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野毒蜂蟄了46處竟奇妙生還

2017年11月份,初冬季節正是挖草藥掙錢的好機會,吃過早飯,我就拿上工具上山挖蒼朮種(一種草藥)。我邊走邊找蒼朮,大約中午就到了山頂,山上空無一人,這時,看到離我三米處有幾棵蒼朮秧,我剛去挖那幾棵蒼朮時,只聽到嗡嗡的聲音,我感覺不對勁,扭過頭一看一群野蜂圍住了我,我立即緊張起來,心想:野蜂要是蟄了我,那可不得了啊!聽別人說被野蜂蜇死人的事例屢見不鮮,我心裡感到很害怕。慌亂中我調頭就往來時的方向跑,邊跑邊在心裡向神禱告:「神啊!我很害怕被野蜂蟄到中毒,願你帶領幫助我。」我順手折下樹枝邊跑邊打野蜂,無奈這個季節的樹葉都落了,就剩下光禿禿的樹枝,怎麼也打不著,野蜂還不斷地追趕、攻擊我,除了頭頂戴有布帽和身上穿有衣服的地方沒被野蜂蟄到,露在外面的頸肩部圍滿了野蜂。我用手不停地拍打,手上也爬上了野蜂,被野蜂蜇了好幾處,此時我心裡很害怕,不知今天能否逃過這一劫。我飛快地往山下跑,野蜂也緊追著我不放,跑到半山坡終於甩掉了大部分野蜂,可我的頸部和後腦勺處,不知道被野蜂蟄了多少處,因著野蜂毒性很大,蜂毒迅速進入體內,我感覺頭重腳輕,漸漸地全身沒有了力氣,還上吐下瀉,呼吸困難,覺得自己快要窒息了,眼睛越來越模糊,四肢也不聽使喚,全身慢慢地失去了知覺,幾分鐘的時間我的眼睛全失明了。此時,我心裡有種說不出來的憂傷、痛苦,今天我若是死在山上也沒有人知道,就在我將要失去知覺的一瞬間,我在心裡迫切地呼求神:「神啊!救我!」之後我就倒在地上,什麼也不知道了。

蜜蜂,野蜂,花

不知過了多久,我慢慢地甦醒過來,眼晴能看見矇矓的亮光,四肢稍微有了點知覺。我清楚地意識到是神的大能在看顧保守著我,我才醒過來。之後我向神禱告:「求神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使我能爬出這荒山野地。」我感到有一股力量支撐著我,我試著向前爬了一米,當我再往前爬時,頓時又感覺天旋地轉,渾身沒有一點力氣,蜂毒攻心的痛苦讓我苦不堪言。心裡難受得上氣不接下氣,更說不出話來,我有意識地想哼出聲來,巴望有人聽見了能幫幫我,但我卻哼不出聲,我只有在心裡向神呼求:「神啊!我現在感覺很痛苦,像快要斷氣了似的,願神開啟引導我,我願順服神的主宰安排。」這時我想到神的話說:「神創造了這個世界,創造了這個人類,更締造了古希臘的文化與人類的文明,只有神在撫慰著這個人類,也只有神在朝夕看顧著這個人類。」神話語的及時帶領讓我的心裡有了依靠,天地萬物都是因神的主宰而立而成,而我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不更在神的手中嗎?神是我們人類生命的源頭,在這生死關頭,我只有更多的依靠仰望神,才能獲得神的看顧與保守。

過了一會兒,我感覺手腳還能動,就緩慢地向前爬,心裡不住地向神禱告,大約爬到30米遠的時候,蜂毒攻心,我難受得不停地嘔吐,好像心臟就要吐出來似的,躺在地上不能動,頭耷拉著,奄奄一息,此時我有些軟弱,看來我今天是真要死在這荒山野地了。這時,我意識到人有軟弱消極都是來自撒但的攪擾,我不能離開神,我再次在心裡呼求神:「神啊!我心裡像萬箭穿心般痛苦難受,感覺身體快要支撐不住了,神啊!求你救救我。」我想到神的話:「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神的話加給了我信心和力量,使我有了活下去的希望。想到約伯經受撒但的苦害,全身長瘡流膿,但是沒有神的允許,撒但不敢傷害約伯的性命。神是掌握人生死的主宰者,任何人事物都不可逾越。想到自己雖因毒蜂蟄而昏迷,卻奇妙地醒了過來;蜂毒深入體內,使我嘔吐不止全身沒有力氣,但我卻能緩慢地往前爬行,這不都是神在帶領幫助我嗎?當我消極軟弱對神沒有信心時,神還用話語帶領我,加給我活下去的希望,我應該對神有信,更多的依靠仰望神。於是我向神作了順服的禱告:「神啊!我現在身體虛弱,疼痛難忍,但我知道人的生死都在你的手中,我願意順服你的擺佈、安排,願神更多的帶領引導我。」禱告後,我感到頭能慢慢抬起來,身子也能往前挪動了,我試著往前爬竟然還能慢慢地站起來,我在心裡不住地感謝神,我踉踉蹌蹌走了10多米遠,走不動了就停下來,在心裡跟神禱告,感覺有點力氣,又起來跌跌撞撞地向前走,終於走出了荒山野地,到了公路邊一戶人家門口。女主人看見我憔悴,痛苦不堪的樣子,趕緊給我端水喝,可我滴水不進,這時剛好遇到一個鄰居幹完農活回家,他就用人力車把我送進鄉村醫院。

鄉鎮醫生看我病情嚴重不敢接收,周圍的人有的打電話聯繫縣醫院,有的幫忙找車,有的聯繫我的家人,他們紛紛幫忙把我送進了縣醫院搶救。在此過程中,我在心裡不停地呼求神,我知道這些素不相識的人都能主動地幫助我,這不是他們好心,而是神興起的周圍人事物,是神的擺佈安排,我在心裡感謝神!因著鄰居提前給醫院打了電話,進了醫院醫生就給我掛上了解毒針,又給我做各方面的檢查,並了解我被野蜂蜇的具體情況和時間。醫生說我病情嚴重,如果晚來十分鐘都沒救了,我身上被蜂子蟄的地方全敷上藥膏,之後轉入重症監護室。

醫生和我女兒說:「我們接診過一個年輕男子,被蜂子蜇傷了三十八處搶救無效死亡,還有一個年長的男子,也是被蜇傷了三十多處搶救無效死亡,從被蜂子蜇到醫院救治的時間很短。根據你媽媽現在檢查的症狀來看,蜂毒還沒有進入肝臟、腎臟,但傷勢比他們還嚴重,還是很危險,希望你們做好思想準備。」

當晚在重症監護室裡,醫生還給我做跟蹤檢查,看我是否還有生命跡象,此時,我心裡很清楚,意識很清晰,我感覺到凡被蜂子蜇傷處都腫了起來,就是疼痛不能動,但我的心裡很平靜,我知道生死都在神的手中,一切都由神主宰安排。我躺在病床上,一直沒有睡意,只是在心裡不住地向神禱告。

第二天早上,醫生把我從重症監護室轉入到觀察室,女兒見我躺在病床上失聲痛哭,醫生安慰說:「你媽媽恢復得比較好,過段時間就康復了,這是我臨床二十多年遇到的第一個奇蹟呀!」我心裡很激動,這都是神的奇妙作為啊!若不是神的拯救,我早就死在那荒山野地了,哪裡還能到這裡。在觀察室裡姐姐、姐夫去看望我,看到我還不能動,沒有進食,便問我:「野蜂把你蜇得那麼嚴重,你咋從山上回來的?」我說:「都是老天爺的眷顧啊!」同病房的人聽見後,都感到驚訝地說:「你命真大呀!」我清楚地知道,不是我命大,而是神的看顧保守,是神把我從死亡的邊緣中救了回來。

回想我家附近一男子被蜂子蜇傷,在醫院住了七天最後還是死亡了,他還沒有我的傷勢嚴重,而醫生說我被蟄了四十六處卻幸運地活了下來。認識我的人都說我命大,撿了一條命。看到神在我身上的奇妙作為,我內心充滿感激,無法用語言表達神對我的拯救。

在醫院住了六天後,我就出院了。回家二十天後,醫生回訪病情,說我恢復得很好,醫生說這是特殊的病例,其實我心裡很清楚,我的特殊就在於我信靠了神,在生死關頭依靠了神,是神把我從鬼門關上拉了回來。這次特殊的經歷中我領悟到,在死亡面前,任何金錢、名利、地位都不能拯救人,帶給人生命,在遇到危險命懸一線時,只有神才是人唯一的依靠。感謝神對我的拯救,我願在以後的經歷中更多的依靠、仰望神,好好追求真理還報神的愛。

筆者:湖北省 楊麗

☆推薦閱讀:禱告,在絕望中看見奇蹟

歡迎您來到探討東方閃電福音網,若您在信仰方面遇到什麼困惑,或者在日常生活中遇到什麼難處不知道怎麼解決,歡迎您通過屏幕右下角的【線上】聊天功能與我們聯繫,期待與您一同探討和交流,在基督的愛裡共同成長。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