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被軟禁的日子

「爸爸,你知道信神好,你也常說我信神後懂事了,知道關心體貼人了,可為什麼還這樣逼迫我和媽媽呢?」張敏幾乎要哭出聲來,可爸爸拍著桌子大聲說:「你不想活了?共產黨正在到處抓捕信全能神的人,村書記剛走,他已經開始懷疑你了,你以後哪兒都不許去,就在樓上呆著不能下來,我已經給你弟媳說了,讓她時時看著你……」張敏知道爸爸以往對她們信神的事並不反對,但今天卻一反常態,原來是因著現在中共政府瘋狂抓捕信全能神的人,可憐的爸爸被中共的謊言蒙蔽,竟成了中共利用的對象,用這種軟禁的方式來限制她的自由,此時張敏的心裡恨透了中共這個惡魔。

第二天早上,張敏心想:從小爸爸就很寵她,她信神是走正道沒有錯,昨天可能只是嚇嚇她,並不會真的把她軟禁起來。吃過早飯,她小心翼翼地對爸爸說:「我有事想出去一趟。」爸爸滿臉怒氣地對弟媳說:「跟著她,她上哪兒你就跟到哪兒。」無情的現實把她的想像打破了。一想到電視上人被軟禁的畫面,張敏直感到胸口發悶,心裡很壓抑,她轉身回到自己的房間,跪在地上向神默默地禱告:「全能神啊!我知道這是撒但的詭計,現在家人受中共的迷惑把我軟禁在家不許出門,以此不讓我信神,此時我心裡很難受,很軟弱,願你加給我受苦的心志,使我能靠著你有信心站住見證。」禱告後,她心裡不那麼難受了。又想到這幾天來,家人、親戚都在給她施加壓力。昨天表哥說:「在鄉政府上班的朋友說了,現在信全能神的人越來越多,政府擔心人都信神了,就沒有人再聽他們的了,因此他們實施大抓捕,還專門給信全能神的人辦了洗腦班……」聽到這話張敏心想,自己只是想好好信神,走人生的正道,為什麼就這麼難呢?她第一次感受到在中共掌權的國家裡想要信神真的好難!過了一會兒,張敏打開門四下瞧瞧沒人,就輕手輕腳地找到神話語書,她趕緊打開神的話看起來,看到全能神說:「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而這幫看家狗怒目圓睜,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機將其一網打盡,再沒有『安樂』之地,這樣一座鬼城的人怎能看見過神?哪裡享受過神的可親可愛?哪裡懂得人間之事?誰能明白神急切的心意?難怪神道成肉身隱祕萬分,就這樣的黑暗的社會魔鬼慘無人道,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讓可愛、善良而又聖潔的神存在?它怎能對神的到來拍手稱快?……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看著神的話,張敏真切感受到自己此時的處境就如神的話中揭示的一樣,渾身被捆得結結實實,沒有一點人身自由。神造了這個世界,造了這個人類,神供應著每一個人的生命,我們人類信神敬拜神天經地義,可中共無神論政黨它表面上說信仰自由、公民享有人身自由權,實際上卻根本不允許我們信神走正道,並用各種卑鄙手段來迷惑、恐嚇、抓捕迫害信神的人。中共逆天而行的目的就是想取締神的作工,讓人繼續受它控制,受它的蹂躪。看到家人、親戚因被中共這個魔頭迷惑,才攔阻自己信神,是中共挑撥自己和家人的關係,給家庭帶來不和,這一切全都是中共造成的。在神話語的帶領下,張敏終於看透了中共抵擋神的醜惡嘴臉。同時心中更加感受到神的美善,不管何時何地神就是自己真實的依靠。
Call-for-God,呼求神,禱告

一天、兩天、三天……半個多月過去了,張敏一天天數算著這難熬的日子,可爸爸卻並沒有放鬆的意思,除了吃飯,其他時間只讓她在房間裡呆著。她覺得自己就像關在籠子裡的鳥一樣,想飛卻飛不出去。張敏在心中向神默默禱告:「神啊!你的福音工作已經面向全宇擴展開了,我是個受造之物理當盡上我該盡的本分,我也想去傳福音,可是現在我被軟禁在家裡,神啊!我該怎麼辦呢?願你為我開闢出路。」一天晚上,媽媽從外邊回來塞給張敏一張紙條,告訴她弟兄姊妹都非常擔心她,怕她在這樣的環境裡消極、軟弱,讓她多依靠神,大家都在為她禱告,願神加給她信心,張敏聽了媽媽的話很受感動。她打開紙條看到上面寫著好幾首神話語詩歌的序號,簡單的幾個數字裡傳遞著弟兄姊妹之間的愛,她感到心裡暖暖的。過了一會兒,媽媽看著她欲言又止,她問媽媽:「怎麼了?」媽媽慎重地說:「這些天你爸一直不讓你出門,昨天村書記又來找你爸了解你信神的情況,現在看來,你在家裡根本就沒法信神,並且處境也很危險,因中共知道了你信神後隨時都會來家裡抓捕,我考慮好幾天了,你要想信神就只能離開家,你願意嗎?」張敏望著媽媽說:「被軟禁這半個月,我哪兒也去不了,這樣下去根本沒法信神,其實我早幾天都這樣想了,既然這樣那事不宜遲,明天一早趁爸爸還在睡覺,我就趕緊走吧,我想好了,要不就先去外地我以往傳的同學那兒……」媽媽眼圈紅紅的,說:「張敏,你能這樣作決定,媽媽為你高興,這是神對咱們的愛,咱們依靠神把這事交在神手中。」接著她們一起為張敏明天離開家共同作了禱告,願神帶領,她們還偷偷地聽了一首神話語詩歌:「應該為真理受苦,為真理而獻身,為真理而忍受忍受屈辱,為了得著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難,這是你該做到的。……應當追求一切美善的事物,追求更有意義的人生的道路。」(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當為真理捨一切》)聽著詩歌,張敏的心裡很受激勵,感到神就在她身邊,她裡面有了為得真理不向撒但勢力屈服的決心,也更加堅定了要為神站住見證的信心與勇氣。這時候她也明白了藉著這樣的環境神也在鍛煉她,一方面是讓她分辨中共抵擋神的邪惡實質,一方面是鍛煉她在惡劣的環境中能夠學會依靠神,生命儘快長大……

第二天,張敏很早就起來了,她聽到隔壁房間爸爸的鼾聲,媽媽已給她簡單收拾了行李,張敏心想媽媽昨晚一定也沒睡好吧!一想到自己就要離開父母,踏上一個新的人生路程,她有些期許,又有些不捨,若不是中共的逼迫,她在家也同樣能信神、盡本分,家人也不會受中共的謠言迷惑而這樣軟禁她。但藉著這個環境也使她對中共與神敵對的實質看透了一些,讓她明白現在就是靈界的爭戰,撒但窮凶極惡、不擇手段地抓捕信神的人,想以此來攔阻我們信神,妄想把我們從神的手中奪走,但神發表話語供應各方面的真理讓我們能看透撒但的實質,從而跟隨神走人生正道,張敏知道,今天她邁出這一步將會成長一大步。

天沒亮張敏和媽媽已經到了車站,媽媽戀戀不捨地把行李包遞給張敏,媽媽沒有說話,只是用手輕輕地給張敏捋好被風吹亂的長髮。張敏不經意間看到媽媽的頭上不知什麼時候又新增了白髮,那一刻她的心很痛,她努力擠出一絲笑容說:「媽,我走了,雖然村幹部暫時沒有注意到你信神,但你在家裡也要處處小心啊!」說完她忍著眼淚轉身向火車進站口走去。張敏知道此時媽媽肯定在身後看著她,她不敢回頭,只有在心裡告訴媽媽:媽媽,請別為女兒牽掛,你經常告訴我,我是在神的看顧保守中長大,受造之物敬拜神天經地義,我們各有各的使命,我要去盡上我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傳福音見證神,把更多的人帶到神面前,讓我們得著神末世的救恩,這比任何事情都有意義、有價值。

火車啟動了,雖然沒有同伴,但張敏知道自己並不孤單,因在以後的日子裡有神陪伴在她的身邊,望向窗外,想到終於掙脫了被軟禁的日子,心裡稍感釋放,她看到遠處黑夜中的那一盞明燈,已經離自己不遠了……

讀後感:禱告神真的很重要,禱告神人就有方向,就有力量。但原來禱告還真的有祕訣,你知道嗎?立刻分享:禱告有幾大秘訣,你知道嗎?

延伸閱讀

「好人」新定位 我十三歲就跟著媽媽信了主耶穌,信主後也努力恪守主的教導:愛人如己、包容忍耐。每次去親戚朋友家我都會主動幫忙幹活;我也常常把自己的零花錢施捨給那些乞討的人;看到村裡的老人提水,我也會主動去幫忙。因著我這...
只要掌握三方面,就能進入真實的禱告... 在日常生活中,禱告常常會被我們忽略,很多時候,我們到神面前禱告就是應付應付、糊弄糊弄,走走過程,從來沒有把心交在神面前,跟神有真實的禱告,只是臨到事了才趕緊來到神面前,向神祈求仰望。因著這樣的態度,導...
說真心話,真輕鬆 我是一個心直口快的人,在與家人或朋友相處的時候,都是有什麼就說什麼。記得上高中的時候,一次班主任當著全班同學的面表揚我和另一個同學,說我們是「陽光男孩」,家人和朋友對我的評價也是「沒有壞心眼」「說話直...
從魚和魚竿得到的啟發 一天下午,我和一個姊妹在商量教會工作時發生了分歧。我們各持己見,越說聲音越高,越說臉色越紅,說到最後還是誰也不願聽從對方的建議。沒辦法,我們乾脆各人端起茶杯回各人的房間,結束了這次不愉快的交談。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