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夢方醒 迎接主來

痛苦孤獨中,主的救恩臨到了我

2010年美國的冬天特別寒冷,不單是風雪交加帶來的嚴寒,更嚴重的是我的心也被寒流侵襲了。對於我們做裝修行業的人來說冬天是最難熬的,因為進入冬天,我們就很少有工作做了,甚至會面臨失業。這一年是我來到美國的第一年,什麼都是陌生的,面臨租房子、找工作……我最終淪落到借錢租房子的地步。面對這些窘境,我感到一陣陣心酸,晚上面對著冰冷的牆壁,我只想哭。一天,愁苦悲傷的我無精打采地走在大街上,路邊一個傳主福音的人遞給我一張卡片,對我說:「主耶穌愛你,弟兄,去我們教會聽一聽主的福音吧!」我心想:反正現在我也沒有什麼事可做,去聽聽也無妨,就當散散心吧。就這樣我邁進了教堂。當牧師讀聖經讀到主耶穌說的:「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翰福音3:16)這句話時,我的心被主的愛深深地感動了,我決定好好信靠主耶穌。後來每到主日聚會我都去參加。由於我的熱心追求,很快我就成為了教會的一名同工。

主來的預言應驗了,主耶穌快來了

我在教會服事兩年後,就越來越感覺不到主的同在了。我看到教會的每個人都活在白天犯罪、晚上認罪的光景中,不管是牧師長老還是普通信徒都被罪捆綁,也看到社會上的人日趨墮落,越來越邪惡,越來越自私自利;再看看世界各地的災難四起,並且越來越大,種種跡象表明末世已經來到,主耶穌快來了。為此牧師長老比較注重講經文:「那時,若有人對你們說『基督在這裡』,或說『基督在那裡』,你們不要信。因為假基督、假先知將要起來,顯大神蹟、大奇事。倘若能行,連選民也就迷惑了。」(馬太福音24:23-24)並大肆宣傳除了我們教會其他派別都是不對的,要小心分辨,不能受迷惑走錯了路。於是我想:我不能在最後走偏了路。我要守住主的道,跟隨主的心永遠不變。

聽到主再來的福音我不願考察

2016年9月中旬的一天下午,我突然接到朱姊妹的電話。朱姊妹是我們教會裡比較追求的老信徒,平日裡我們的關係不錯,看到是她打來的電話,我很高興地接了。電話裡朱姊妹用激動的聲音說道:「弟兄,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主耶穌重返肉身回來了,他就是全能神,神這次道成肉身來作審判、潔淨人,拯救人的工作了……」聽到這話我有些驚訝,心想:朱姊妹沒有守住主的道,信了別的派別?朱姊妹怎麼這麼糊塗呢?牧師長老多次告訴我們末世有假基督出現,她怎麼就不聽呢?在這主來的關鍵時刻要是信錯了,那這麼多年不就白信了嗎?想到這裡,我決定竭力挽救她。於是我著急地對朱姊妹說:「姊妹,經上說末後要有假……」還沒等我說完,朱姊妹說:「弟兄,主耶穌告誡我們『不要論斷人』,咱們可不要隨意論斷啊,免得被定罪。」姊妹的提醒使我想起主的話:「你們不要論斷人,就不被論斷;你們不要定人的罪,就不被定罪……」(路加福音6:37)我不敢再說下去了。我與朱姊妹都想說服對方,但最終誰也說服不了誰。

屢次拒絕考察,朱姊妹帶弟兄姊妹來家裡給我傳福音

此後的一個多月裡,朱姊妹多次打電話給我傳全能神的國度福音,我還是拒不接受,並且還想勸她回來信主,但看到她沒有絲毫動搖的意思,我只好放棄了對她的「幫助」。我說:「以後我信我的主耶穌,你信你的全能神,我們互不干涉!」從那以後朱姊妹打來電話給我見證神的末世作工,我卻總是找藉口敷衍她,一次次地拒絕接受神的末世作工,但她絲毫沒有放棄給我傳福音。

11月上旬的一天早上5點多鐘,天還沒有亮,有人按響了我家的門鈴,我打開門一看是朱姊妹,和她一起來的還有一個弟兄,一個姊妹。看到朱姊妹我心裡就一陣抵觸,心想:我不是和你說明白了嗎?你怎麼還大老遠地跑來我家呢?不管你怎麼說反正我是不會信的!我也不顧多年教友的情面,說了一些不好聽的話,沒有讓他們進家。朱姊妹看到我的態度這麼堅決,臉上露出難過的表情,聲音有些哽咽地對我說:「弟兄,我來給你傳國度福音是因神的感動,要不是因著神的愛我也拉不下臉一次次地給你打電話傳福音,而且這次又來到你家。弟兄,主耶穌真的回來了,現在聖靈正在接受神新工作的人身上作工,感動人去傳福音,若不是聖靈的作工,誰有這麼大的信心與毅力來傳你呢?你也看到了教會的光景,信徒都活在罪中無力擺脫罪的捆綁,神這次來就是發表話語審判人,作除罪潔淨的工作,若錯過了就再也沒有機會蒙神拯救了。」聽到姊妹哽咽的聲音,我的心有些軟了,特別是聽她說教會的光景時,我馬上就想到了自己在教會裡看到的一幕幕,我事奉的第一處教會,牧師說一套、做一套,誰奉獻多他就笑臉相迎、噓寒問暖,奉獻少的他就待搭不理,我實在看不下去了,於是到了第二處教會。在這處教會又看到同工之間互相排斥,嫉妒紛爭、拉幫結夥,和世人沒有什麼兩樣!我感到很失望,本想再轉到別的教會,正巧碰上一個弟兄告訴我,他都換了好幾處教會了,到哪都一樣,天下烏鴉一般黑……想到這裡,又想到自己活在罪中的種種表現,這時我心裡開始有些搖擺不定了,難道主耶穌真的重返肉身來作除罪的工作了?這時,朱姊妹接著說:「全能神到底是不是主的再來,你看看全能神的話就知道了,如果你看了全能神的話還說這不是主的再來,那我們也不勉強你,因為全能神從來不勉強人接受他的福音,但神對人的愛是永遠不變的。」

我讓弟兄姊妹進家門

聽了朱姊妹的話,我猶豫了片刻,心想:那我就看看吧,看過之後再說不信她也死心了。於是我打開門讓朱姊妹他們進來了。朱姊妹給我介紹同來的是全能神教會的張慶姊妹和劉凱明弟兄。朱姊妹說:「傳揚弟兄,我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有幾個月了,而且我也親自去全能神教會考察了,全能神教會是有聖靈作工的教會,是真正的教會,完全是出於神的。我和你是多年的教友,你作為同工應該比我清楚現在教會裡的情況,教會早已沒有聖靈作工了,這是大家公認的事實,牧師講不出供應人生命的道,只會講怎麼攻擊、防範別的教派,告訴我們守住主的名,不離開教會就能得救,其實他們這樣做是為了保住他們的地位飯碗,並不是為弟兄姊妹的生命著想。」朱姊妹說的這些話確實是實情。聽她談得有理有據,我心裡不再抵觸他們的到來了。

我明白了教會荒涼的原因

這時,同來的劉弟兄說:「弟兄,朱姊妹談的這些都是因為神來作了新的工作,聖靈作工向前了的緣故。就如主耶穌來作工時,聖殿成了販賣牛羊鴿子與兌換銀錢的場所;祭司違背律法將有殘疾的牲畜作為祭物獻上欺哄神;法利賽人貪愛錢財、享受地位之福等等,連事奉神的人都活在了罪中,絲毫沒有敬畏神之心,這足以說明聖殿裡沒有聖靈作工,聖靈作工向前了。主耶穌在律法時代工作的基礎上作了救贖的工作,聖靈不在持守耶和華神的名、死守律法的人身上作工了,而是轉移到了接受主耶穌新工作的人身上,此時聖殿裡失去了神的同在越來越荒涼,最終成了賊窩。而主耶穌的門徒有信心、有力量,他們為見證主撇家捨業,不怕逼迫患難,這不都是有聖靈作工才能達到的嗎?同樣,今天主再來也標誌著舊時代的結束新時代的開始,聖靈不再在恩典時代的教會裡作工,而是作工在接受神新工作的人身上,這就應驗了聖經預言:『在收割的前三月,我使雨停止,不降在你們那裡;我降雨在這城,不降雨在那城;這塊地有雨,那塊地無雨;無雨的就枯乾了。』(阿摩司書4:7)『主耶和華說:「日子將到,我必命飢荒降在地上。人飢餓非因無餅,乾渴非因無水,乃因不聽耶和華的話。」』(阿摩司書8:11)全能神說:『神要作成這一事實,讓全宇之下的人都來朝見神,都來敬拜在地上的神,神在別處的工作都停止,人都被迫尋找真道。就如約瑟一樣,人人都到他那兒去拿可吃的東西,都敬拜他,因著他有可吃之食,為了逃脫飢餓之災,人都被迫尋求真道。整個宗教界都出現嚴重飢荒,惟有今天的神是活水泉源,有永流不乾的泉源供人享受,人都會投靠他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千年國度已來到》)『神將全宇的工作的重點全部作在這班人身上,將他全部的心血代價都獻給了你們,他將全宇的靈的工作全都收回給了你們,所以說,你們是幸運者。而且將他的榮耀從以色列——他的選民身上挪到了你們身上,要把他的計劃的宗旨藉著你們這班人全部顯明出來,所以你們都是承受神產業的,更是承受神榮耀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像人想像得那麼簡單嗎?》)『因為那些在宗教裡的人不能接受他的新工作,只是持守以往的舊工作,所以神就將這些人棄絕,將他新的作工作在那些接受他新工作的人身上,這些人是配合他新的工作的人,只有這樣才能成就他的經營。』(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從全能神的話語中我們看到,聖靈不在恩典時代的教會裡作工了,所以無論跟隨主的人怎麼努力,想什麼辦法復興教會都無濟於事。基督教各宗派都一樣,信徒的信心、愛心漸漸冷淡,信主的人都隨從邪惡的世界潮流,教會幾乎成了荒場。而全能神教會的人,他們從不同的教派、不同的行業中聚到了一起,沒有嫉妒紛爭、勾心鬥角,都同心合意地傳神的國度福音,他們忍受著世人的譏笑、毀謗;忍受著各宗派一些首領和信徒的辱罵、定罪、甚至是毒打;中國的弟兄姊妹信神、為神花費還要忍受著中共政府的抓捕、抄家、酷刑折磨、坐牢等。但他們有信心、有力量、有愛心,堅韌不拔地見證神的末世作工,這都是聖靈作工達到的果效啊!」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