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動了農民工的血汗錢

誰動了農民工的血汗錢
網路圖片

在每個繁華的都市裡,總有這樣的一群人,他們辛辛苦苦地工作,為著一棟棟高樓大廈的拔地而起,為著一項項工程的順利完工出賣著自己的勞動力,他們就是最普通的「農民工」。可每年電視上、新聞裡,農民工要不回自己工資的事件從未減少過,並且上演著一幕幕的人間悲劇:

2004年8月27日,四川成都市都江堰天馬鎮發生了一起因討要工資引發的爆炸案,討要工錢的雷學安被炸成最大不超過拳頭大的碎片。雷學安在引爆前,自稱不想傷及無辜,可以看出他的頭腦是清醒的,據知情人說之前他在要工錢時,被老闆找人痛打了一頓,而當人把他抬進鎮政府時,有位鎮幹部吼叫道:「打死你活該。」所以雷學安先炸了老闆的寶馬轎車,在鎮中心街又引發了兩次爆炸,沒有人受傷,最後一次在鎮政府門前將自己炸死。

2004年10月23日晚,瀋陽市蘇家龍區信盟花園非三期工地裡,7名來瀋陽打工的農民工,因多次討要工資未果,七人一起吞食安眠藥,所幸被及時救下。

2013年10月12日晚,江蘇射陽縣發生一起因債務糾紛引發的自焚事件,導致1人死亡,包括5名公安邊防幹警在內的7人被燒傷。

2014年12月26日,在山西太原市打工的河南省鄲城縣農民工王奎林投訴呼救說,12月13日下午4時許,他的母親周秀雲因討要工錢,在遭到龍城派出所民警毆打和侮辱後,死在該所內,父親也被打斷四條肋骨。同時,王奎林本人的行動也受到警方限制。

2015年3月20日上午9點,年過六旬的李天明來到南山區科技園南區簡稱「深圳如茵公司」討要工錢,結果半個小時後,他死在了該公司外面的一棵樹下。

看到這麼多農民工為了討回自己的血汗錢,死的死、傷的傷,不禁讓我想到丈夫和他的工友們去討債時的情景,雖然他們當時沒有造成傷亡,但也和對方動手打了起來,至今想起來還心有餘悸,在中國的農民工討薪真是太難了……我丈夫這兩年跟著老鄉一起在外地打工,他們幹的是裝修掛石材這方面的活,活也沒少幹,起早貪黑的頂著嚴寒酷暑每天最少要工作十一二個小時,常常累得疲憊不堪,可每次幹完活要工資時,卻是難上加難,想起他們要工資的場景,我就十分害怕。有次他們在某水上樂園西餐廳,承包了掛石材的活,4月份剛開始幹的時候,開發商還給工人付點生活費,可等到6月底工程完工後,連最基本的生活費也不給了,開發商說等到7月20號再結賬,我丈夫和他的工友們就信以為真,在家等到了約定的時間也不見開發商來給結賬。於是,他們又去要,到那兒後見到光去要賬的都有四五十人,都是承包各項工程的大小包工頭,其中一個水上樂園的包工頭,自己墊資兩百萬,開發商說錢還沒有到位,硬是讓9月25號再去結賬,結果工人中有人和保安打了起來,錢也沒要到。到現在七八個月都過去了,始終沒討回一分錢,無奈那些大包工頭就上告,還找記者幫著解決,可轉眼一個月又過去了仍杳無音信,丈夫和老鄉幾人一天跑了政府的三個部門,他們都是互相推諉,最後無果而終。

後來迫於生計,我丈夫又和老鄉去市裡掛石材,同樣的一幕又出現了,老闆還是先付點生活費,工程完工到該領工資的時候,就又找不到人了。我真是氣憤不已,為什麼同樣的事總是屢次發生呢?人為了生存為什麼這麼難?人與人之間怎麼沒有一點基本的信譽,沒有一點人情味呢?看看新聞裡報導的一例例悲慘的事例,有多少的農民工為了討要自己的血汗錢,被折騰得傷痕累累,甚至連命都搭進去了。多少年來,這樣的悲劇一直都在不斷地重複上演著,我不禁心生慨嘆:這個世界真是太黑暗邪惡了,若人間有一點兒講理的地方,這些手無寸鐵的農民工也不會被毆打,甚至丟掉性命。

後來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看到《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中有這樣一段話:「人類敗壞到一個地步就開始屠殺,人類之間互相屠殺,圖財害命。現在在這個世界上如果想掙點錢容易嗎?不容易吧。……在世界上邪惡人類是專門找老實人欺壓,專門欺負老實人。惡人是怎麼富的?就是專門欺負老實人、敲詐老實人,從老實人身上榨油,搜刮民脂民膏來填飽他們的肚子。這個世界有公平嗎?沒有公平。」看完後我感同身受,這說的都是實情啊,這就是現在社會的現狀,這個世界上的確沒有公平公義,人想掙點錢都不容易,老實人只能被惡人欺壓,不公道的事可謂是比比皆是,自己辛勤勞動不但得不到該得的工錢,一旦討要還有生命危險,真是人間險惡啊!

我又想:為什麼這個世界越是弱勢群體越受欺壓,這個世界為什麼會這麼黑暗邪惡,問題的根源在哪裡呢?為什麼現在的人都變得如此的冷酷無情,如今這個世道怎麼竟是如此的可怕呢?隨後,我從全能神的話中找到了答案,全能神說:「因為整個人類的上空混濁黑暗,毫無一點清晰之感,人間又是漆黑一團,活在人間『伸手不見五指』,抬頭不見陽光,腳下之路泥濘坑窪,蜿蜒曲折,到處都遍及死屍;黑暗的角落裡盡是死人的屍骨;陰涼的角落裡盡是群鬼寄居;人類的中間到處又都有群鬼出沒;滿是污穢的各種獸的後代互相廝殺、慘鬥,廝殺之聲令人膽戰心驚。就這樣的時代,這樣的世界,這樣的『人間樂園』上哪去尋找人生的樂趣?……因那與我作對的敗壞人類的仇敵已將我早已造好的,滿有我榮耀、滿有我活出的人類給玷污了,它將我的榮耀奪走,作在人身上的僅是滿了撒但醜相的毒素與善惡樹的果汁。」(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正的「人」指什麼》)《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中還說:「那這個世界的邪惡、黑暗的根源在哪裡呢?根源就在撒但那裡。是撒但把人類敗壞了,是撒但在這個世界上掌權,是撒但在主導這個世界的潮流,是撒但以及一夥惡魔在操縱掌控這個世界、掌控世界各個民族,這是世界邪惡、黑暗的根源。」看了神的話和人的交通我才明白了,人類之所以這麼邪惡,社會這麼黑暗,都是因著人類被撒但敗壞,整個世界是撒但惡魔操控,才使人間沒有公平公義,惡人橫行,老實人受欺受壓,老實本分的農民工想靠出苦力掙點錢都不容易,辛辛苦苦的勞動成果還被惡者欺壓侵佔,逼得走投無路想討回工錢,竟慘遭毒打,釀出了一場場悲劇,實在令人憤恨。然而讓人更震驚又可恨的是施暴者還不乏「人民的父母官——人民警察」,他們外表打著「為人民服務」的旗號,但實質上卻是為那些有權勢的惡人服務,他們與那些惡者聯起手來對付手無寸鐵的農民工,這個世界就是因為有這夥惡魔掌權,所以,老實人永遠沒有立足之地,永沒有出頭之日,都是受欺壓的對象。

看到撒但如此的惡毒,人又怎麼能逃脫撒但的魔掌呢?只有神是人類生存下去的唯一希望,全能神說:「當人大聲求告之時,我背轉臉面,不再忍心目睹下去,但人的哀哭之聲我怎能聽不見呢?我要撫平人間的不平,我要在全地之上作我親手作的工,不容撒但再殘害我民,不容仇敵再任意妄為,我要在地上作王,將我的寶座『挪到』地上,使仇敵都在我前俯伏認罪。在我的憂傷之中,包含著我的忿怒,我要踏平全宇,誰也不放過,讓所有的仇敵都驚奇喪膽,我要將全地化為廢墟,使仇敵都歸在廢墟之中,從此不讓其再敗壞人類。……所有的人就又煥然一新了,萬物就又復活了,人再也不哀哭了,再也不呼救於我了,我心便甚是歡喜,人都歸來為我慶幸,全宇上下一片歡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二十七篇說話》)「我的作工僅是六千年,我應許那惡者掌握整個人類也僅是六千年,所以,時候已到,我不願再持續下去,也不願再耽延時間,我要在末世大勝撒但,將我的全部榮耀都奪回,將我所有的在地上的屬我的靈魂都收回,使這些憂傷的靈魂脫離苦海,以便結束我在地的全部工作。」(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凡屬血氣的無人能逃脫那忿怒的日子》)神的實質是聖潔的,神的心何嘗不在為這些無辜的人類哀愁、擔憂?神看到人間的慘狀心痛萬分。神要撫平人間的不平,不容許撒但再殘害無辜的人,神末世親自道成肉身作工在人間,給人帶來真理、道路、生命,以此來喚醒人的心靈,使人對撒但能有真實的分辨,徹底將人從撒但的權下拯救出來,使人類擺脫撒但的苦害,憑神的話活著。當神要拯救的人都歸回到了神面前,神就要毀滅撒但的國,使這一切殘害人的邪惡勢力都被毀滅而不復存在,地上的國將成為神的國,神親自在地上作王掌權,到處都是一派喜人的場面,再也沒有哀哭嘆息,而是自由釋放,幸福無比,神的心也為此大大歡喜。因此,神希望更多的人都來聽聽神的說話發聲,得著神的救恩,進入神的國度,從而活在神的看顧保守之中享受神所賜的一切豐富。

小新

一幕幕揭祕:中共借助媒體大肆捏造、定罪全能神教會是由人創建的組織,然後就打著取締全能神教會的旗號瘋狂抓捕迫害基督徒。可見,中共捏造謠言就是為其瘋狂抵擋神末世作工、迫害全能神教會製造輿論根據。今天收到一個讓人難過的消息,就是又有一大媒體不尋求事實真相而盲目定罪丶毀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揭祕欺世謊言背後的真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