險境中看見神的奇妙作為

我叫甘新,今年51歲,出生在一個普通農民家庭。1996年我信了耶穌,2004年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通過讀全能神發表的話語,我明白了神拯救人的心意,神這樣愛人,我當還報神愛盡受造之物的本分。因此,我就一直在教會中積極地盡本分。在2008年,教會帶領安排我盡保管神話書籍的本分,我高興地接受了。教會把書籍運送到我家後,我就把書打好包裝整整齊齊地放在我們家小屋的炕上,每逢下雨陰天過後,我都會把窗戶打開通風,以免書籍受潮。

2013年8月16日那天上午,天色昏暗,小雨淅淅瀝瀝地下個不停,到了下午兩點多鐘時天色突變,雷電交加,瞬間下起了大暴雨,一會兒功夫,院子裡就滿了積水。我站在窗前往外望,雨越下越大,我心裡忐忑不安,心想:雨若這樣不停地下,真要漲水了可怎麼辦呢?屋裡三十多箱的神話書籍會不會受損失?想到這我趕緊跪在炕沿邊向神禱告交託:「全能神啊!這雨下得越來越大,要是真發大水了我不知道該咋辦,我家保管了這麼多的神話書籍,與弟兄姊妹又聯繫不上,就是聯繫上了,這麼大雨又挪不走,神啊!我只有依靠你了,願神能保守這些神話書籍……」禱告後我就到外屋往外看,暴雨仍在不停地下著,我心裡十分恐慌,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我就一遍一遍地向神禱告。在短短幾個小時內,我一個勁地禱告、呼求神,心不敢離開神半步。禱告後我又站在外屋門口往外看,我家院子裡的大門被大水沖得關不上了,水正在嘩嘩地往院子裡流(水已浸到膝蓋處了),丈夫正在用磚塊堵大門口,可水流太大,怎麼堵也堵不住。險境,奇妙作為,水災,耶穌,下雨

這時,鄰居大聲地勸我丈夫說:「快走吧!別堵了,堵也白搭,山上的水下來了!」丈夫聽後著急地往屋裡走,邊走邊著急地喊我:「甘新,水下來了,趕緊穿雨鞋,快走!」聽到丈夫這麼說,我心裡有些慌亂,心想:這水下來了,我可怎麼辦呢?我走還是不走呢?水這麼大,我要是不走的話,眼瞅著水進來就得把我倆沖走,那命可就沒了。可轉念一想,不行,我的本分關鍵哪!神的託付第一,盡本分第一,我要是走的話,本分沒盡上,神話書籍我若保管不好,使神話書籍受到損失,這是嚴重的失職,我不能只顧自己逃命而丟掉本分哪!就是命不要了,我也要保護好神話書籍。想到這我就磨磨蹭蹭地往腳上穿雨鞋,丈夫穿好鞋後就一個勁地催促我:「你倒是快點呀!還磨蹭啥哪?」這時,我想到神的話說:「當做人該做的事,當盡你的義務,當履行你的職責,當守住你的本分,你既信神就當為神的工作獻出你該獻的一份,否則,你不配吃喝神的話,不配寄存在神的家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選民必須遵守的十條行政》)「災難是由我而起,當然仍由我擺佈……」(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夠的善行》)是啊,災難是由神興起,也由神擺佈,雨下得再大不也都在神的手中嗎?萬事萬物都是神說了算。我現在不能走!今天無論如何我也要守住這個本分,神話書籍是神賜給人的屬天嗎哪,人在書在,就是死我也要死在這個屋子裡,我雖然不能做什麼,但我要對神有真實的信心,依靠神仰望神。想到這裡,我不再穿雨鞋了。

這時,山上的洪水下來了,從我家大門口洶湧地往院子裡灌(我家房子地勢高,院子地勢低)。這時,我對丈夫說:「咱倆不能再走了,就在這吧,水來得這麼急,再走就被水沖走了,咱倆的生死都在神的手裡,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丈夫對我說:「要不咱倆就上房頂吧?」可是梯子卻在院子裡的葡萄架下,丈夫趟著水踉踉蹌蹌地把梯子取來,我和丈夫就爬到了雨搭上。此時,已是傍晚六點半左右,我朝四周望去,看見我家東邊的大道已成了一片河;周圍鄰居家的大牆被大水沖倒了;柴火垛被大水沖得到處都是;馬在水裡飄著只露個腦袋;我家前院的鄰居一家三口騎在房頂的脊瓦上緊張地吵嚷著;東院的老頭也爬上了倉房,在脊瓦上趴著不敢動彈,整個村莊一片汪洋。大約過了十多分鐘,我和丈夫都聽見『卡嚓』一聲,丈夫說:「完了,水進屋了!」不一會兒,就從屋子裡發出『叮叮光光』各種東西的撞擊聲。此時,我的心急躁不安,心想:雨這樣一個勁地下,水一個勁地往上漲,這要是把房子衝倒了,屋裡這些神話書籍不都全被水泡了嗎?這些神話書籍可比我的性命、財產寶貴得多啊!這可該咋辦呢?想到這我就向神禱告:「全能神啊!今天就依靠你了,我啥也不是,不能做什麼,在災難中我太脆弱了,真是無能為力,只能把這些神話書籍交在你的手裡,求你看顧保守,災難在你手中掌握,你有權柄,你主宰這一切,掌管著一切,我願順服你的擺佈安排……」這時,我和丈夫在雨搭上已經呆了大約半個小時,大雨仍在不停地下著,我們的衣服也都濕透了,閃電發出的光亮特別刺眼,把我照得直迷糊(我有暈高症),感覺晃晃悠悠的。我對丈夫說:「要不咱倆下去吧,生死在神手裡,是神說了算,在數者難逃,咱們仰望神,順服神的擺佈安排吧!」丈夫對我說:「那好吧。」就這樣我和丈夫從雨搭上下來了,我看到水已沒過水泥涼台30–50厘米深,木頭房門的門板已被水沖壞了一塊,水正順著門板缺口處呼呼地往屋子裡灌。我們從窗戶往屋裡看,整個屋子裡都是水,地上裝煎餅的缸已經倒了,凳子上還有一摞煎餅,丈夫見狀急忙打開窗戶跳了進去,把煎餅放到廚房的櫃子上,我隨後也跟著跳了進去,看見地上的小凳子、雨傘、油桶等物品在水上飄著,水還是一個勁地往屋裡灌。此時,我心想:這水一個勁地往屋裡進,這要上了炕該怎麼辦呢?書不就保不住了嗎?想到這我心急如焚,真是束手無策,不知該怎麼辦才好,我又跪在炕沿邊哭著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水要上到炕上,我該咋辦呢?今天這書要是被水沖毀了,我可怎麼向神交賬啊!又怎麼有臉去見弟兄姊妹們呢?全能神啊!人在書在,書若保管不好,真的沒了,我也不活了!我活著也沒有啥價值了……」禱告後我就到廚房隨手拿起洗臉盆往窗外潑水,但這邊潑那邊進,起不到多大作用,丈夫見狀也拿桶過來,我們倆一起往外潑水,大約十多分鐘後,在閃電的光照下,丈夫猛地抬頭,看見我家大門口被幾根大木頭夾著各種雜物給堵住了。這時,丈夫高興地喊我:「哎!甘新,你快看!大門口被木頭堵上了,水流不進來了。」聽到丈夫的話後,我朝大門口望去,心裡特別地激動,我知道是神垂聽了我的禱告,這是神奇妙的作為,神無時無刻都在我的身邊陪伴,從未離開過半步。我立時從心裡向神發出真實的感謝和讚美!!!正如全能神的話說:「全能神實際神!你是我們的堅固台,你是我們的避難所,我們都伏在你的翅膀底下,災害卻不得挨近我,這是你神聖的保守和看顧。」(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五篇說話》)

這時,門口的水流緩慢多了。又過了一個小時,屋外的水也逐漸地退去了。我和丈夫更有信心往外潑水了,經過我們不懈的努力,終於把屋子裡的水清理得差不多了。晚上十點多鐘,雨停了,我終於鬆了一口氣。我跪在炕上向神做了一個真誠感恩的禱告,感謝神保守了這些神話書籍,沒受到任何的損壞,讚美神的奇妙作為,將一切榮耀都歸給神!

第二天,我早早地起來看到水已經退得差不多了,院子裡積滿了厚厚的淤泥,院牆也沒被大水沖倒,家裡的財物沒有受到任何損失,這都是神的保守和看顧。在這次特大洪災中,我親眼目睹了神的權柄、全能,認識到無論死物、活物、有生命的或是無生命的都隨著神的意念而瞬息萬變,是神在主宰、掌管著這一切。神的作為真是太奇妙了!正如神的話說:「從起始有了人類,神就一直這樣作著他的工作,經營著這個宇宙,指揮著萬物的變化規律與運行軌跡。人與萬物一樣都在悄悄地、不知不覺地接受著神的甘甜與雨露的滋養,與萬物一樣,人都不自覺地在神手的擺佈之中存活。人的心、人的靈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無論你是否相信這一切,然而,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人生命的源頭》)

通過這次的經歷,使我對神的全能主宰又有了更深的認識,也增加了我對神的真實信心,對神生發了敬畏和愛慕之心,我更有信心跟隨神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