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悟恨晚

聖經是人信神的唯一憑據,人信主就得根據聖經,人只有持守聖經才能進天國、得永生。」自打我信主以後,便從牧師長老那得到這樣的教導,因此,我一直按著牧師長老的教導去做,把聖經看得高於一切,常常研讀聖經,努力遵守聖經的話,深怕錯過被提天國的機會。

轉眼間到了2003年,一時間,一個名為「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震動了整個宗教界,他們聲稱主耶穌已經重返肉身,在聖經以外又作了一步新工作,發表了新的說話……我們教會的牧師長老聽聞這一消息,就警告我們說:「『東方閃電』的道超出了聖經,我們不能聽!人信主就得根據聖經,除聖經以外別無真道,凡是超出聖經的就是異端!」當時,我心想,『東方閃電』的道離開了聖經,那他們的道肯定是不能聽的!於是,我也開始在教會中宣傳牧師長老的話。誰知,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教會中還是有不少比較追求真理、有素質的好羊陸續接受了「東方閃電」。面對教會的這一景況,我的心慌作一團,但卻束手無策……

一天早上,我正在準備早餐,心情沉重的我不由得向窗外望去,遠處光禿禿的樹幹上掛著幾片枯黃的樹葉,一陣陣涼風吹過,樹葉顯得更加孤單。看到此情此景,我不禁想起教會如今的光景,心裡頓覺惆悵不已:我蒙主垂愛,身為教會執事,卻未能看顧好主的羊……到主再來時,我有何顏面面對主呢?該怎麼向主交賬呢?我情不自禁地搖了搖頭,長嘆一聲,內心深感虧欠主太多!許久後,我想起在異地牧養教會的表姐,何不跟她交通探討一下此事呢!想到這兒,我撥通了表姐的電話……

第二天,見到表姐,我便迫不及待地向表姐訴說心中的苦楚:「表姐,最近出現了一個名叫全能神的教會,他們見證主已經回來了,在聖經以外又作了一步話語審判、潔淨人的新工作,這不明擺著超出聖經了嗎?我們信神必須得根據聖經,誰若離開聖經就是異端!這是信主之人都一直公認的!可是儘管我千叮嚀萬囑咐,教會裡還是有很多比較追求的弟兄姊妹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甚至有許多還是教會中事奉主多年的同工,唉!真不知道該怎麼辦。」表姐聽後問我說:「小妹啊,咱口口聲聲稱『人信神就得根據聖經,凡是超出聖經就是異端』,這話符合真理嗎?當年,神讓挪亞造方舟時,挪亞傾盡所有花費了100年的時間通行神的旨意,他是因著有聖經作根據才順服、聽從耶和華神的吩咐嗎?神讓亞伯拉罕獻以撒時,亞伯拉罕是對照聖經才順服神的吩咐舉起手中的刀嗎?還有,當主耶穌來作工時,那些跟隨他的門徒、使徒哪一個是根據聖經的記載而相信、跟隨主耶穌的呢?那些癱子、瞎子、啞巴、大痲瘋病人是因為查考聖經的記載而病得醫治的嗎?歷世歷代這些聖徒並沒有把聖經作為相信神、跟隨神、順服神的唯一根據,沒有根據聖經的記載來判斷神作工說話的對與錯、真與假,他們信神的原則是:不管有無聖經的預言,有無聖經的記載,只要是神的說話、神的作工臨到,就要單純地相信、接受,無條件地順服、實行。然而,可悲的是,現今的信神之人卻把聖經作為信神、跟隨神、順服神的依據,他們不管是否是神的作工與說話,也不管神的作工說話對人有多大造就,只要聖經裡沒有記載,只要神的作工說話超出聖經的範圍就將其定為異端,就會瘋狂地抵擋、定罪!那麼,請問當年主耶穌來作工時,他難道沒有超出舊約聖經嗎?他講的『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要饒恕人七十個七次、當背起十字架跟從主』等等這些話,舊約聖經裡有嗎?他作的『掰餅、洗腳、讓死人復活、為人的罪將自己釘死在十字架上』等等這些工作,在舊約聖經裡有看到過嗎?你我都清楚,主耶穌來作工時,只有舊約聖經,並沒有新約聖經,他的作工說話是超出舊約聖經以外的另一步新工作,甚至就連『主耶穌』這三個字舊約聖經都沒有提及過,難道咱們能因著主耶穌的作工說話超出聖經也要定罪主耶穌的道是異端嗎?那我們不就跟當年的法利賽人一樣將神定罪、棄絕,以致把神重釘在十字架上了嗎?很顯然,『人信神就得根據聖經,凡是超出聖經的就是異端』這話是根本不成立的。小妹,針對這個問題,我給你讀幾段話吧!」

表姐說著拿出一本書念道:「聖經只不過是神作工的歷史記載,是神前兩步作工的見證而已,你從聖經裡並不能明白神作工的宗旨。看過聖經的人都知道,聖經裡記載的是律法時代與恩典時代神兩步的作工。聖經舊約記載的是以色列的歷史,記載了從創世到律法時代結束時耶和華是如何作工的。在新約四福音裡記載的是耶穌在地的工作,記載保羅的作工,這不都屬於歷史的記載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說法(四)》)

在耶穌時代,耶穌按照當時聖靈在他身上所作的工作,來帶領那些猶太人,帶領所有跟隨他的那些人。他所作的並不以聖經為根據,而是按著他的工作來說話,他不管聖經如何說,也不在聖經裡找路來帶領跟隨他的人。他剛開始作工就是傳悔改的道,而『悔改』這兩個字眼在舊約那麼多預言裡根本提都沒提到,他不僅不是根據聖經作,他又帶出了更新的路,作更新的工作。他從不參考聖經來傳道,他的醫病、趕鬼的異能在律法時代從未有人能作,他的工作、他的教訓、他的權柄也是在律法時代無人作過的,他只是作他更新的工作,儘管有許多人用聖經來定他的罪,以至於用舊約聖經來將他釘在了十字架上,但他的工作卻超乎聖經舊約,若不是這樣,人又怎麼能把他釘在十字架上呢?還不都是因為他的教訓、他醫病趕鬼的能力在舊約裡從未有過記載嗎?他作的工作都是為了帶出更新的路,並不是有意來與聖經『打仗』,或有意來廢掉舊約聖經,他只是來盡他的職分,將新的工作帶給那些渴慕、尋求他的人。他不是來解釋舊約或來維護舊約的工作,他作工不是為了讓律法時代繼續發展下去,因他作工根本不考慮有無聖經根據,只是來作他該作的工作。……為什麼神作工非得根據聖經呢?難道神自己就沒有任何權利來超脫聖經嗎?神就不能離開聖經另外作工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說法(一)》)

讀完之後,表姐又繼續交通:「從這些話中,我們看到聖經只是神在律法時代和恩典時代兩步工作的歷史紀實,它僅僅是神作過工作的一個見證而已,而神是常新不舊的神,他作工始終都是在不斷地向前發展,從來不重複作以往舊的工作。所以神絕不會根據聖經裡所記載的兩步舊的工作來帶領人,更不在聖經裡找以往的老路來作他在新時代的工作。神一直是按著他自己的計劃,根據人類的需要作最現實、最實際、最新的工作,賜給人更多、更高的真理,帶出更新的實行之路,讓人得著神更大的救恩。就如主耶穌來作工,他並沒有照舊約聖經進聖殿獻祭、守安息日,沒有按著舊約聖經裡的十條誡命和六百一十三條律例典章來教導跟隨他的人,而是在聖殿以外作了更新的工作,在安息日作工講道,頒布新時代的誡命,讓人悔改認罪、包容忍耐、為主作光作鹽等,並為人醫病趕鬼,而且為了救贖人類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從這我們可以肯定地說,神作工說話從來不根據聖經,也從來不受聖經的限制,而是根據他的心意、他的計劃來作新工作,開闢新時代。那我們信神跟隨神的人,若把聖經作為衡量神作工對錯的唯一標準,處處拿著聖經來定規、限制神新的作工說話,那就是在嚴重地抵擋神了。」

表姐的這些話一入我的耳,我便覺得不太對勁兒,一下子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瞪大眼睛對表姐說:「表姐,難道你也信了『東方閃電』?剛剛你讀的難道是『東方閃電』的書?今天讓你過來本想著你能幫我解決問題,可沒想到你卻給我上演了這麼一出!不管你怎麼說,我都堅信咱們信主就得根據聖經,不能離開聖經!」表姐見我情緒激動,拉著我的手和藹地勸我坐下來慢慢談,我不願意坐下,一臉生氣地對她說:「姐!我勸你還是趕緊回到主面前吧,如若你一再堅持,主會撇棄你的,你好自為之吧!」這時,表姐眼含淚花再三勸誡我再聽聽,但我一再頑固地堅持自己的觀點。無奈,表姐只好含淚離開了。

表姐走後,我心裡有種說不出的難受。晚上,我站在窗邊思緒萬千,表姐所交通的那番話不住地在我腦海裡打轉,我不禁點點頭,是啊,神從來不重複以往作過的舊工作,他總是在聖經以外作更新、更高的工作,表姐說得也有幾分道理,也符合事實啊!正當我有這樣的意念時,我本能地立馬否定:不對,不對,怎麼可能呢?信主的人都是這樣一直持守聖經,這難道還會有錯嗎?牧師長老都說了,聖經是人信主的唯一根據,信主不能離開聖經,我今天這是怎麼了,怎麼總是站不住立場呢?就這樣,我一會兒想起牧師說的話,一會兒想起表姐說的話,心裡七上八下,矛盾極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困惑中,我突然想起了舅舅,他可是信主多年資深的老牧師。於是,我騎著車子飛快到了舅舅家,經過一番交通,舅舅和牧師長老的觀點一致,因此,我否認了全能神的道,從心裡排斥「東方閃電」,直到一次意外的發生,我才有所醒悟……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