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醒

1994年我信了主耶穌,自從聚會開始,講道人就常常講路加福音10章16節:「聽從你們的就是聽從我;棄絕你們的就是棄絕我;棄絕我的就是棄絕那差我來的。」講道人說:「神的工作始終沒有停止,是一代接一代接續下來的,所以聽從牧師同工的就是聽從神的,接待做工人就是接待神了,這樣才能蒙主悅納,我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所以我們應常常這樣行。」聽了同工的講道,心想:我們聽從牧師丶帶領丶同工的就是聽從神的,看來他們說什麼我們就得聽什麼,讓幹什麼我就得幹什麼,這樣做才能得到主的稱許。隨後我熱心追求處處順從上層帶領丶同工的,很快同工就帶我一起走教會,不久我就成為一名教會的講道人,同時也成了上層同工身邊的助手。上層同工與我們聚會時說:「弟兄姊妹!我們得知道,只有我們教派是真道,其他派別都不是真道,所以只有在這裡信才能得救,因此大家不要隨便與其他教派的人接觸,不能與他們亂交通,也不能聽他們的道,只有持守住我們的道,才能蒙主的保守!」就這樣我把上層帶領、同工的話牢記在心裡,後來同工讓我們去其他教派傳道,要把其他教派的人傳回來。我們就聽話照辦,可不管我們怎麼講也沒有幾個人來我們教派信的,為此我認為這些信徒沒有分辨,不認識什麼是真理真道。

sect

1997年我們教會的趙同工,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後來傳我,趙同工給我們交通了兩天,我聽著講的確實挺符合聖經,比我們講得高多了,心想:趙同工信主多年,聖經比我明白得多,他都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應該不會錯的。於是我就同意考察考察。兩天之後,上層帶領得知我們聽了神末世作工的見證後,立馬來給我們聚會,他嚴肅地說:「趙同工已經接受了『東方閃電』,離開了我們教會,背叛了主,所以大家不要與他接觸。弟兄姊妹,帶領、同工曾多次講過不要聽其他教派的道,因為唯有我們教派的道才是真道,你們咋就不聽呢!牧師長老這麼囑咐不就是擔心你們信主時間短,靈生命小沒有分辨嗎?下面我來讀幾節經文:『聖靈立你們作全群的監督, 你們就當為自己謹慎, 也為全群謹慎,牧養神的教會……。』(使徒行傳20:28)『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所以,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罰。』(羅馬書13:1)『聽從你們的就是聽從我;棄絕你們的就是棄絕我……』(路加福音10:16)弟兄姊妹,聖靈既然立我們作全群的監督,我們就得對大家的生命著想,你們說主耶穌回來了,我們這些牧師長老能不知道嘛?主若回來肯定會先啟示帶領、同工,所以,大家聽我們的不會錯,順從帶領的就是順從神了!弟兄姊妹,趙同工如果再來給你們講,你們千萬不要聽,大家都要棄絕他,因為他已經離道反教不是我們教會的人了。」聽後我想主來肯定先啟示帶領的,因為他們是神命定、設立的,這樣看來我得聽從牧師與帶領的,他們講的道應該是出於聖靈的。當時帶領還編了很多恐嚇弟兄姊妹的話,我暗想:走信主的路可真不容易,以後得小心謹慎,不能再接觸東方閃電了。帶領臨走時又說:「大家以後一定要記住,就是我們的親人,哪怕是自己的父母、兒女、妻子、丈夫接受了東方閃電,我們也得與他們劃清界限斷絕關係,若不這樣做,人一旦走錯了路,離開了這道,我們的生命就斷送了,所以不得不嚴格要求,希望大家都能守住。」於是我就順從了他們的話。

接下來,各處教會越來越多的人相繼接受了東方閃電,牧師與上層帶領告訴我,趕緊到各處教會封道,當時我就趕緊下去竭力「挽救」弟兄姊妹,但接受「東方閃電」的弟兄姊妹咋說也找不回來。此時,我想:這些人為什麼都接受了東方閃電呢?咋不聽牧師與上層帶領的話呢?他們也都是教會中信主多年、比較追求、素質較好,甚至有些人是跟隨牧師與上層帶領一路走過來的人,他們怎麼也能接受呢?我實在想不通。之後,雖然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多次來傳我,但我根本不給他們說話的機會。

2008年我女兒接受了全能神的國度福音,高興地回來傳我,當時我心裡特別震驚,女兒16歲就出去傳道,如今已有12年,這十二年的苦不是白受了嗎?我怎麼也想不通。於是我就想方設法把她「挽救」回來。我生氣地說:「海迪,你在外為主作工多年,素質也挺好,怎麼還能接受東方閃電呢?教會不白培養你了,也太讓媽失望了,難道你連我們上層帶領的話也不聽了嗎?你不聽帶領的話怎麼能進天國呀!路加福音10章16節說:『聽從你們的就是聽從我;棄絕你們的就是棄絕我;棄絕我的就是棄絕那差我來的。』這節經文難道你不知道嗎?」女兒說:「媽,咱們信主也不是信人,就因為我們常常崇拜高舉上層帶領,所以才受了他的迷惑。媽,現在主真的回來了,帶領不讓我們信,這正明他是抵擋神的,媽,我來給你念一段全能神的話:『你仰慕的不是基督的卑微,而是崇尚那些地位顯赫的假牧人;你並不喜愛基督的可愛、基督的智慧,而是喜歡那些與世界同流合污的淫蕩之人;你只是嗤笑基督無枕頭之地的痛苦,而佩服那些獵取祭物的在花天酒地中生活的死屍;你並不願意與基督同受苦難,而是願意投入那些任意妄為的敵基督的懷中,儘管他們供應你的只是肉體,只是字句,只是管制。就現在你的心仍然向著他們,向著他們的名譽,向著他們在所有撒但心目中的地位,向著他們的勢力,向著他們的權柄,對基督的作工你仍是採取難以接受而且是不肯接受的態度。這樣我才說你並沒有承認基督的「信」。你能跟隨到今天完全是被迫無奈,在你的心中一個個高大的形象永遠屹立著,你忘不掉他們的一言一行,忘不掉他們那帶有權勢的言語、帶有權勢的雙手,他們在你們心中永遠是至高無上的,永遠是英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真是信神的人嗎?》)這些年我在外作工發現上層帶領、同工有好多事做的不合適,弟兄姊妹奉獻的錢財物品,他們都貪享了不少,信徒都把他們當神一樣地對待了,這不成了拜偶像了嗎?所以我們要遵神為大,不能再崇拜仰望人了,這是神所厭憎的,絕對不能進天國。」此時,我根本聽不進去,認為女兒還是沒有把順服帶領就是順服神這個話守住,於是我就一個勁兒地和女兒辯,可我無論怎麼說她都有一套理,我看到女兒的意志堅定,很難回頭,就想起帶領說的話:「就是自己家的親人、兒女、父母……接受了『東方閃電』也得棄絕。」想到這兒,我不再給女兒說話的機會,我嚴肅地對她說:「你若堅持信全能神就別回家了。」女兒看到我這麼剛硬,只好含淚離開了家。當女兒走時,我心如刀絞:又惋惜、又懊悔,看著她遠去的背影,暗自向主禱告願主帶領她早日「回心轉意」……有時我也在想:就因為女兒接受了東方閃電,我就把她趕出家門,弄得母女分離,是不是我做的有些過分了?但轉念又想:為了守住主的道,我只能這麼做了。後來女兒幾次回來跟我交通,都被我拒絕了!那時,我已被提拔為上層帶領身邊的主要同工,奔走在東北三省,料理一些教會內部的事。隨著我接觸上層帶領的機會多了,我便看到他們有許多做法不符合主的心意,我就與另一同工說了此事,上層帶領得知後,就不重用、信任我了,做什麼事都背著我,對我的態度也變了,都有意疏遠我,此時我心想:就說點實話,對我的態度咋就變這樣了呢?唉!不管咋地我也不能看人毛病啊!還是順從吧!……

2011年,一天,上層帶領讓我安排一個大型聚會,人員方面我沒有安排好,上層帶領訓斥了我:「你沒有智慧、不會安排工作、竟出差,我決定把你開除出教會,明天你就回老家吧。」聽到這兒我的心像天塌下來一樣!感覺特別委屈,心想:因為這點事就把我開除了?我跟隨主18年了!為主勞苦作工、撇棄花費,長期離家,受了太多的苦,這些年一心順從牧師、上層帶領,對他們言聽計從,認為這樣就能得到主的喜悅,可今天竟被這些牧師長老開除了,這是不是說明主不喜悅我了?我還能不能有機會再見到主了?要真是這樣就麻煩啦!於是,我就去找上層大帶領,希望他再給我一次機會,可我見到他時還沒有等我說話,他就將我推出門外。此時,我的心涼了,已摸不著前行的方向,我向主禱告:「主啊!我錯了,帶領安排我的工作沒有做好,我感到虧欠你,但我知道你不會丟棄我,主啊!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感動帶領還能讓我回去。」為此,我禁食禱告七天,就給帶領發信息,希望他能讓我回去,但一直沒有帶領的消息。我的心徹底涼了,無奈我踏上了回家的火車,一路上往事像過電影一樣一幕幕浮現在我眼前,信主以來我順從帶領18年,卻被教會開除了,就換來今天這樣的結果!我真不甘心。此時,心酸的淚水不由自主地奪眶而出,我在心裡不停地問:主啊!這到底是咋回事呀?主啊!你是慈愛憐憫人的神,我相信你一定不會丟棄我,不會因為這件事而紀念我的過犯,你知道我沒有你就活不了,求你救救我!

分頁閱讀: 1 2 3 下一頁

延伸閱讀

主已重歸(二) 我說:「 姊妹,我還有個問題,你說主已降臨,那為什麼聖經上預言的:『 那些日子的災難一過去,日頭就變黑了,月亮也不放光,眾星要從天上墜落,天勢都要震動。』(太 24:29)這些現象卻沒有發生呢?」 范...
主已重歸(一) 參加這次的查經會的都是來自四個派別的帶領同工。由於是不同的派別,大家都互相防備著,氣氛有點緊張,個個臉上都神情凝重。只見范姊妹站起來微笑著說:「 弟兄姊妹,感謝神的特別預備,使我們來自四面八方的不同派...
謊言在事實面前不攻自破 我原是「華雪和派」的一名信徒,今年60多歲。1998年冬,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傳到了我們這一帶時,帶領對我們說:「全能神這道絕不能信,那是假基督、邪靈,誰要是信了全家都會不平安,甚至要遭大禍!……」聽後,...
奇妙的救恩 編者按: John Gatura(約翰·加圖拉),他來自非洲,出生在一個天主教家庭,他也是一個小型建材經銷商。最近他的卡車總是出問題,他為了能更好地運送沙石、磚塊,決定淘汰老卡車,並準備購買中國生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