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誰把聖經給加添了?

一九九四年因丈夫有病我信了主耶穌,因著丈夫的病好了,我對主的信心也更大了,每一次聚會都不落下。聚會時牧師就經常給我們講:「現在已經是末世了,主快來接我們了,所以我們一定要守住主的道,不能離開聖經,也不能上別的教會去聽道,尤其是聽『東方閃電』的道,他們講的很多內容都超出了聖經,咱們要是聽他們講道就是背叛主,經上說:『我向一切聽見這書上預言的作見證,若有人在這預言上加添甚麼,神必將寫在這書上的災禍加在他身上;這書上的預言,若有人刪去甚麼,神必從這書上所寫的生命樹和聖城刪去他的分。』(啟示錄22章18:19)所以我們信主就只看聖經,其餘任何的書籍我們都不能看。」所以我們一直都是嚴格地按著牧師給我們講的去做。

2003年的一天,我到外地的姑姑家去串門,遇見幾個弟兄姊妹,他們都很熱情地和我交通信主的一些經歷,我聽他們交通得可好了,這些對經文的領受是我從來沒有領受上來的。他們的經歷也很實際,我們聚會的時候從來都沒有聽過這樣的經歷,就連我們的牧師也沒有他們經歷得好啊!他們的交通深深地吸引著我。正在我聚精會神地聽著他們交通的時候,其中一個姓楊的弟兄從包裡拿出一本書,並說:「神來作新工作了,又發表了新的話語,我們剛才交通的這些認識都是從神的最新說話中明白的……」我一聽神來作新工作了,心裡「咯登」一下,心想:剛才聽他們交通還覺得挺好的,怎麼這麼一會又換了一本書,還說是神新的發聲說話,這不是超出聖經了嗎?這不是在聖經以外又加添了嗎?啟示錄上明明說了聖經的話不許加添、不許刪減,他們卻說神又發表話語了,這怎麼可能呢?我越想越害怕,覺得這可是大事,牧師給我們講了,在聖經以外加添那就是要被定罪的啊!還叫我們不能聽。於是我再也不聽他們的交通了,把臉一拉坐在炕上一聲不吭。

弟兄見狀就耐心地與我交通,但是他們怎麼交通我也聽不進去,最後不耐煩地說:「你們還說神發表話語,那也不對勁啊!經上明明說:『我向一切聽見 這書上預言的作見證,若有人在這預言上加添甚麼,神必將寫在這書上的災禍加在他身上;這書上的預言,若有人刪去甚麼,神必從這書上所寫的生命樹和聖城刪去他的分。』(啟示錄22章18:19)所以你們是在經上加添,bible.這是被定罪的,我是不會聽你們的。」楊弟兄微笑著對我說:「姊妹,我們若是細心看這處經文就能看到,啟示錄中說的是若有『人』在這預言上加添什麼,那這人就有禍了,並不是指神說的。我們人不能用這話來定規神,神的工作神可以隨便作、隨便說,神的事神自己說了算……可是,不管弟兄怎麼交通,我都聽不進去。拉個臉子,也不瞅他們,坐那一聲也不吱。越聽越覺得他們講的不是聖經的話,越聽心裡越煩,怎麼也聽不進去了,就不耐煩地說:「你們別說了,你們說的再對我也不跟你們信。」楊弟兄看我這樣的態度也就沒再說什麼。這時姑姑就把我叫到另外一個屋,勸我說:「小霞,咱信主這些年天天盼著主來,今天主真的來了,咱可得好好聽聽,你忘了聖經上說:『虛心的人有福了! 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哀慟的人有福了! 因為他們必得安慰。溫柔的人有福了! 因為他們必承受地土。 渴慕義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飽足。』(馬太福音5:3—6)你看你剛才說的那話,你們說的再對我也不信,這話合乎主的心意嗎?還有你剛才那個態度是信主之人該有的嗎?信道是從聽道來的,咱們不聽怎麼能知道對錯呢?」聽了姑姑的話我覺得有道理,弟兄好心給我交通,告訴我神回來了,不管怎麼樣,我不應該那樣對待弟兄,是對是錯我是應該虛心尋求一下。這時我也帶著點笑容和姑姑進了屋。大家看我臉上有了笑容,楊弟兄高興地說:「我們今天能夠在這裡見面,相信是主的安排,那我們就唱首詩歌吧!」接著就打開錄音機,放了一首經歷詩歌:「我走在國度的路上,抬起頭來把神仰望,你那慈祥的面容向我微笑,溫柔的話兒留在我心上。你為我操碎了心,唯恐我流落在異鄉。自從我信你靈裡才剛強,我才健步走在這路上。」(摘自《跟隨著羔羊唱新歌·我走在國度的路上》)聽著這首歌,感覺這話都說到我心裡去了,沒想到他們教會有這麼好的歌,我不由自主地跟著打著節拍。

唱完歌之後楊弟兄又要跟我交通,我一看就急忙打斷弟兄說:「別說了,我真的不能跟你們信!」弟兄姊妹看我還是不聽,也不再硬與我交通了,就都回家了。這時,屋裡就剩下楊弟兄和張弟兄,張弟兄一要與我交通,我馬上就說:「快別說了。」我一句話也不讓他說,把弟兄急得在屋裡轉來轉去。不一會,張弟兄手拿一本聖經走到我跟前,微笑地說:「姊妹,你看我拿的是啥?」我心想:你這真是沒話找話,還拿本聖經來考我,也太幼稚了吧,我都信主十來年了,聖經我還能不認識!我略帶藐視地笑了笑,隨口就答:「這不是新舊約全書嗎!」弟兄不急不慢地把聖經舊約新約從中間分開,用手指著舊約問我:「你說這部分是啥?」我輕慢地說:「這是舊約。」弟兄又指著舊約不慍不火地對我說:「你說舊約工作是誰作的?」我很傲氣地說:「耶和華作的唄!」他又指著聖經新約問我:「這裡的工作是誰作的?」我脫口而出:「主耶穌作的!」緊接著張弟兄又問我:「姊妹,你說主耶穌沒來時有新約嗎?」我說:「那哪有新約呀!」張弟兄加快語氣說:「那新約是誰帶來的?」我順口說:「主耶穌帶來的。」 張弟兄說:「舊約上也有不可加添不可刪減這話,那我們為什麼還會接受主耶穌帶來的工作呢?」我說:「哪有啊!我怎麼沒看見?」

弟兄把聖經翻到舊約,說:「姊妹,你看:『以色列人哪,現在我所教訓你們的律例典章,你們要聽從遵行,好叫你們存活,得以進入耶和華你們列祖之神所賜給你們的地,承受為業。所吩咐你們的話,你們不可加添,也不可刪減,好叫你們遵守我所吩咐的,就是耶和華你們神的命令。』(申命記4:1-2)『凡我所吩咐的,你們都要謹守遵行,不可加添,也不可刪減。』(申命記12:32)

看完這話,我很驚訝:「是啊!我咋沒發現呢?舊約聖經中還有這句話?」張弟兄稍帶一點幽默地表情說:「那你說耶和華囑咐的不可加添,不可刪減,那主耶穌來了怎麼給加添這麼厚一本新約呢?」聽到這話,我一下愣住了:「哎呀,真的,舊約就吩咐了,不可加添,也不可刪減。這在舊約以外咋加添這麼多呢!」張弟兄說:「那神再來的時候,神是作舊約耶和華作過的工作呢?還是作新約耶穌作過的工作呢?」 聽到這,我心裡一亮:哎呀!哪個也不能作了,還得帶來新工作,這麼說,你們傳的……兩個弟兄看到我終於開竅了,高興地說:「神是向飢渴慕義的人顯現,只要我們帶著一個尋求神的心,神就會開啟我們的,那麼關於這個問題,我們再詳細地交通一下。」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