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知返

我是一個「零零後」女孩,我們這一代幾乎都是「電子控」和「追星族」「電子控」就是缺不了電視、電腦和手機,「追星族」就是每天嘴裡三句離不了自己崇拜的明星、偶像。

先說「電子控」吧,看電視主要會看偶像劇,玩電腦和手機主要就是玩網絡遊戲。我的同桌是個男生,他的書包裡、本子上都是遊戲人物。不管哪國的遊戲語言他都會說。他有一個很厚的本子,本子的每一張紙上都寫滿了遊戲語言。我問他:「你也太浪費了吧?」他很高傲地說:「你懂什麼!這叫范兒,你真OUT!」我又問:「遊戲就那麼好玩?」他得意地說:「那當然了,我告訴你,我從外國遊戲網站上發現了一個很刺激的遊戲,一槍崩一個!我已經有很多Q幣了,你要想玩的話,我看在你是我同桌的份上,送你一萬個。」他還給我炫耀說:「我有十多部手機呢,還有幾個平板電腦,每個上面都有一款遊戲。」我不解地說:「你玩遊戲就那麼著迷啊?誰給你買的手機啊?」他說:「我媽給買的,我跟我媽搞交易,她要是給我買手機,我就考前五名,要不買,我就考0分。」手機,電腦,遊戲,追星族,電子控,迷途知返

現在的男生像我同桌這樣的已經很多了,我們全班、甚至全校的男學生幾乎都跟我的同桌一樣沉迷網絡遊戲。

再說普遍都是「追星族」的女生,她們聽各自偶像的歌,看偶像演的電視劇、綜藝節目,關注偶像的微博……反正只要是跟她們的偶像有關的一切,她們都要關心。我們學校有一千多個女生,多數女生都有她們偶像的照片。比如她們都非常喜歡EXO和TFboys的,這兩個組合在我們這一代最火了。我們班有一個女同學特別崇拜TFboys裡的王源。有一次,我聽到她們在聊天,隔壁班的一個女生問我們班崇拜王源的女生:「你要是見到王源,會怎麼樣啊?」她很激動地說:「我要是見到王源,死也沒有遺憾了。」我當時聽到之後驚呆了,但是我旁邊的幾個女同學也跟著迎合:「對、對……我要是見到我的偶像也會這樣。」看著她們討論各自偶像時的熱烈情緒,我漸漸發現自己與班上的女同學沒有共同語言,因我原本就是一個只知道學習並不怎麼追星的女生,但自從進入初中,看著身邊的女同學都在討論著各自崇拜的偶像,而自己卻插不上話,覺得自己再這樣下去就徹底被孤立了。於是為了不被這個「追星集體」淘汰,我也開始了解明星,我看同學都崇拜哪些明星,我就回家從電腦上搜出來加以研究,當我對很多明星都有了一些了解後,我也能和其他女生融合在一起了。

但沒想到的是,當我開始漸漸融入到追星的狂潮中時,全能神末世作工臨到了我。親戚來給我的父母傳福音,我也隨父母一起考察神的作工,通過一段時間的聚會讀神的話語,我知道了神對待年輕人沉迷網絡和追星的態度,同時也看到神將這種現狀的根源與實質揭示得清清楚楚。全能神說:「現在的年輕人,尤其那些十六七歲的孩子,除了在學校裡上學,剩下的時間都幹什麼呢?上網吧,在電腦上玩遊戲,現代人的生活多數都是這樣。遊戲裡面暴力東西挺多,那是魔鬼的世界,多數人玩遊戲時間長了都沒正事了,也不想上學了,也不想讀書了,也不想以後的前途了,更不想人生的事。現在多數的年輕人思想靈魂裡都是什麼東西?吃,喝,然後就是打遊戲。他們嘴裡說的那些話、那些事,心裡想的那些事都是非人類的事,思想裡的那些東西已經不能用『骯髒』『邪惡』這兩個詞來形容,太多的東西是非人類的東西。你跟他說正常人性的事,講正常人性的話題,他聽不進去,不感興趣,不願意聽,一聽就撓頭,一聽就反感,與正常的人類沒有共同語言,沒有共同的話題,反倒是跟他們同類的人在一起有話題。……外邦人有一個詞叫『頹廢』,人總打遊戲,總玩電腦,被遊戲的打打殺殺還有虛擬世界那些東西灌滿了,正常人性的東西就被它剝奪了,被它充滿、侵佔了,人思想的空間被它侵佔了,這樣人就頹廢了,就沒有正常人性了。」(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年輕人應看透世界邪惡潮流》)「社會潮流是現在才有的嗎?(不是。)那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有的呢?能不能說自從撒但開始敗壞人的時候就有了呢?(可以。)那這個社會潮流包括什麼?(穿著打扮。)這是人常接觸到的。穿著打扮、時尚、服裝潮流,這是一小方面。人常常說的一些社會流言算不算?(算。)人所嚮往的生活方式算不算?(算。)人所喜歡的歌星、明星,人喜歡讀的雜誌、小說算不算?(算。)對你們來說哪一方面的潮流能敗壞人呢?哪一方面的潮流對你們的誘惑最大呢?(追星。)……撒但敗壞人無時不在,無處不在,讓人防不勝防,讓人身不由己,在你不知不覺的情況下,讓你在沒有任何意識的情況下就接受了它的思想,接受了它的觀點,也接受了從它來的邪惡的東西;而人接受完之後還不以為然,還把它抱著當寶貝一樣寶愛,任由它擺佈,任由它玩弄,人就這樣被撒但敗壞得越來越深。」(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五》)手機,電腦,遊戲,追星族,電子控,迷途知返

若不是神話語的揭示,我永遠也不會知道網絡遊戲與追星是撒但敗壞人的一種方式,屬於邪惡的社會潮流,撒但正是利用這些潮流來敗壞本來就身心不健全的年輕人。就像我,本來對追星不感興趣,但是為了不被我的同學歧視,所以就緊跟上社會潮流,也開始選擇追星。當我的心思一投入其中時也難以自拔了,心不知不覺地被那些所謂的「明星」、「偶像」的一舉一動所吸引,甚至花費大量的時間與精力去關注他們,模仿他們,並把他們當作自己應該追求達到的目標。現在我才明白原來自己中了撒但的詭計,為了跟上邪惡潮流不惜犧牲性命,若不是神話語的揭示,我還根本認識不到自己已經走上了一條通向墮落與沉淪的歧途,於是我開始有意識地背叛自己的肉體喜好,儘量約束自己不再接觸那些有關「追星」的各種東西,但因著我被撒但敗壞太深,根本沒有自我超脫的能力,有時還經不起撒但的誘惑。

記得有一次,我在上網查找學習資料時突然看到了我以前崇拜的一個明星的演唱會,我就守在電腦前一直看到半夜,雖然當時看著挺過癮,但第二天我心裡有種不平安的感覺,感覺很受責備。我把這件事告訴了媽媽,媽媽對我說:「你現在是一名小基督徒,已經知道迷戀『明星』屬於拜偶像,追星屬於撒但敗壞人、使人遠離神的邪惡潮流,但因著你讀神的話還太少,對撒但興起的各種邪惡潮流的危害認識的還不深刻,還容易上撒但的當,做出不合神心意的事,所以你這種不平安的感覺就是來自於神的責備管教,是神讓你及時醒悟,儘早棄絕撒但的引誘與試探。」接下來,我和媽媽一起看了兩段神的話:「你一旦受了影響,這些東西進到你的思想裡就成一種毒素了。這種毒好不好往外清啊?這種毒素只要你不識破它,你就不能完全放棄它,你一天受它的影響,你就一天受它的攪擾,受它的控制。這事怎麼解決?好不好解決?你們想不想放下這些東西?有時候琢磨琢磨:『放下這些東西有點捨不得,為什麼要放下呀?有這些挺好的,好容易裝到裡面了,這不算什麼毒吧!』你有這思想你就放不下,實際上是你自己願意抓著,不是你放不下,不是你難放下。所以說在你身量幼小的時候,就得儘量遠離那些能腐蝕你心靈、能讓你中毒的東西,因為現在你沒有分辨,還挺輕狂,你心裡裝備的正面東西太少,沒有任何真理實際。」「人應該常常求告神,不要陷入試探,不要被撒但迷惑,在這個邪惡的時代,在這個污鬼、魔鬼群居的時代,祈求神的恩待,祈求神的保守常常與你同在,讓神看顧你、保守你,使你的心不遠離神,爭取能達到用心靈和誠實敬拜神。」(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年輕人應看透世界邪惡潮流》)

媽媽語重心長地說:「孩子,追星屬於一種邪惡潮流,是撒但的毒素,一旦進到咱的思想裡就不容易脫去。神的話已經告訴咱,這些東西都是苦害人的。憑自己勝不過去,得依靠神背叛肉體,才能棄絕撒但,成為神喜悅的一名名副其實的小基督徒。」

聽了神的話和媽媽的交通,我明白了僅僅是認識到撒但利用社會邪惡潮流迷惑人、敗壞人還遠遠不夠,因為人自己沒有戰勝罪惡的能力,尤其是我們這些人性還不成熟的年輕人,更是隨時隨地都能陷入到撒但的試探當中,所以,除了多讀神的話,還要時常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求神保守自己的心不被撒但引誘、迷惑,只有這樣,才能獲得神的看顧與祝福,恢復正常人該有的樣式,走上追求真理、敬拜神的人生正道。於是,我趕緊來到神的面前禱告並立下心志,以後一定按神所要求的去實行,也求神保守我的心,加給我實行真理的決心與勇氣,徹底遠離那些能腐蝕我心靈的屬撒但的東西,好好追求真理,滿足神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