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早日命定好鮮花與綠葉的角色

鮮花與綠葉,你會選擇做什麼呢?相信我們每個人都想做美麗的鮮花,讓人賞心悅目愛不釋手,很少有人甘願做普通的綠葉默默無聞地襯托別人。我也不例外。

前段時間,我們教會準備拍一些視頻、電影來見證神的拯救,傳揚神的福音。蒙神恩待,我有幸被選為一名演員。雖然是初出茅廬,只能先參加一些群演,但導演經常安排我坐在主要位置,鏡頭裡常能看到我的臉,我心裡樂開了花。

綠葉, 風景

一天早上,我們準備拍一個素材,座位都安排好了,我因著臨時去換了套衣服,原本露臉的位置被後來的演員Anny坐了,而我只能坐在一個只露個後腦勺的位置,心裡很難受。心想:畢竟是導演安排的座位,或許拍一會兒還能換回來呢,我先等等吧!結果正式拍攝了也沒有給我調換位置,我的心翻江倒海,委屈得想哭:我為了今天的拍攝,做了那麼多的準備工作,最後卻只能坐這樣的位置。Anny各方面還不如我,卻坐在了主要的位置上,而我卻只露個後腦勺,這多丟人啊!越想心裡感到越不平衡。雖然拍攝的主題是喜樂的,看到弟兄姊妹一張張樂開花的臉,可我卻怎麼也笑不出來,又擔心弟兄姊妹看到我這樣會說我,於是我就強顏歡笑,感覺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總也融入不了角色。整個拍攝中覺得自己像是個局外人,大家也沒把我當回事,心裡又開始難受起來,我就在心裡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吶,臨到這事我覺得很委屈,我不知道你的心意是什麼?我的身量還是太小了,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接下來的拍攝。神吶,求你帶領開啟我能明白你的心意。」

禱告後我想到神的話說:「一涉及到地位,涉及到臉面,涉及到名譽,每一個人的心都蠢蠢欲動,總想出頭,總想出名,總想露臉。不想讓,總想爭,爭還不好意思,不爭還不甘心。看誰出頭就嫉妒,就恨,就怨,就覺得不公平,『為什麼我出不了頭?為什麼總沒我?為什麼總讓他出面,為什麼總也輪不到我呢?』有點怨氣。有怨氣自己還克制著,克制還克制不了,就禱告,禱告完好了一段時間,過後一臨到這事還勝不過去,這是不是身量幼小?人陷在這些情形裡面這是不是網羅?這是撒但敗壞本性對人的捆綁。

看到自己的確就如神的話揭示的這樣,當自己能露臉的時候就挺高興,一旦自己不能出頭露臉,就覺得委屈、痛苦。自己總想爭回露臉的機會,但爭還不好意思,怕弟兄姊妹說我太虛浮,拍攝並不是為了滿足神,也就只好在心裡憋著,但不爭又覺得有些委屈,不甘心,所以就一直活在痛苦中。看到自己的追求就是總想在人群中間展露頭角,享受眾星捧月的感覺,不甘心扮演一個無人關注的配角去襯托別人,更不甘心只能在視頻中露個後腦勺,看到自己積極參加拍攝並不是為了滿足神,也不是為了見證神,完全是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打著滿足神的幌子來滿足自己,看到自己真是太自私卑鄙,太詭詐了。於是我就向神禱告,把自己的情形向神交託仰望,願神帶領我扭轉這樣不對的情形。

後來又想到神的話說:「這些東西怎麼擺脫呢,你們有沒有路途?你先看透,然後你得學會捨這些東西,放下這些東西。你總抓這些東西,總爭這些東西,心裡被這些東西佔滿、充滿了,你總不想放,總抓著不放,那你就被這些東西控制著,捆綁著,就成奴隸了,你就放不下了。你得學會捨,學會放,學會讓,推薦別人,讓別人出頭,別一臨到出面的事、露臉的事就打破頭要爭,要搶……你越捨,越放,心裡就越平安,心裡空間就越來越大,你的情形就會越來越好,你越爭,越搶,你的情形就越來越黑暗,不信你試試。」神的話給我指出了實行路途,要想擺脫名利、臉面的捆綁,就需要有意識地背叛肉體,學會捨、學會放,先別考慮自己的利益、名譽臉面,而是先以滿足神為主,不管自己能不能露臉,能不能坐在主要的位置上,只要需要自己配合,自己就應該全身心投入,因為拍攝是為了做出視頻來傳福音、見證神,自己不能再體貼肉體,滿足自己的私慾了,願意盡上自己的本分,順服神的擺佈安排。只有這樣做才合神心意,心裡才會有平安喜樂。今天這個環境是神為了扭轉我錯誤的看事觀點和追求目標而擺設的,我以後不願再憑著這些敗壞性情活著了,只願按神的話實行,活在神的光中。於是,我向神禱告:「神啊,我不願再活在名譽臉面的捆綁中,不願意成為它的奴隸,願你帶領我,讓我能夠放下自己不對的追求觀點,順服神的主宰安排。」

禱告後我心裡平靜了許多,也沒有那些奢侈的想法了,無論是坐在哪兒,都是為了把視頻拍好,把神的福音傳給更多的人,我只管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扮演好屬於自己的角色。沒想到當我放下虛榮臉面時,導演又讓我換了位置。我真實地看到了神的性情活靈活現,神鑒察人心肺腑,同時也體會到了神的公義聖潔,當我扭轉自己不對的存心觀點願意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時,神也將周圍的環境改變了。

當我認為自己已經放下名譽臉面的時候,神又給我擺設一些環境,顯明我並不是甘心做綠葉。

一週後,我們要拍攝一場多人的教會生活素材,我因著有事,去拍攝場地有點晚了,看到整場的人員位置都已經確定好了,還有說有笑的。看到這一幕,我心裡酸酸的,特別尷尬,彷彿自己成了多餘的。我就問導演我坐在哪裡,導演說讓我先等會兒,看到別的演員一來就安排了位置,而我卻要在這裡等,心裡很不平衡,覺得很沒面子,當時都想找個地縫鑽進去。心想:弟兄姊妹都知道我在教會裡經常做演員,現在卻連個坐的位置都沒有,他們會怎麼看我啊。後來導演說還需要只露個肩膀的角色,就讓我坐在背對著鏡頭的地方。我一聽,心裡涼了半截,怎麼又讓我坐在背對著鏡頭的地方呢?我不坐在主要的位置上,你讓我坐在其他位置上起碼能露個臉也行啊,我的表情還是不錯的啊!自己越是這樣想,心裡就越難過,特別是看到有個弟兄的表情不太好,導演一直幫他糾正,我心裡就更不平衡了,覺得他的表情不好,導演還安排他坐在主要位置,我的表情很好,導演咋就看不著呢?我的心情跌落到低谷,只能強撐著微笑。

導演一直在給我調整位置,可無論怎麼調整,就是沒有我面朝觀眾的鏡頭。心想:不給我調整好的位置就算了,怎麼還反覆地折騰來折騰去,這誰能受得了啊?道理上知道一切的事都是神主宰安排的,這個場合也是神為潔淨變化我而精心擺設的,可我心裡卻怎麼也接受不了,覺得神怎麼總讓我經歷這樣的場合呢?為什麼別人能出頭露臉,我卻露不了臉呢?我在心裡跟神講理,始終安靜不下來。最後拍攝到唱歌跳舞的鏡頭時,因著自己心情還不太好,學的一些簡單的舞蹈動作,自己也不會了,表情也不行,攝影師都看出來了,導演也說我的動作太僵硬,明顯和旁邊的兩個演員不一樣,就連燈光師也在糾正我的動作,那麼多人都在看著我,這個時候自己的心裡防線徹底崩塌了,再也受不了了,就想趕緊回家,也不想和別的弟兄姊妹同行,就自己一個人先走了。

路上自己也一直跟神禱告:「神啊,我的身量實在是太幼小了,雖然在上次的經歷中也立下心志願意滿足神,不再爭奪露臉的機會了,不管臨到什麼樣的環境,都願意順服神的主宰、安排,可真正臨到實際的場合檢驗我時,我卻沒有為神站住見證,並且一直活在是非對錯之中。自己真是被撒但敗壞得太深了,身不由己地在追求名譽、臉面。神啊,我憑自己真的變化不了,只願你能夠帶領我。」

心情, 鮮花

後來看到神的話說:「多數人都會耍小聰明,他把自己的利益、臉面,自己在人心目當中的位置或者分量都看得特別特別重,他唯一寶愛的東西就是這些,把這些東西抓得死死的,當成自己的命,至於神怎麼看、怎麼對待那是其次,先不管,先考慮自己在這個人群當中是不是老大、是不是能佔據被人高看的位置、是不是說話有分量,先把這個位置佔好了。……人高看又能怎麼樣?人都崇拜你又能怎麼樣?這都不是實惠東西,都不是真理。什麼時候人能勝過這些了,對這些東西淡薄了,不覺得這些東西重要了,臉面、虛榮、地位,人怎麼看,這些不能左右你的心思、你的行為了,更不能左右你如何盡本分了,你裡面就輕鬆、自由多了,就走上做誠實人的路了,你盡本分的果效就會越來越好,純潔度越來越高。

人說獻這個獻那個,光一句話不行,那真得捨呀!到捨的時候真能捨,這才叫真實的實際。真到關鍵的時候讓你捨,讓你放下這個放下那個,你捨不得這個捨不得那個,這就不行,對神還不是真心。越到關鍵的時候人越能順服,越到關鍵的時候越能放下自己的利益、虛榮臉面,這蒙神紀念,這都是善行啊!人無論是做什麼,人的虛榮臉面與神的榮耀相比哪樣是最重要的?(神的榮耀。)自己的責任與自己的利益相比哪個最重要?(責任。)哎,自己的責任最重要,這是義不容辭的責任。

看了神的話,我反省自己就是把臉面、名譽看得太重了,我把滿足自己的虛榮臉面看得比滿足神還重要,當看到所有的演員都有座位,自己卻要在旁邊等時,我就覺得特別沒有面子,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當導演安排我背對著鏡頭坐時,我不服不滿,在心裡講理、較勁,拍攝成了走過程,根本不能正常發揮自己的功用,盡上自己的一份力,反而還耽誤拍攝的進度,打岔攪擾了神的工作。我滿腦子想的都是自己的名譽、臉面,在人心中的形象,成天為這些患得患失,至於神的心意、神對人的要求都拋到了腦後,更別說盡好自己的本分,傳揚神的福音了,自己真是太悖逆了,一次次傷神的心,讓神失望。想想也是,人高看又能怎樣?在人心中有好的形象又能怎樣?人也不能決定我是否合神心意,所做所行是否屬於善行,最主要的是我是否盡上了受造之物的本分,我所做的是否合乎神的要求,能不能得到神的稱許。

感謝神啊!我真是太愚昧無知了,被撒但敗壞性情捆綁、愚弄,把心思、精力都用在了追求名譽、臉面上,活得痛苦、可憐。神給我做演員的機會是讓我能盡上受造之物該盡的本分,給我預備善行的機會,我卻想藉著這個機會來滿足自己的名譽地位,看到自己的追求真是太自私卑鄙了。

此時,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神擺上這樣的環境並不是要看我的笑話,而是要藉著這些環境來潔淨變化我,雖然肉體受點苦,臉面、名譽都沒了,但能改變我錯誤的追求觀點,幫助我脫離撒但的捆綁。我不能再辜負神的良苦用心了,我要學會體貼神的心意,把自己的利益、名譽、臉面都放下,憑神的話活著安慰神心。

沒過多久,我們又拍攝了一場教會生活的素材,在這次拍攝中,開始是讓我坐在主人公的旁邊,後來看到我穿的衣服不太適合與主人公坐在一起,雖然他們當時沒有說讓我換其他的位置,但我意識到這是神的檢驗臨到我了,我不能再選擇滿足自己傷神的心了,我就主動要求與另一個演員換了位置。後來因為場景受限,只能小景拍攝,我坐在那裡根本入不了畫面,弟兄說前面需要坐過來一個人,問我和另一個姊妹,誰要坐到前面(背對著鏡頭)?我感受到這個環境是神為了成全我擺上的,神就在暗中觀察我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看我怎樣想,怎樣實行,在上次的經歷中我沒能站住見證,這次無論如何我也要滿足神一次。這時想到神的話說臨到事先考慮神家的利益,把自己的利益先放到一邊。我就主動要求坐在前面,背對著鏡頭。這次我坐在那個位置,心裡感覺很踏實、平安,看到自己終於能放下自己的名譽、臉面,主動實行真理了。這次拍攝和前幾次一樣,還是讀神話語的喜樂場面,雖然鏡頭裡看不到我的表情,但我覺得神就在我身邊,我與神的關係拉近了很多,心裡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平安、喜樂,臉上露出了由衷的笑容。

經歷當中看到神無論怎麼做都是為了潔淨、變化我,即使剝奪我的肉體慾望,也是為了潔淨、拯救我,看到神的審判刑罰中包含著神的愛,明白這些以後,再臨到類似的場合時,我也能注重背叛自己的肉體,主動去實行真理,心裡也不覺得委屈、難受了。不管自己在人群中是做鮮花還是做綠葉,都是神給我命定的角色,我該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完成好神的託付,感謝神!

筆者:荷蘭 李夢

如果您對本篇文章有新的認識或任何的問題,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分享,或將您想說的話發送電子郵件至info@figprayer.com。我們期待與更多的弟兄姊妹分享您對上帝的認識,並在基督里共同成長。

延伸閱讀

雪後青松 堅強屹立 十二月的天氣格外寒冷,韓東與接待家的弟兄姊妹圍坐在火爐旁有說有笑,不是一家人勝似一家人,儼然一派其樂融融的景象。此時,韓東看了眼接待家的小孫女正依偎在弟兄懷裡撒嬌的情景,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他臨走時孫子也...
溫馨小屋 深藍色的夜空繁星點點,伴著草叢裡的蟲鳴,輕風送來一陣陣歡聲笑語,循聲望去,是一個亮著溫暖燈光的小房子,這——是我的家。 我和幾個主內姊妹合租住在一起,我們就商量著在一起做飯吃,並排了值日表。但因...
不佔便宜,我得到了另外的收穫(有聲文章)... 我和丈夫來海外不久,因著生活環境的差異和語言上的阻礙,我們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這個節骨眼上,還不小心把銀行卡弄丟了,我心裡特別著急,就託人幫忙補辦了一張。銀行卡辦理之後還需要等待一段時間才能拿到,眼看...
臉上的蒙布沒了 我叫劉真,今年48歲,出生在一個普通的工人家庭,小時候由於家庭條件還可以,所以我的吃穿要比一般的同齡人好一些,所以也贏得了很多人的羨慕和高看,每當這時我心裡就美滋滋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長大後我...

發表迴響