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恩見證:燒傷的女兒保肢植皮手術很成功

「媽,姐姐出車禍了,現在正在軍區總醫院緊急搶救,醫生說……說姐姐傷勢太重,可能會搶救不過來,讓家屬趕緊到醫院辦理後事……」電話那頭小女兒已泣不成聲。瞬間,我兩腿發軟,差點昏厥,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掉,心裡像刀剜似的,心想:「女兒到底傷得有多嚴重啊?要是她年紀輕輕就走了,這叫我怎麼活啊!」悲痛中,我想起了自己是信神的,我得禱告依靠神,相信神一定會幫助帶領我的!

基督徒禱告

於是,我立馬跪地禱告:「獨一無二的神啊!我知道萬事萬物都在你的手中掌握,我女兒的性命也在你的手中。今天我女兒出了這麼大的車禍,她是生是死,能否活下來,都交託在你的手中,我願意順服你的主宰安排。阿們!」禱告後,我想起一段神的話:「整個人類有誰不在全能者的眼中看顧?有誰不在全能者的預定之中生存?人的生死存亡是來源於自己的選擇嗎?人的命運是自己掌握的嗎?多少人呼求死亡,但死卻遠遠避開他;多少人想做生活的強者,害怕死,但不知不覺中,死亡之日逼近,使其落入死亡的深淵;多少人仰天長嘆;多少人嚎啕大哭;多少人在試煉中倒下;多少人在試探中被擄去。」是啊!神創造了天地萬有,神又掌管萬有,主宰萬有,全人類的命運都掌握在神的手中,女兒的生死更在神手中掌握。神的話堅定了我的信心,我心裡的緊張痛苦減輕了許多。隨即,我調整好心態,準備去醫院。這時小女兒的電話又來了,高興地說:「媽,姐姐終於醒過來了!」我在心裡不斷地感謝神,看到當自己願意接受順服這個環境,把女兒交給神的時候,就看見神的憐憫了,我心裡有一種感覺,臨到這個環境,有我該經歷的。

到了醫院,我看見病榻上的女兒全身纏著繃帶,只露出臃腫的頭,原本炯炯有神的眼睛只剩下細細的一條縫兒。我怔了好一會兒,抑制不住的淚水奪眶而出,女兒費了好大勁兒發出微弱的聲音:「媽!」隨即,淚珠從她臉頰兩側滾落下來,我看了很心疼。

之後,小女兒跟我說她姐姐是坐客車出事的。當時,大女兒坐在司機旁邊的副駕駛位上,途中這輛客車和一輛長途客車猛烈相撞,女兒從玻璃窗拋了出去,她剛摔在地上,那輛長途客車就倒在女兒身上,車的前輪正好壓到了她的左臀部。當時大家只顧忙著救車廂裡的人,根本不知道車輪下面還有人,直到發現輪子下面有個黑影,才把客車吊起來。但這時候,女兒已經被油箱洩漏的滾燙汽油燒成了黑人,女兒被急忙送到醫院搶救。聽到這裡,我感到心驚肉跳,女兒現在還能活著真是撿了一條命。

看著病床上身體多處燒傷的女兒,我特別心疼,當得知醫生用刀子清理她燒焦的皮膚,有的地方還露出了骨頭,我更心痛不已,只有在心裡默默地禱告神,求神加給她力量和信心。

第二天上午,北京某醫院專家正好來軍區總醫院會診,給女兒診斷的結果是:左背部骨頭裂開,皮膚需要移植,右手二指頭小關節已燒焦,要儘快截掉,兩條膝蓋以下的小腿也要儘快鋸掉,以防感染到大腿。過後,夏醫生讓我趕緊簽字,要先做鋸掉兩條小腿的手術。我拿著簽字單,心裡很難受,我無法想像女兒失去雙腿後的情況,女兒該怎麼承受這個打擊呀?我不想簽這個字,在心裡不斷地呼求神的帶領。這時,我想到拉撒路復活的事蹟:「那死人的姐姐馬大對他說:『主啊,他現在必是臭了,因為他死了已經四天了。』耶穌說:『我不是對你說過,你若信,就必看見神的榮耀嗎?』他們就把石頭挪開。耶穌舉目望天,說:『父啊,我感謝你,因為你已經聽我。我也知道你常聽我,但我說這話是為周圍站著的眾人,叫他們信是你差了我來。』說了這話,就大聲呼叫說:『拉撒路出來!』那死人就出來了,手腳裹著布,臉上包著手巾。耶穌對他們說:『解開,叫他走!』」(約翰福音11:39-44)拉撒路死了四天,身上的肉都臭了,但主耶穌有權柄和能力,一句話就讓他從死裡復活。今天我信的這位神就是主耶穌的重歸,是獨一真神,神讓死人都能復活,女兒的命更在神手裡,我得有信心依靠神,得把女兒向神交託!想到這裡,我鼓起勇氣說:「夏醫生,我有個請求,能不能先治療我女兒的右手二指頭,如果手指能成活,那兩條小腿做植皮手術也可能會成活的,小腿就不用鋸了。」

我話音剛落,夏醫生非常惱怒,說道:「我不知道你這個老師是怎麼當的,這麼點醫學知識都不懂,幾塊根本不連接的死肉是不會成活的,燒焦了的骨關節怎麼能治好呢?」說完就走了。

晚上,夏醫生把劉主任叫來了,劉主任厲聲厲氣地說:「你這個老太太咋這麼頑固呢?我們軍區醫院成立已有十週年了,來的病人也很多,家長都能配合醫生簽字,唯獨你這個當老師的老太太這麼頑固。」我沒有作聲,因為我想到神的話說:「有復活的基督生命在我們裡面,在神面前實在缺少信心,願神把真實的信心加在我們裡面。神的話語真甘甜!神話就是特效藥!羞辱魔鬼和撒但!摸著神話有依靠,神的話語速效救心!萬事皆無一切平安。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人有膽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們越過信心的橋梁進入神裡面。撒但是想方設法總送意念,時時求神光照開啟,時時靠神潔淨我們裡面撒但的毒素,靈裡時時操練和神親近,讓神掌權佔有全人。」這段神的話堅定了我的信心,讓我更有信心依靠仰望神。只有神是我們人生命的源頭,神才有掌管人類生死存亡的權柄,女兒的生命在神手裡,不在醫生手裡,無論是軍區總醫院的大官小官,還是有多麼高超技術的特級主刀醫生,他們都不能決定人的生死。我雖是一個小小的老百姓,但有神作我堅強的後盾,相信只要我憑信心依靠神,沒有什麼辦不成的事。

次日早晨,夏醫生對我說:「劉主任和院領導商議後,同意採取你的治療方案,但若皮膚壞死了我們一概不負責任。做完手術兩天後,發現皮膚壞死就得趕快切掉手指,以防感染,緊接著就是鋸腿。這裡內容都在合同裡,你得先簽字!」看到醫生同意了,我很高興,在心裡不住地感謝神。

第五天,醫生開始對女兒做植皮手術,我就為女兒禱告,願把手術完全交在神手中,不管是否成功,我都不埋怨!漫長而緊張的五個半小時終於過去了,醫生出了手術室後驚喜地說道:「手術很成功!」我在心裡不住地感謝讚美神!

兩天後,夏醫生來給女兒換藥,打開左背部一看,植皮成活率在90%以上,他高興地說:「我真沒想到會這麼成功呀!」接著,夏醫生又解開女兒手指上的紗布,驚訝地說:「太神奇了,皮膚緊緊地貼在上面,手指竟成活了!」看到女兒的手指保住了,我感慨萬千,在心裡向神獻上感恩的禱告:「神啊!你的能力太大了,連醫生都感到吃驚。神啊,我真實地看到你的作為太奇妙了!」隨後我對夏醫生說:「夏醫生,我女兒的腿也不用鋸了吧?」他沉思了一下說:「腿是個大工程,手指頭只是個小工程,但我們可以試一試。萬一不行了,還得趕快鋸腿,不能感染到大腿。」

晚上,我趴在女兒床邊,小聲地說:「是神把你從死亡線上救了出來,你應該感謝神的全能,感謝神的憐憫慈愛!」說完,女兒的眼淚流了下來。之後,我讓她在心裡真誠地禱告神、依靠神,還教女兒學會了神話語詩歌: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活在病裡就是病,活在靈裡就沒病,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神的話讓女兒有信心配合治療了。以前女兒工作忙對信神的事不感興趣,藉著這次意外,我有了向女兒見證神的說話和作工的機會,女兒在她自己身上看見了神的大能,深受感動,表示等傷好了一定好好信神,多讀神的話。

女兒的病情好轉大大超出了醫生預料,簡直就是奇蹟。一天晚上,夏醫生把我單獨叫到辦公室,疑惑地問我:「你有什麼信仰嗎?」在中國這個無神論國家,信神就會遭受中共的逼迫,面對這個問話我原本不敢回答的,但我看到神在我女兒身上作了這麼大的事,我應該見證神,於是我自豪地回答:「我信的是末後的基督。」他說:「那就是信主耶穌了。」我看他沒有惡意,就說:「我信的是末世基督,主耶穌的重歸,你也親眼看到了神的作為了吧!」夏醫生點點頭,讓我繼續為女兒之後的手術禱告。和夏醫生這次的談話,我感到神的能力浩大,已經讓醫生都震驚了。

兩個星期過去了,夏醫生又開始做移植頭皮到小腿上的植皮手術。這次的手術比之前的難度大,我心裡也有點顧慮,不知道能否成功。在禱告尋求神時,我想到約伯失去財產、兒女,還渾身生毒瘡,在那樣痛苦的環境下,約伯特別有理智,對神沒有任何要求,還能稱頌神的名,順服神的一切擺佈,信心多大啊!想到這兒,我也有了心志,不管女兒的手術是否會成功,我也不能要求神,得做個有理智的人順服神的擺佈,我相信神無論怎麼作都是公義的。

過了兩天,女兒腿上原本快腐爛變紫的肉全都成活了,而且擴張得很快,第二次再換藥時就把全部露在外面的骨頭包得嚴嚴實實的。夏醫生很震驚,我更是激動得在心裡不住地感謝神!我聽見女兒也在小聲說:「感謝神!」在整個移植皮膚的過程中,女兒一聲也沒有叫過,是神在保守著女兒,把她從死亡線上救了回來!

女兒出院後,還在逐漸康復中,雖然行動有些不便,有時候需要借助輪椅,但她完全可以自理,而且現在還在教會裡盡上了力所能及的本分。女兒能在那場重大車禍中倖存下來,並且手指和腿都沒有被截掉,這都是神的大能,是神的奇妙作為,我從心裡感謝神對女兒的保守!經過這件事我才真實地體會到,我們人的生命太脆弱,一個災難臨到,隨時都會離去,疾病、死亡面前,多少金錢都無濟於事。只有神才是我們真實的依靠,只有信神、敬拜神才能得到神的看顧保守,我願在以後的日子裡和女兒好好信神追求真理!

筆者: 中國 李琴

延伸觀看基督教會電影:

基督教電影《死後餘生》神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歡迎您來到探討東方閃電福音網,若您在信仰方面遇到什麼困惑,或者在日常生活中遇到什麼難處不知道怎麼解決,歡迎您通過屏幕右下角的【線上】聊天功能與我們聯繫,期待與您一同探討和交流,在基督的愛裡共同成長。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