方式來學英語。因為我的英文水平不是很好,聽弟兄姊妹交通比較吃力,但我很開心,不管是聚會還是上英語班,我都能夠明白一些真理,還能學習英語。

之後,當我能多看懂一點英文神話語時,聚會時我就開始用印尼語打字談我的領受認識,一般我都會把認識發送到一個弟兄那裡,讓他幫我翻譯成英文再幫我讀出來。每當看到自己能交流一點對神話語的領受和經歷時,我就會很開心。

可隨著聚會的次數越來越多,我雖然能聽懂一些英語了,但我一直都不敢用英語來交通。弟兄姊妹一次次鼓勵我,讓我談對神話語的領受,當我看到其他弟兄姊妹的英語都是頂呱呱的,我就擔心自己的英文不好,若用英文交通他們聽不明白會嘲笑我,所以我就一直不說話,還是像往常一樣打字談我的領受。但每次聚會時,只要有時間我都會提前揣摩要交通的神話語,想著聚會時怎麼能更多地談出我的領受認識,讓弟兄姊妹不至於說我太差勁。

一次聚會時,弟兄姊妹還是用很流利的英語互相交通,我也很想交通,但一想到我英語不好,我要是開口交通說不好,弟兄姊妹會笑話我,我就想算了吧,還是不出聲的好,這樣也不至於太難堪。可不一會兒,一個弟兄問我是不是還在工作,我害怕弟兄讓我開口交通,我就趕緊打字說是。這樣他們看我還在工作就不會讓我講話了。但事實上我並沒有在工作,我跟弟兄姊妹撒了謊。做了這樣的事,我知道我錯了,聚會結束後,我難受得哭了,心想:呆在這裡太難受了,要不找個理由,不來聚會了吧。可我還想藉著這樣的聚會學好英語,而且也找不到退出這個組的合適理由,所以我決定還是不退出。但我每次聚會想要交通的時候,還是會有這樣的意念:不要說,說得不好讓弟兄姊妹笑話。所以在接下來聚會時,我還是不開口說話。

一天,在英語課上,我們玩縮寫句子的遊戲,因為我懂這方面的知識,所以我能夠用打字的方式很好地回答。一個弟兄就稱讚我,我感到很開心,覺得這下弟兄姊妹能對我有些好印象了吧。當這次上課結束後,我又聽我們的通話記錄,當再次聽到弟兄稱讚我時,我情不自禁地笑了,這是我來這個組上課這麼長時間,第一次這麼開心。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越開心越感覺自己有錯,我就在心裡問自己:我高興的是什麼,為什麼我因為會玩個遊戲就這麼高興,這只是個微不足道的事情,看來我聚會想得到的是別人的稱讚,而不是神話語中的真理。這時,我向神禱告:「神啊,我對我這樣的表現感到羞恥,但我還是很難改變自己。神啊,願你指給我實行的路途,讓我能擺脫這個痛苦。」

自從這件事過後,我時常在心裡問自己,到底是什麼原因讓我到現在都不敢在群組裡說話,還說謊,有時候還不想參加這個組的聚會。那幾天,我就一直揣摩自己的情形,想找符合我情形的神話語,還向神禱告說:「神啊,我知道我所做的是錯的,但我還會被自己的想法所影響,很難擺脫,願你引導我,讓我能明白真理。」禱告時,我哭了,覺得自己很可恥,但我還是從這樣的情形中走不出來。每次弟兄姊妹問我情形怎麼樣時,我也很難把自己的真實想法向他們敞開,我覺得那樣會讓我更痛苦。於是,我就敷衍他們說:「還好啦!」說完,我心裡又是一陣陣的難受。

一次聚會時,弟兄姊妹又讓我交通認識,我說我不會,組長就揭露我說:「姊妹,你不是不會交通,是臉面太重,總是維護自己的形象,不敢開口說話。」聽了組長的話,我雖然不抵觸,但還是不明白,我就琢磨真的是自己臉面太重導致的嗎?之後,我在家看了《喚醒》這部電影,看到主人公在他們組內得不到弟兄姊妹的高看時,也是痛苦難受,後來主人公從神的話中認識到是自己活在臉面的捆綁中,並找到實行路途走了出來。我內心也有了希望,明白了神在末世作的就是審判刑罰人、潔淨人的工作,神發表諸多方面的真理來揭露我們的敗壞性情,讓我們對自己的敗壞本性有認識。同時,神也會擺設各種的環境來顯明我們,讓我們通過具體的事看到自己身上流露的敗壞,然後與神揭示我們的話對號,反省認識自己,然後達到恨惡自己,悔改變化,這是神拯救人的方式。這時我明白了,我在英語組聚會這個環境也是神擺設的,神是藉著這個環境顯明我的敗壞性情,讓我認識自己的臉面太重,然後學習功課、進入真理,我得正確對待自己的敗壞性情。

後來在聚會時,有個弟兄分享了兩段神的話,全能神說:「性情變化首先得明白人的性情是什麼。好比說,你做一件事裡面有自己的存心,這個存心出來的時候是什麼支配的?首先肯定不是你的性格支配的,也不是家庭背景支配的,更不是第三者支配的,你自己的存心肯定是你的性情支配的,那你就先省察這是哪方面性情,是狂妄,是邪惡,是凶惡,還是剛硬?首先了解這是什麼性情,了解完性情之後,再省察這方面性情能導致哪方面的情形。好比說詭詐,人耍詭詐的時候裡面是怎麼流露的?為什麼會流露這樣的性情?這個性情的根源是什麼?人耍詭詐都是出於個人利益,這個事跟個人利益有碰撞了,人不想放棄利益,所以就玩詭詐,流露了詭詐的性情。……你認識到自己的敗壞性情,其實這是你變化、進入、長進的機會,是你來到神面前接受神鑒察、接受神審判刑罰的機會,這是你蒙拯救的機會。」(摘自《認識性情是性情變化的基礎》)「

當聽著神的這些話時,我感到十分扎心,我心裡痛苦的同時,也被神的話語感動著,不知不覺流下了眼淚。神的話告訴我們說,我們做事的存心是受撒但性情支配,撒但性情會讓人產生很多情形,就像耍詭詐、顧臉面、維護自己的形象等。我回想著一直以來自己在英語組聚會的表現,每次聚會要交通的時候,怕人笑話的心思意念就冒出來了,我就受轄制,不敢交通,害怕自己說得不好臉面受損;當弟兄問我在幹什麼的時候,我不假思索地說在忙,這樣說謊也是為了維護自己的臉面和在人心目中的形象;並且因著我長期活在臉面的捆綁中,聚會總受轄制,甚至都不想參加聚會了,原來我的虛榮臉面這麼重,使我總不得釋放。神的話也告訴我,我能認識到自己的敗壞性情,這不是壞事,這是我生命進入的開始,是我接受神的審判刑罰蒙拯救的機會,我得正確對待。明白了神的心意後,我不再消沉,有信心去經歷神的作工了,希望自己能儘快從這個情形中走出來。

虛榮臉面

想到之前看過的神話語說,神喜歡誠實人、恨惡詭詐人,我就想做一個單純敞開的人,跟弟兄姊妹說出我的情形。於是在一次聚會時,我就向弟兄姊妹敞開了我在這一段時間經歷到的,並嘗試著用英語去說。我在用英語說的時候,的確有些困難,但我還是把這段時間的情形磕磕巴巴地說了出來,告訴他們不是因為我工作忙才不交通,而是我害怕交通,擔心我的語言不好,他們聽不明白,會嘲笑我。我說著說著還情不自禁地哭了起來,但弟兄姊妹聽後都沒有笑話我,還鼓勵我,說我經歷的很好。這時我才看到,我先前的顧慮都是我的想像,弟兄姊妹是一家人,在一起交通神的話,是一個互相取長補短的過程,大家不會因為誰交通的好就高看誰,誰交通的不好就小瞧誰,不需要有這麼多的顧慮。此時,我心裡感到釋放了,也感覺和弟兄姊妹的關係一下子拉近了許多。

之後我又看到神的話說:「臨到事面臨著被修理對付,或者被人看不起、丟臉,甚至人格、尊嚴受到了挑戰,面臨這樣的現狀,人裡面也爭戰,也難受、痛苦、軟弱,但是人能禱告,一禱告裡面剛強,尋求真理、實行真理的勁兒大了,把這些事都看透了,『我不要臉面,不要地位,不要虛榮,哪怕我被別人看不起、被別人誤解,我這次就選擇滿足神,就選擇實行真理,在這事上讓神稱許,讓神喜悅,不傷神的心。』」(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第七十八篇 常常揣摩真理才能有路行》)神的話給了我實行路途,告訴我在面臨敗壞性情與實行真理爭戰的時候,我要禱告神,看透寶愛虛榮臉面對我的危害,不能夠總維護自己的利益,得放下臉面去滿足神,按照神的心意做,這樣才能蒙神稱許。明白了這些後,我願意在以後的經歷中按照神的話做,不再追求讓人高看。

所以接下來,每一次上英語班,我如果有經歷認識,無論是淺還是深,我都會用英語勇敢地談出來。在談的過程中,雖然我還會顧慮弟兄姊妹怎麼看我,但我知道這是敗壞性情在作怪,我就禱告神背叛它。如果周圍環境不許可講話,我也會跟弟兄姊妹實話實說,我不再撒謊了。當我這樣實行之後,我發現每一個弟兄姊妹都有不同的經歷,我們能夠互相學習,而且我也會經歷一些弟兄姊妹沒有經歷到的事情,也能夠幫助到弟兄姊妹。我享受到了聖靈作工帶給我的快樂,我心裡很釋放自由。

雖然現在我對自己的敗壞性情認識得還很淺,但是我體嘗到了實行真理的甘甜,我有信心繼續去經歷神話語的審判刑罰,達到徹底脫去自己的敗壞性情!

筆者:印尼 Meivi

為您推薦:《脫去地位「枷鎖」好輕鬆》感謝神的拯救

歡迎您來到探討東方閃電福音網,若您在信仰方面遇到什麼困惑,或者在日常生活中遇到什麼難處不知道怎麼解決,歡迎您通過屏幕右下角的【線上】聊天功能與我們聯繫,期待與您一同探討和交流,在基督的愛裡共同成長。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