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和華」「耶穌」神的名為什麼不一樣?

金秋時節,枯萎的黃葉在微風的吹拂下,慢慢悠悠地從樹上飄落下來,地上鋪了薄薄的一層。一棟居民樓裡,張永信坐在書桌旁,微皺眉頭邊翻看聖經邊輕聲嘀咕:「舊約中神的名叫耶和華,新約中神的名叫耶穌,神的名字為什麼不一樣呢?」就在張永信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響起了敲門聲。

原來是多年不見的老同工楊明智來了,只見張永信與楊明智坐在一起高興的談論著,不知不覺一個小時悄然流走。張永信突然想到神名的問題,就對楊明智說:「明智,我正好有個問題不太明白,我們共同探討一下怎麼樣?」

楊明智放下手中的水杯,說道:「感謝神!那你說說看,我們靠著神一起交通探討。」

張永信急忙問道:「舊約中記載神的名叫耶和華,新約裡又說神的名叫耶穌。神的名字為什麼不一樣呢?這個問題一直困擾著我,令我百思不得其解。明智,你對這個問題是怎麼看的?」

楊明智微笑著說:「永信,我以前也和你有一樣的困惑。感謝神的帶領引導,使我現在明白了這個問題。要想明白這其中的原因,我先問你個問題,你說神起初有名字嗎?」

張永信回答道:「創世紀中記載,神起初就叫耶和華啊!」

楊明智看看張永信,認真地說:「多少年來,我們一直認為神起初的名字就是耶和華,並對此深信不疑。直到我看到一本屬靈書籍中的話語,我才明白,這都是我們自己的想象,不是實情。要不,我給你讀段話怎麼樣?這對我們認識神很有益處啊!」

緊皺眉頭、正在思索的張永信點點頭。楊明智從包裡拿出一本書籍,打開讀道:「你要知道,神原本沒有名,只是因著要作工作,要經營人類,他才就此取一個名,或兩個名,或更多的名,他叫哪個名不都是他自己自由選擇的嗎?還用你——一個受造之物來定規嗎?神自己的名是按照人所能領受到的,是按照人類的語言來叫的名,但這名人概括不了。」(摘自《作工異象(三)》)在我們觀念中認為神起初的名字就叫耶和華,這些話語卻清楚地告訴我們神原本是沒有名字的,神的名是從作工拯救人的時候才有的。我查考聖經時也發現出埃及記3章13節、15節中記載:「摩西對神說:我到以色列人那裡,對他們說:你們祖宗的神打發我到你們這裡來。他們若問我說:他叫什麼名字?我要對他們說什麼呢?神又對摩西說:『你要對以色列人這樣說:耶和華——你們祖宗的神,就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打發我到你們這裡來。’耶和華是我的名,直到永遠;這也是我的紀念,直到萬代。』這就更加證實,神起初是沒有名字的,神就叫神,耶和華這個名是神帶領以色列民出埃及時所取的名,神就以耶和華這個名開始了律法時代的工作。」

張永信點點頭說道:「你別說,你讀的這段話把問題說得很明白,並且也有聖經根據。看來,神起初真是沒有名字,神的名字就是神,我以前怎麼就沒看出來呢!明智,神在律法時代叫耶和華,後來又叫耶穌,神是一位神,名字為什麼不一樣呢?你再說說這個問題。」

楊明智看著張永信不解的樣子,不禁想到當初自己也是這樣的迷茫,楊明智一邊翻著手裡的書籍,一邊說道:「永信,你別急,這本書裡的話能解決你一切的問題。」說完,把書籍遞給了張永信,接著說:「你來讀讀這段話就明白了。」

張永信接過書籍,認真地讀著:「神在每個時代都作新的工作,都叫新的名,他怎麼能在不同的時代作相同的工作呢?⋯⋯為什麼耶和華與耶穌是一,但他們卻在不同的時代叫不同的名呢?不都是因為工作時代不同嗎?就一個名能將神的全部都代表了嗎?這樣,只有在不同的時代來叫不同的名,以名來更換時代,以名來代替時代,因為沒有一個名能將神自己代表得完全,只能將神的具有時代性的性情代表出來,只要能將工作代表出來即可。所以,神能選用任何一個適合他性情的名來代表整個時代。

『耶和華』這名是在以色列當中作工我所取的名,其原意就是能憐憫人、能咒詛人,又能帶領人生活的以色列人(即神的選民)的神,是大有能力、滿有智慧的神;『耶穌』本是以馬內利,原意是滿有慈愛、滿有憐憫的救贖人的贖罪祭,他是作恩典時代工作的,是代表恩典時代的,只能代表經營計劃當中一部分工作。就是說,只有耶和華是以色列選民的神,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摩西的神,也是所有以色列眾百姓的神。所以當代的以色列人除了猶太邦族以外,人都敬拜耶和華,為他獻祭在祭壇上,在聖殿裡穿祭司袍事奉耶和華,他們所盼望的是耶和華的再現。只有耶穌是人類的救贖主,是將人類從罪中救贖出來的贖罪祭,就是說,耶穌這個名來自於恩典時代,也是因著恩典時代的救贖工作而有的。耶穌這個名是為著恩典時代的人能夠重生得救而有的,也是為了救贖整個人類而固有的名。所以『耶穌』的這個名是代表救贖工作的,也是代表恩典時代的,『耶和華』這個名是為著律法下的以色列民而固有的名。每一個時代每一步作工,我的名都有代表意義,不是無根無據的,就是每一個名都代表一個時代。『耶和華』代表律法時代,是以色列人對他們所敬拜的神的尊稱;『耶穌』是代表恩典時代,是恩典時代所有的被救贖之人的神的名。」

所以說,一次來了叫一個名,代表一個時代,開辟一個新的出路,一步新的出路是一個名,這就代表神是常新不舊的,他的工作不斷向前發展。歷史不斷向前發展,神的工作也是不斷向前發展的,六千年經營計劃要結束,必須是不斷地向前發展,天天作新的工作,年年作新的工作,開辟新的出路,開辟新紀元,開辟更新的工作、更大的工作,隨之,帶來新的名,帶來新的工作。」

張永信讀完,還在專注的看著書籍上的話語,楊明智接著說道:「從這些話中我們明白,神的名是隨著時代的轉移、工作的轉變而更換的,而且神是以名來劃分時代,神每作一步工作,都要用一個具有時代意義的特定的名來代表他本時代的工作以及所發表的性情,這是神作工的原則。就如神以『耶和華』這名開始了律法時代的工作,『耶和華』這個名代表了神在本時代向人發表的威嚴、烈怒、咒詛、憐憫的性情。耶和華頒布律法誡命,帶領初生的人類在地上生活,遵守律法誡命就蒙神祝福,觸犯律法誡命就遭到神的懲罰。到了律法時代末期,因著人越來越敗壞,守不住律法,到了無祭可獻的地步,將面臨著被律法處死的危險。在這樣的背景下,神又以『耶穌』這名開辟了恩典時代,結束了律法時代,而『耶穌』這個名原意就是滿有慈愛憐憫的救贖人的贖罪祭,代表神作的救贖工作以及神慈愛憐憫的性情。主耶穌在本時代賜給人豐富的恩典與祝福,最後為人釘十字架,將人從撒但手裡救贖出來,從那時起,人就開始禱告呼求耶穌的名。從中不難看出,神是以名劃分時代,並且在每個時代所取的名,都代表神本時代的工作以及所發表的性情。」

張永信恍然大悟般地連連點頭:「哎呀,原來是這樣啊,神是以名來劃分時代,在結束舊時代、開辟新時代時,神就以特定的名來代表他本時代的工作以及所發表的性情。哎,對了,明智,啟示錄中預言:『得勝的,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作柱子,他也必不再從那裡出去。我又要將我神的名和我神城的名(這城就是從天上、從我神那裡降下來的新耶路撒冷),並我的新名,都寫在他上面。』(啟3:12)這裡說到『新名』,難道主再來時還要更換新名嗎?」

楊明智:「是啊!預言是出於神的,這不會有錯。既然說『新名』,主再來時就不叫耶穌了,因為恩典時代已經過去了,神要以新名開辟新時代的工作。」

張永信急切地說:「明智,那主再來的『新名』,聖經裡應該也有預言才對吧!」

楊明智說道:「當然有,啟示錄1章8節:『主神說: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阿拉法、俄梅戛是希利尼字母首末二字),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11章16、17中也說:『在神面前,坐在自己位上的二十四位長老,就面伏於地,敬拜神,說:昔在、今在的主神——全能者啊,我們感謝你!因你執掌大權作王了。』還有啟示錄4章8節、16章7節、19章6節等多處經文都預言了神在末世的新名叫『全能者』。」

張永信翻看聖經說道:「可不是咋地,原來主再來的新名就叫全能神。怪不得我們遲遲等不到主來,原來神再來是換了新名,我們連神的新名都不知道,怎麼迎接到主的再來呢!真是感謝主!今天不僅使我明白了神為什麼會更換名字,也知道了主再來的新名,這就不愁迎接不到主了。明智,你可是明白得越來越多了,要不是今天你來,我哪能明白這些啊!」

楊明智:「這都是神的恩待,是我從這本書中明白的啊,這本書裡的話能解決我們所有的問題。」

張永信拿起書籍,認真地看著說:「那這本書可真是寶貝啊!明智,這本書能借我看看嗎?」

楊明智:「感謝神!我今天來,就是要把這本書送給你的。」

張永信高興地:「這太好了,你可是給我送了個寶貝啊!」

楊明智與張永信相視而笑⋯⋯

法國-小微

推薦閱讀:

信仰路上,一場意外的收穫!

你知道怎樣分辨真假基督嗎?

聰明的撒瑪利亞婦人

主耶穌再來的7條預言

延伸閱讀

這些基督徒為何在地獄中? 一個基督徒朋友與我說了他看到的一個視頻故事。 故事講述說:一個人死後,感覺一切都變成了黑暗,他被一些不知名的生物帶著在黑暗的隧道裡走。在又冷又暗的隧道裡,他聽見了恐怖的尖叫聲和哀嚎聲,並看見巨大的蛇...
【每日讀經】由「摩西打發人探迦南地」引發思考... 聖經舊約記載:「摩西就照耶和華的吩咐,從巴蘭的曠野打發他們去;他們都是以色列人的族長。」(民13:3)「探子中有人論到所窺探之地,向以色列人報惡信,說:我們所窺探、經過之地是吞吃居民之地,我們在那裡所...
只為主勞苦作工能不能進天國?! 陳忠從小就隨母親信主,聚會時他常常聽到牧師講:「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後4:7-8)弟兄姊妹!我們信主只要勞苦作工...
經文上提到的「進窄門」是甚麼意思?... 一天晚上,春光心思沉重地坐在寫字台前,打開馬太福音七章十三至十四節讀道:「你們要進窄門。因為引到滅亡,那門是寬的,路是大的,進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門是窄的,路是小的,找著的人也少。」這兩節經文春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