甦醒

從我記事起,我們家就很窮,一家人長年在外租房住,加上父母老實厚道,我們常常受到周圍人的歧視和欺負。這一切我都看在眼裡,記在心上,並暗立心志:我一定要好好讀書,將來能出人頭地,光宗耀祖,為自己、也為父母爭口氣,讓周圍人對我們刮目相看。為此我刻苦學習,但中考時卻落榜了。夢想破滅後,我又另尋出路。一次偶然的機會,我被請到當地學校當代教,為了能轉為正式教師,早日實現自己「出人頭地」的夢想,我廢寢忘食地工作著,而且不顧家人的反對,嫁給了現在的丈夫(因丈夫的親戚是縣長,他可以幫助我轉為正式教師)。但是婚後不久,丈夫的親戚被調到其它縣城任職,我轉正的願望始終沒有實現。雖然我很努力地找工作、掙錢,但是生活一直都是平平淡淡,自己的夢想也遲遲未能實現。

2007年11月,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我每天享受著神話的澆灌與供應,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唱詩讚美神,心裡感到特別釋放自由。後來,教會安排我澆灌新人。在盡本分中,我看到自己無論是交通真理還是唱詩歌,都比別的弟兄姊妹強很多,還得到了新人的誇獎,我心裡感到美滋滋的。有一次聚會時,我看到教會帶領唱歌跑調了,心想:你還當教會帶領呢,不但嗓子粗,唱歌還跑調,交通神話也很囉嗦,我自小嗓音就好,唱歌婉轉優美,我當帶領一定會比你強。此時,我開始孤芳自賞,認為自己是個人才,並沒有意識到自己裡面有想當帶領的野心與慾望。甦醒

2008年7月,我被提拔為教會同工,那一刻我真是滿心歡喜,真沒想到在世上我沒能出人頭地,今天在教會竟然有了實現自己夢想的機會,我如果好好盡本分,說不定教會還會繼續培養提拔,那我做教會帶領就指日可待了。沒過幾天上層帶領從另一處教會又調來一姊妹做教會負責人,看到姊妹的丈夫竭力攔阻她信神,我心想:這樣的家庭環境必定會影響姊妹正常盡本分,而我什麼家庭纏累都沒有,正好可以放開手腳配合教會的工作,這樣一來,我不就有更多的機會發揮自己的「才幹」了嗎?我認為:信神必須有地位才能得到弟兄姊妹的擁護高看,得到上層帶領的承認,也必定能被神看在眼裡,這樣信神才有資格承受神美好的應許。為此,我不顧周圍人的譏笑、毀謗和親人的不理解,整天風裡來,雨裡去,「披星星戴月亮」地忙碌著。沒過多久,姊妹因搬家轉到了另一處教會,姊妹走後,我被提拔為教會帶領。這時我更是洋洋得意,心想:信神這幾年來我是芝麻開花——節節高,遇到事不用別人多引導,一點就通。姊妹們也願意和我接觸,每次聚完會都會提幾個問題,我也很容易地作了回答,看來自己還是不錯,要不怎麼會在短短的時間就有如此大的長進呢?慢慢地我變得越來越狂妄自大,即使讀神話也從來不結合著認識自己,解決自己的敗壞性情,而是注重在聚會時給弟兄姊妹講,解決他們的問題;即使我很積極地交通自己的經歷也是想讓弟兄姊妹都能高看我,誇讚我會經歷神的作工,根本就不去琢磨怎麼高舉神、見證神,把人帶到神面前;弟兄姊妹受敗壞性情轄制不能正常聚會時,我沒有憑愛心幫助他們,反而雙手抱前疾言厲色教訓弟兄姊妹:「你們不看看現在是什麼時候,還不好好追求真理盡本分,只顧貪享肉體,一點都不體貼神的心意!」導致弟兄姊妹都受我的轄制,活在消極軟弱的情形中。神厭憎我的所作所行,為了潔淨、變化我,開始在我身上施行公義的審判

在一次同工會中,上層帶領表情嚴肅地交通:「現在咱們教會許多弟兄姊妹紛紛來信,反映小平姊妹在盡本分中不用真理解決問題,對人沒有愛心,只是一味地打壓、排斥弟兄姊妹,站高位教訓人,導致許多弟兄姊妹的生命得不著真正的供應,因而陷入消極軟弱中,教會生活也沒有一點果效。小平姊妹,按照你現在的情形,如果繼續盡這個本分,對你自己的生命,對教會的工作都沒有什麼益處,你先回家好好反省反省,等反省好了再給你安排合適的本分。」這個消息對我來說簡直猶如晴天霹靂,我頓時感到渾身癱軟無力,倚靠在沙發上有氣無力地回了一句:「我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我雖然口頭上說順服神,但心裡還在講自己的理,認為我雖然說話口氣嚴厲,有時站地位教訓人,但那也是出於對教會工作負責吧!我整天東奔西跑,沒有功勞還有苦勞,為啥就沒人理解我呢?我一個人呆在接待家「反省自己」,感覺每天都度日如年,回想自從信神以來我一直都高高在上,在教會裡耀武揚威,如今卻落到這般境地,此時我委屈的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對神滿了誤解和埋怨,心裡特別痛苦。我只好跪下向神禱告:「神啊!教會安排我在接待家反省自己,可我總是不能真實順服下來,對自己的敗壞本性也沒有真實的認識,反而對你滿了誤解埋怨。神啊!願你帶領我能明白你的心意,有信心繼續追求真理!」禱告後,我看到神話詩歌中說:「有些人特別崇拜保羅,就喜歡在外面演講、作工,喜歡聚會,喜歡講,喜歡讓人聽他的,喜歡讓人崇拜他,喜歡讓人圍著他,喜歡在人心裡有地位,讓人都注重他的形象。我們從他這些表現發現他本性裡什麼東西了?解剖他的本性,就足以說明這個人狂妄自大、不敬拜神,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轄管人,他想佔有人,想在人心裡有地位,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他的本性特別突出的是狂妄自大、不敬拜神、讓人都敬拜他,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轄管人、佔有人,他想在人心裡有地位,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神對保羅本性的解剖》)神的話一針見血地點透了我的情形,我開始回想自己在盡本分中的種種表現,我不是存著順服神的心去盡自己的本分,而是絞盡腦汁地追求做教會帶領;當自己做了教會帶領後,為了達到在教會出人頭地,讓人高看的目的,我不分白天黑夜拚命地勞苦作工,聚會時總是講字句道理顯露自己,見證自己,企圖讓弟兄姊妹都圍著我轉,都聽我的,當自己的慾望得到滿足的時候就高興;當弟兄姊妹有難處或者受敗壞性情轄制時,我並沒有真正地憑愛心幫助他們,交通真理解決他們的情形,反而站高位論斷、定規他們不追求真理,還教訓、打擊他們,使他們都受我的轄制。我把自己當成了真理的主人,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我把地位看得高於一切,把得著地位當作我信神的追求目標,把「出人頭地」當成我做人成功的標誌,並拚命地追求。從神話的揭示中,我才看清自己從小到大所追求的「出人頭地」都是撒但灌輸給我的錯誤的人生觀、價值觀。因著我憑這樣的人生觀活著,就一味地追求在人心裡站地位、讓人崇拜我,高看我。根本就沒有心思追求真理,雖然我外表上是在盡本分滿足神,但內心卻為自己謀求地位,離神越來越遠,最終走上抵擋神的道路。揣摩著神的話,我才明白這次的撤換正是神公義的審判臨到了我,是神為了把我帶到追求真理的道路上,讓我能追求性情變化,追求認識神,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來滿足神。這讓我看到神的愛是實實在在的,儘管我作了這麼多惡,但神還是沒有放棄我,還在我身上作著審判刑罰的工作:在我走到最危險的邊緣時,是神及時的刑罰審判攔阻了我繼續作惡的腳步,不然我的過犯只會越來越多,當多到嚴重觸犯神性情的時候就離懲罰不遠了。想到這些,我淚流滿面地來到神面前向神獻上感謝的禱告,願在以後的光陰中追求認識神,在凡事上去實行真理,早日達到性情變化。禱告後,我看到神話詩歌說:「神哪!無論我是有地位或是沒有地位,我現在認識自己了認識自己了,我地位高是你的高抬,低也是你的命定,一切都在你的手中,我沒有什麼選擇,我只有完全順服在你的權下,因這一切都是你的命定。我不注重什麼地位,我無非就是個受造之物,你把我放在無底深坑裡、放在硫磺火湖裡,我無非也就是一個受造之物。你用我,我是個受造之物;你成全我,我也是受造之物;你不成全我,但我仍要愛你,因我只是一個受造之物。我只是造物主所造的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是所造人類當中的一個,是你造了我,今天又把我放在你手裡,任你擺佈,我願意做你的工具,願意做你的襯托物,因這一切都是你命定好的,是誰也改變不了的。」(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我是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是啊!我只是神造的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不管有地位、沒地位,都在神的主宰安排之中。神從茫茫人海中把我揀選到神的家中,使我有機會讀神的話語,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能逐漸脫去撒但敗壞性情達到蒙神拯救,這是神對我極大的恩待啊!我不應再憑著撒但的生存法則活著,追求那一文錢不值的地位,而應順服神的一切擺佈與安排,追求盡好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滿足神的心意,還報神的愛。

經過這次的刑罰審判,我開始注重追求真理,在凡事上實行真理,活出神的話。慢慢地,我的狂妄性情收斂了一些。後來,在與弟兄姊妹聚會交通神話時,我不再顯露自己,見證自己了,而是盡其所能地交通自己的實際經歷,和弟兄姊妹互相取長補短,流露敗壞性情也有意識地解剖亮相自己。看到老姊妹們不交通,我也不像以往那樣小瞧、貶低他們了,而是憑愛心幫助,讓她們多讀幾遍再交通。我能有這麼一點點的變化,這都是神的刑罰審判達到的果效,我從心裡由衷地感謝神對我的拯救。

文章轉載:中文聖經

延伸閱讀

信神的正確觀點 我因病痛折磨走投無路時信了主耶穌,經朋友耐心講解,我知道了主耶穌為了拯救人類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人只要向主認罪悔改,罪就得赦免,並從主那裡得著豐富的恩典和平安、喜樂,以後主來的時候還要把我們接進天國裡永...
神喜歡謙卑的人 我出生在一個農民家庭,從小因家裡比較貧窮,遭到親戚、朋友的歧視,為此我暗立心志,將來一定要做出一番成績讓他們刮目相看。長大後,我在技校學了一門技術,因著自己聰明好學,我比其他的同學學得都快,因此我也得...
末班車 東北的三九天格外寒冷,刺骨的北風中還夾雜著大片的雪花,伴著暮色降臨,路上的行人也隨之少了起來,這時從稀稀拉拉的行人裡急匆匆地走來一位中年女子,她叫丁香。丁香傳了一天的福音,此時的她雖然有些疲憊,但是她...
脫罪之路 我原是靈恩派的一名講道人,2012年的春天,一姊妹多次耐心地把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傳給我,我被神的話語打動,從此便跟隨了全能神。來到全能神教會後,有一次聚會最讓我刻骨銘心,因聚會和宗教的聚會不一樣,有聖靈...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