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志跟主走到底

1999年春天,我因著家庭不合信了主耶穌,信主後得到很多恩典,心裡也有了喜樂平安,我更加定真了主耶穌就是真神。於是我開始傳福音,很快有二十多人歸向了主。後來信主的人多了,為了大家聚會方便,我就把家裡兩間房子騰出來做聚會點。那時候我雖然經常讀經,但信主時間短,不會講解聖經,聚會時我就教大家唱歌,感覺過得很充實。然而當我們沉浸在喜樂之中時,中共政府對我們的迫害突如其來……

2000年夏天,一個星期天的上午,十幾個弟兄姊妹正在我家聚會,五個警察突然闖了進來,二話不說就搶奪弟兄姊妹手裡的聖經,大家都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懵了,站在那裡不知所措。我仔細一看,這夥警察中有三個人前幾天來過我家,當時他們穿著便裝,還說是來採購藥材的。我給他們傳主耶穌的福音,他們聽了都說信主是好事,一個年輕人臨走時還說回家讓他妻子也信主,並問我們什麼時候聚會,我信以為真,二話沒說就告訴了他們。現在我才知道他們是便衣警察,而且早就在預謀要抓捕我們,他們真是太陰險惡毒了!不一會兒,警察就把弟兄姊妹的二十多本聖經和《讚美詩歌》全都裝進袋子裡,還把我家翻了個底朝天,整個屋子頓時一片狼藉。警察見我和王姊妹站在前面,不由分說就把我倆抓走了。立志,跟主走到底,主耶穌,迫害,中共政府

那時我雖然聽說中共政府迫害宗教信仰,但我總認為我們只是在家裡聚會讚美主,又不做犯法的事,警察即使把我們抓去,也只是問問情況而已。然而事實卻大大回擊了我的觀念,到了鄉派出所,警察就把我和王姊妹分開審問,三個審訊我的警察說了很多褻瀆主的話,還說我們是非法聚會,擾亂社會治安,而且一直逼問我的上層帶領是誰,是誰給我們傳的福音。看著他們凶惡的樣子,我想起主耶穌說:「只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馬太福音5:44)就在心裡不停地呼求主:「主啊,警察逼我們出賣教會,我決不做賣主的猶大,也求主赦免警察的罪,感動他們剛硬的心向你回轉……」禱告後我心裡踏實了,也有信心了。警察看我什麼都不說,氣得咬牙切齒,厲聲恐嚇道:「如果你們再信耶穌就給判刑,馬上送去勞教!」一聽警察說要給我們判刑,我心裡就慌了:家裡的麥子還沒收完呢,如果耽誤了時間收不回來,這一年的收成就沒有了,那我們一家以後怎麼生活呢?再說家裡還有五歲的外孫女,我要是被判刑了,以後誰帶她呀?想到這裡我不知不覺有點軟弱了。這時,一個警察又拿出紙和筆讓我們寫保證書,說只要保證以後不信主了,再交二百元罰款就可以回家。一聽說交罰款,我心裡的氣就不打一處來,人做錯事、走錯道交罰款那是應該的,可是神造了人,又供應人一切,我們信主、事奉主天經地義,交罰款不就證明我錯了嗎?讓我們寫以後不信主的保證書,不就是讓我們背叛主嗎?但是看著警察氣勢洶洶的樣子,我心裡有些害怕,如果不按照他們的要求做,還真不知他們會怎樣對待我!就在我膽怯的時候,想到主耶穌說:「凡在人面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認他;凡在人面前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認他。」(馬太福音10:32-33)

主的話給了我力量,使我緊張的心也平靜了下來。我堅定地說:「我們信主是天經地義的,不管到什麼時候我也得信主。」幾個警察無計可施,就把我和王姊妹送到了縣公安局。

到了縣公安局後,審訊我的兩個警察也一再逼問我同樣的問題,都被我一口回絕了。最後警察見詭計落空了,就氣急敗壞地吼道:「你們這些信主的人真是頑固不化!」他一揮手,馬上來了幾個警察,把我和王姊妹押上警車送到了縣拘留所。一進拘留所的大門,頓時就有一種陰森可怕的感覺向我襲來,我不禁打了個寒顫。警察把我倆押到一間小黑屋前,使勁往裡一推,「光當」一聲關上了鐵門。我環顧四周,隱約看見屋裡除了一張木床板,其他什麼都沒有。唯一讓人感到有生機的,就是牆上那搧能透進一絲光亮的小窗戶了。我和王姊妹被警察折騰了一天,沒吃一口飯,沒喝一口水,此時感到又餓又累,渾身的骨頭就像散架了一樣。我癱坐在床板上,回想白天發生的一幕幕,感到特別氣憤:我們一沒偷二沒搶,就因著在自己家裡聚會敬拜主,中共政府就給我們扣上「擾亂社會治安」的罪名,這哪有公平,哪有人權?中國政府對外一直高喊「宗教信仰自由,公民擁有合法權益」的口號,今天才看透這些話都是它們愚弄老百姓的幌子,是欺騙世界人民的謊言!我不禁感嘆:中國這個無神論政黨太黑暗了,在這樣的國家信主真是太難了!第二天,警察以「擾亂社會治安」的罪名,對我們做出拘留十五天的處罰決定,強行讓我和王姊妹在拘留單上簽了名。

在拘留所的半個月裡,我們每頓飯只能吃到半碗半生不熟的玉米粥和幾根鹹菜梗。剛開始那幾天,看著這樣的飯菜我無法下嚥,有個犯人勸我說:「別太傻了,你不吃就是餓死也沒人管,他們不會可憐你的。」我一想:他說的也對,我也看到這些警察根本不把我們當人待。再說教會的弟兄姊妹都盼著我們回去呢!想到這些我就勉強地嚥下像豬食一樣的飯。

時間一天天地過去了,就在釋放我們的前一天,兩個警察把我和王姊妹帶到拘留所旁邊的院子裡,只見五六個警察早已等在那裡了,院裡的桌上放著一個牌子,上面寫著我們的姓名,警察讓我們在牌子上面按手印。看到這一幕,我不知道警察又要施什麼詭計,正在思量的時候,警察見我不動,就強行抓住我的手往牌子上按了下去,然後把牌子掛在我和王姊妹的脖頸上,一個警察就開始給我們拍照。那一刻,我感到自己的人格受到了侮辱,我們的信仰遭到了踐踏,此時我朦朧地意識到,中共政府恨我們以先,其實他們早已是恨主的。世人都公認基督徒是好人,他們卻為什麼要抓捕呢?只能證明一點:他們視主如仇敵,正如主耶穌說:「世人若恨你們,你們知道(或作:該知道),恨你們以先已經恨我了。」(約翰福音15:18)此時我恨不得衝過去跟這些警察拚命,但想到這樣憑血氣做事主不喜悅,便強忍著心裡的怒火,低著頭默默不語,淚水一直在眼眶裡打轉,也強忍著沒流出來。這時一個警察說:「把她們拉去遊街,讓人看看不聽共產黨的話會有什麼下場!」其他五六個警察都哈哈大笑。我聽到這話心裡猛然一驚,如果真讓我們掛著牌子去遊街,不明真相的人都會認為我們信主是幹壞事,那我以後還怎麼見人啊?我從未受過這樣的羞辱,此時我心裡感到特別地軟弱,真擔心這些警察還會想出什麼花招來羞辱我們。我想起主耶穌說:「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馬太福音5:10)主的話給了我安慰,也給了我力量,我在心裡向主禱告:「主啊,我們今天被警察抓捕,有你的許可,我們能因著信主受苦是榮耀的事,我也願意走十字架的路……」禱告後我心裡就不覺得害怕了,心想:反正我沒有做羞辱主的事,遊街就游吧!當我心裡豁出來時,沒想到警察沒有真拉我們去遊街,又把我們押回了小黑屋,還說第二天讓家人來接我們。我意識到是主在擔諒我的軟弱,也實在是主對我們的憐憫啊!那一刻,我心裡對主滿了感激。

第二天上午,警察通知我和王姊妹的家人,交了二百元罰款後將我們釋放了,回到家我就去找弟兄姊妹,可是一聊才知道因我們信主被抓罰款,很多姊妹家裡不信的親人開始攔阻姊妹信主。我去扶持這些姊妹的時候,她們的家人個個都不給好臉色,有些初信的姊妹受丈夫轄制就不敢信了。而且每當我走在大街上,村裡人都紛紛在背後指指點點,想起我們被抓以前,村裡人看到弟兄姊妹信主後的變化都說信主挺好,信了主就懂得饒恕人了,家庭就和睦了。但因著我們信主被抓後,村裡人就認為凡是被抓的就是違法的,就開始像躲瘟疫似的躲著我,親戚朋友也都疏遠我,就連我親哥都不正眼看我。尤其看到往日歡聲笑語的聚會點現在變得冷冷清清,我心裡就像刀割一樣疼痛。之後,因怕被人發現舉報,我只能帶著剩下的幾個姊妹偷偷到山上聚會。下雨的時候,我們就偷偷躲在姊妹家的空房裡聚會,那時除了東躲西藏外,沒有別的辦法。

想想教會落到如此地步,都是中共政府的迫害造成的。我雖然因此有點軟弱,但這軟弱卻不能把我從主面前奪走。因為經歷了這次迫害,我對中共政府的謊言有了真實的分辨,才知道自建國以來中共政府一直迫害我們家庭教會,有多少基督徒遭受它的迫害,導致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又有多少基督徒在監牢裡一直遭受它的非人折磨。在這樣的環境裡,我雖然受了一點苦,但是主一路帶領我走過來,使我真實看見主是又真又活的神;也真實感到了主的可親可愛;經歷了這次逼迫患難,我信主的根基才牢牢地紮在了耶穌基督的磐石上,我屬靈的生命也得到了一點滋補,有了一點長進。儘管在中國走信主的路很艱難,而且以後不知道還會臨到中共政府怎樣地迫害,但我相信有主作我的盾牌,作我隨時的幫助,我並不孤單!

分享相關視頻:誓死跟神走到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