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把我們逼上了絕路?

2006年,我隨著丈夫回到了老家,想靠做生意來維持生活。

2007年的年底,村裡新上任的村長打著「發家致富奔小康」的旗號說:「政府給村裡撥了三百萬,讓我們村把田地都蓋成溫室大棚,用來種蔬菜和瓜果,明年誰家蓋大棚,政府就給誰家一個大棚一萬元錢的補助。另外,蓋一個大棚還可以從銀行貸款一萬元錢,十年之內還完就行了。其次,每畝空地還給補助五百元,你們什麼也不用操心,到時候有專業的技術員來教你們種植……」緊接著村長又威脅我們說,凡是不蓋溫室大棚的,種地就不給水用。因為我們這裡幾乎是不下雨的,種植莊稼都是靠村裡的井水澆地。聽了村長的這番話後,村上大部分的村民都同意蓋溫室大棚了。但是連同我們家在內的幾家村民,因為考慮到不懂技術就沒有同意蓋溫室大棚。

2008年春天,我們把自己家的十二畝地都栽上了棗樹和棉花。但到該灌溉時村裡卻不給我們水用,眼看我們家種的棉花長得有50公分高了,棗樹基本也都活了,正是急需澆水的時期。沒辦法,我公公就去找隊長,但隊長不管。無奈我公公又去找村長,村長對我公公說:「你要是蓋了溫室大棚就給你水用,不蓋溫室大棚就不給水用。」我們聽了公公回來學了村長的話後都非常的氣憤,看到政府就是以權壓人,只要是不聽他們的就故意刁難。

後來,村長看我們還沒有同意蓋溫室大棚,就又威脅我們說:「以後你們家地裡的莊稼都沒有水用了,要想用水,自己拿錢去打井,不過我告訴你們,打一口井要三十萬元,你們自己看著辦吧!」萬般無奈之下,我們只能忍氣吞聲地讓他們蓋了溫室大棚。十幾畝的莊稼就這樣全部被毀了,原本種莊稼的土地也被他們用挖掘機挖了兩米多深,村長他們把挖出來的泥土用卡車拖出去給賣了。挖過的地裡全部都是大大小小的砂漿石,地裡什麼東西也不能種了。村長曾答應給我們補助,但至今我們也未見到一分錢。而且這個溫室大棚就蓋個框架放在那裡,棚裡的水泥柱子就是一點水泥與黃沙做起來的,鋼管也是一層鐵皮焊成的,若是用力就能被砸斷了,後面的牆,人站在上面還沒有走動,土就一直往下掉,而且上面什麼塑料薄膜、棉簾子一樣都沒有,全部都要自己拿錢去買。我們家一共蓋了八個大棚,光買棉簾子和塑料薄膜的錢就花了三萬元,最主要的是我們根本就不會種植,而且當初村長答應的讓專業的技術員來教我們種植蔬菜和瓜果也沒有兌現。就這樣一年下來,我們不僅沒有任何的收入,還把我們自己準備做生意的錢和公婆他們的積蓄全部花光了,並且還借了幾萬元的外債。

因著溫室大棚的質量不過關,幾個月下來,棚的框架幾乎都倒塌了,根本無法種植。村裡的人就去找村長,但是村長除了推脫以外根本就不給解決問題。眼看來年種莊稼的時間又到了,村裡的人都很著急,就找到了鄉政府。第一次去找的時候,鄉政府的人還能關心地詢問一下,之後再去找的時候,就不搭理我們了。村民就只好再找到地區,地區也像鄉政府那樣地對待我們。為此,村民又找到信訪局,紀委,市委。就這樣來來回回也不知跑了多少趟,最後,市裡能找的「父母官」,村民們都找遍了,卻沒有一個「父母官」幫我們解決問題,為此村裡的人個個都是唉聲嘆氣的。

一次,女兒生病高燒不退,家裡一分錢都沒有,公公只好一次次地去找村長,但是村長根本不管我們的死活,開著車就購買自己的年貨去了。看著病痛中的女兒,我憤恨不已:當初是你們這些「父母官」硬逼著我們蓋溫室大棚的,現在莊稼被你們毀了,泥土也被你們拖去賣了,就連溫室大棚也被你們弄成這樣,我們百姓的生活出路都被你們給切斷了,這不是逼著我們老百姓去死嗎?

溫室大棚的事情遲遲沒有解決,村裡人都怨聲載道,我們一家人也都整天憂心忡忡,不知道以後的日子該怎麼過,我從118斤瘦到了104斤。因著上告無門,我們就想把這件事拍成照片上傳到網上,想通過網絡討個說法,可當我和丈夫把照片拍好後,卻發現自從2008年7月5日省自治區發生暴亂之後,我們這裡的手機信號一直受到干擾與屏蔽,根本無法上網,無奈之下,我們只好放棄。

2009年初春,村裡幾個年輕人又為溫室大棚的事去省城自治區告狀了,原本是要去好多人的,但怕被政府人員當成暴徒對待(因為2008年7月省城暴亂砍死了好多人),大家就商量讓幾個人去。哪知他們坐了一夜的火車,剛下車,就被政府部門派去的人給軟禁了好幾天,隨後就把他們遣送回來了。後來我們村裡所有蓋溫室大棚的人商議後,決定到市委去討個說法,如果這次市委再沒有人給予解決,我們就住在市委那裡不回來了。第二天,我們大約有好幾十個人上市委。村民從早上九點一直等到十二點,足足等了三個小時。十二點多,他們終於開完會出來了,村裡人就圍著市委的人,要求給一個說法,負責人答應過幾天到我們村給我們一個交代。最終經過多次的協商後,村政府同意找人給我們修溫室大棚。可是最後修完的溫室大棚依然存在很多問題,我們再反映也沒有人給予解決了,所以修完的溫室大棚也沒有起到什麼作用。

正當我們為修溫室大棚的事而煩心的時候,村長又帶著銀行的工作人員到我們家,手裡拿著單子說:「這是你們家八萬元的貸款單,你們簽一下字吧,十年還完就行了。」我們感到莫名奇妙,氣憤地說:「我們什麼時候貸款了?我們一分錢都沒看見,為什麼要簽字?」村長看我們不簽字,一氣之下就走了。後來得知,我們種溫室大棚的人雖然沒有在貸款單上簽字,但是村委會的人居然代簽了,而貸款錢還是要老百姓還。聽到這話,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只能不住地嘆氣。心想:這是什麼政府,什麼「父母官」啊?這哪裡是帶著老百姓發家致富奔小康啊!簡直就是一群吃人不吐骨頭的貪官污吏!這哪還有我們老百姓的活路啊!有時我甚至在想:與其這樣痛苦地活著,還不如死了算了!

就在我痛苦絕望、無路可走時,全能神末世作工臨到了我。通過讀全能神的話,讓我看清了中共政府官員的真實面目,全能神的話說:「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淵面混沌黑暗,百姓哀天怨地荼毒生靈,哪有人的出頭之日?瘦小的人怎能比得過這殘忍的暴君魔鬼?」(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

從全能神的話中看到,因著中共掌權就是撒但掌權,所以人活在它的權下沒有幸福可言,到處都是不公與不義。就如村長他們為了達到自己得利的目的,不惜欺騙老百姓,說什麼每畝地都會給予補貼,技術員會來教老百姓種植,帶領大家發家致富,等等。當我們不願意蓋溫室大棚的時候,他們就用卑鄙的手段,藉著不給水澆地來脅迫我們蓋溫室大棚,導致我們只能毀了自己的莊稼蓋起了溫室大棚,可最終老百姓連最基本的生活保障都沒有了,百姓怨聲載道,但又求告無門,甚至就連不是我們貸的款,還需要我們還錢。可見中共是好話說盡,壞事做絕,他們魚肉百姓,搜刮民脂民膏,為達目的不把百姓置於死地不罷休,實在是太陰險惡毒了,中共掌權的國家真的是太黑暗了。

今天若沒有全能神話語的揭示,我永遠都不會看透世界黑暗邪惡的根源就是撒但掌控人類導致的,所以,即使知道社會黑暗但也沒有出路,只能忍氣吞聲地在這個沒有公平、公義的社會上活著,如今全能神的到來不僅揭示出了撒但敗壞人類的生活現狀,更給人類帶來了希望,讓人類能夠不再活在撒但的權下,不再受它的欺壓和捆綁,而是自由釋放地活在神的面前。正如全能神的話說:「我要撫平人間的不平,我要在全地之上作我親手作的工,不容撒但再殘害我民,不容仇敵再任意妄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二十七篇說話》)「因著神是正義的、是光明的、是聖潔無瑕的,所以,一切邪惡的、敗壞的、屬撒但的東西都將隨著神烈怒的發出而消失。」(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 》)

嚴明

推薦閱讀:揭開「父母官」的真面目

延伸閱讀

神為什麼要毀滅「大紅龍」?——對一條網絡言論的詮釋... 日前,全球知名網站「維基百科」的中英文版裡轉載了這樣一條訊息:「中國政府稱全能神教指中國正受到大紅龍(聖經啟示錄中的預言)的統治,並指出中國共產黨為啟示錄預言的在末世出來逼迫神選民的『大紅龍』,並預言...
中共用謊言愚民、暴力革命的獨裁統治已到盡頭... 歷史上有過許多次革命,每次革命都有一個目標,都有它要達到的目的。例如:「美國革命」是為國家獨立而戰,「法國大革命」是為推翻君主制……只有共產黨的創始人卡爾·馬克思明確表示他的目標是「永遠的革命」,為革...
「死飛」背後的思考 「死飛」英文名為Fixed Gear,與場地自行車是同類,「死飛」自行車,我們會看到很多騎「死飛」意外死亡的事件,並且死者多數都是15—18歲的青少年,看到這些年輕的生命在瞬間就結束了,即便是網上不斷...
中共操縱媒體作惡黑幕 媒體作為傳輸和交流、控制信息的載體,擔負著向廣大民眾傳播咨詢、報導事實、交流思想的職責,越是民主法治的國家,越是相對進步的社會,民眾可以通過媒體獲取相對客觀、公正、屬實的信息,也可以通過形式各樣的媒體...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