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話帶領我得勝撒但的試探(二)

接下來的半個月,果真像姐妹說的,撒但不但沒有就此停手,反而攪擾得越來越嚴重了。我們剛聚了幾次會後,我的網絡突然變得好差,呼線呼不起來,聚會完全沒辦法進行。當時我心裡很著急,本來聚會的時間就很少,現在網絡這麼差,怎麼辦呢,我急得就一直呼,結果呼起來馬上就斷掉了,後來嘗試了幾次還是呼不起來,最後夏姊妹只能單獨和我連線,然後再和其他姐妹連線,即便這樣還經常卡住聽不到,只能勉強聚會。

聚會時,姐妹們針對我最近臨到的事情給我讀了神的話: 「在人未蒙拯救以先,人的生活常常被撒但攪擾,甚至被撒但控制。…..只有人自己站出來與撒但爭戰,以你對神的信心,對神的順服與對神的敬畏作武器與撒但決一死戰,徹底打敗撒但,讓撒但看見你就躲避,看見你就喪膽,這樣撒但便徹底放棄對你的攻擊與控告了,此時你便獲救成了自由人……撒但無論多麼『神通廣大』,無論多麼張狂,無論它的野心有多大,無論它的破壞力有多強,無論它敗壞、引誘人的本領有多廣泛,也無論它恫嚇人的花招與詭計有多高明,無論它存在的形式多麼千變萬化,然而,它從來不能創造出任何一樣有生命的東西,它從來都不能制定萬物生存的法則與規律,它從來都不能掌管、主宰有生命與無生命的東西。宇宙穹蒼之中,無一人一物是由它而生,因它而存,無一人一物是由它主宰的,無一人一物是由它掌管的。相反,它不但要在神的權下存在,更要順服神的所有吩咐與命令。沒有神的許可,地上的一滴水、一粒沙它都不能輕易觸碰;沒有神的許可,連地上的螞蟻它都不能隨意亂動,更何況是神所造的人類呢?在神的眼中,撒但不如山中的百合,不如天上的飛鳥,不如海裡的魚類,也不如地上的蛆蟲,它在萬物中的角色就是為萬物效力,為人類效力,為神的工作、神的經營計劃效力。無論它的本性多麼惡毒,無論它的實質多麼邪惡,然而,它唯一能作的就是本本分分地守住它的功用——為神效力——作好襯托物,這就是撒但的本質與它本來的位置。它的實質與生命無關、與能力無關、與權柄無關,它只是一隻神手中的玩物,是神用來效力的一部機器罷了!」(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夏姐妹與我交通說:「自從你接受全能神的作工後,撒但就一直從中攪擾破壞,先是讓你臨到病痛,後又藉著朋友給錢讓你幫帶小孩,現在又臨到網絡問題,看到撒但不甘心我們跟隨神啊。現在我們是在網上聚會,唯一的聯繫方式就是網絡,如果網絡出現問題,就意味著我們的聚會要停止了,撒但就抓住我們最致命的地方來攻擊我們,攔阻我們來到神的面前,這讓我們更清楚地看到,在我們還沒有真正蒙拯救的時候,撒但是不會對我們輕易放手的,從中也看到撒但真是太邪惡了。但萬事萬物都在神的掌握之中,神擁有獨一無二的權柄,雖然撒但很邪惡,但在神的眼中,撒但只是為神工作效力的工具,撒但能做什麼也必須經過神的許可,神許可這些環境臨到就是要檢驗我們的信心,也是神給我們一次在撒但面前為神作見證的機會,只要我們對神有信心,依靠神不放棄,撒但拿我們沒辦法了,它自然就退去了。」

網上聚會

聽了姐妹的交通我明白了,撒但現在又要藉著網絡不好來攪擾我,不讓我和姐妹們正常聚會。病痛臨到我能勝過去,錢財我也可以不要,但是網絡我沒法控制啊,我和姐妹不在同一個國家,如果我們連不上網就聚不上會了。姊妹說,無論撒但怎樣試探我,都有神的許可,神也是要藉著這樣的環境成全我們的信心,我們一定要站在神一邊,不向撒但妥協。

之後那幾天,網絡比之前更差了,根本無法正常通話,有時反覆呼好多次都不行。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我心裡有些沮喪,心想:前幾次網絡再不好,我們單呼還是可以的,為什麼現在越來越嚴重了?我們也認識到這是撒但的攪擾破壞了,怎麼還一直是這樣呢?要不算了吧,網絡確實不好,我們都呼不起來,那就下次再聚吧。這時我想起之前夏姐妹和我交通過的一段神的話:「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人有膽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們越過信心的橋梁進入神裡面。」(摘自《第六篇說話》)我意識到放棄這個意念是從撒但來的,它就是要打消我的信心,讓我放棄,如果我放棄就意味著我不能聚會了,也失去了更多的明白真理、認識神的機會。現在就是我們的聚會時間,不管怎麼樣我都不可以放棄,我一定要聚會,我一定要聽神的話。之後我就試著關機再重啟試一試,關機後我跪下來向神禱告:「親愛的全能神啊,我知道這是撒但的攪擾,它不讓我跟弟兄姐妹們聚在一起交通神的話,它怕我越親近你,它就越沒有機會控制我,神啊,願你帶領我們以下的時間,讓我們能夠呼上線,彼此交流分享,把一切榮耀頌讚都歸給全能神,阿們!」禱告完,我就開機上線,最後總算能單獨呼起來了,雖然斷斷續續的,但最後還是聚完會了。之後十多天的網絡連續都這樣,想盡各種辦法都沒法解決,我只能依靠神憑著信心去經歷,雖然聚會的時間很短,但我們很珍惜時間,互相鼓勵,能分享多少就分享多少,哪怕還剩半個小時,我們還要堅持聚下去,一直不放棄。

沒想到幾次聚會後,我的網絡開始變得順暢起來,我的胸口也不怎麼痛了。姐妹說我們在撒但的試探中站住見證了,神看到了我們的信心,就給我們開闢出路了,聽後我心裡很激動。經歷這件事情後我明白了,以後無論遇到什麼事,我們首先得安靜在神面前禱告神,不要埋怨、誤解神,也不要急躁,同時也要對神有信心不放棄,神就必定帶領我們,我們也必會看到神的作為,感謝神!

經歷了一次又一次撒但的試探、引誘與攪擾,期間我有軟弱、有消極、也有害怕,但最終在神話語的帶領下,我明白了神的心意,也識破了撒但的詭計。感謝全能神讓我經歷這個環境,才讓我看清撒但是怎樣攪擾人類,吞吃人類的,看透撒但的邪惡本性,同時也讓我看到神話語的權柄能力,看到神對我們的憐憫與拯救,如果不是全能神的話語,臨到撒但的試探我根本就不知道如何經歷;如果沒有全能神的話,也許我早就不聚會了,全能神的話語真能解決我的一切難處,是我及時的需要,我才知道全能神的話語如此重要!正如神的話說:「神的話裡面都是人該具備的真理,都是對人最有益處、最有幫助的,是你們身體裡需要的滋補品、營養品,是幫助人恢復正常人性,是人該裝備的真理。你們越實行神的話,你們的生命長進越快;越實行神的話,真理越透亮。你們的身量長大了,對靈界的事就看得越透,得勝撒但就越有力。」(摘自《明白真理就當去實行》)

馬來西亞    釋放

延伸閱讀

信聖經等於信神嗎? 我生孩子快滿月的時候,親戚朋友都拿錢來祝賀,唯獨我家後院的老阿姨拿了一本聖經,對我說:「姨沒有錢送給你,但這本書是無價之寶,你只要用心讀經上的話,以後就能進天國得永生,這是神給人的應許,也是神的祝福臨...
新加坡基督徒擺脫老闆、牧師的攔阻,迎接到主耶穌的重歸... 編者按: 一心,是一位善良、有愛心的美容師,她從中國來到新加坡,有主的保守,她有一份安定的工作,過著開心、安穩的生活。後來,她聽到主來了的消息,正在考察時卻成為公司、牧師關注的對象。她曾害怕和人的關...
回國之後——初信臨病痛,得勝撒但作見證... 2000年,我隻身一人來到了韓國打工。在國內時,我信主多年,知道主來的日子越來越逼近了。所以,到了韓國,我常常一邊工作,一邊和主禱告,求主在他二次再來時千萬不要撇下我。就這樣,我一天天地等,一天天地盼...
審判不是定罪(上) 2015年我被單位派到另一個城市工作,那時工作特別忙,就不能在每個主日去教堂了。結婚後,我先生不信主,加上到了一個新的環境,就沒有了團契生活。後來父母離世了,我的身體也總生病不見好,不知不覺對主沒有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